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十章 十大暗器之一
    整个武馆,只有伤者的低吟。

    趴在地上的马琳抬起头来,沾着些许血迹的嘴唇微微张开,使劲平稳呼吸的望着那边手持双棍的夏亦,一种不敢相信的神色在眸底打转,一直以来看上去弱不禁风,只能做些杂务的保洁,却是有着一打二十的身手。

    她转过头,望去师父,后者脸上也颇有复杂的神色。

    “这个夏亦……老夫以为只是刑满释放后,无处落脚的可怜人,想不到竟然藏的什么深,这一手双棍,没有十年打熬,难有这么娴熟。”

    相对场中的常吾,微微惊愕,之前南韩人李泰援也不过是程咬金三板斧,最后一脚的成分,被一杆扫帚挡下大抵是眼前这个夏亦会一两手而已,心里虽有惊愕,但不至于那般大。

    “你来的正好。”

    他拍了拍白衬衣上的脚印,松了松手指,再度捏紧握拳,摆出了格斗的姿态,咧开嘴笑道:“既然会两下,那我就放心了。”

    武馆门口的地板上,有混混再次爬了起来,悄悄摸起一柄钢管,朝前面的背影敲过去。旁边一名学员大叫:“小心——”

    “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夏亦面色平静的说了一句,抬手向后一敲,从后面挥棍扑来的混混当即后仰倒了下去,他垂下木棍向前走的同时,眸底泛起了微不觉察的红潮。

    “.…..因为,顺便拿你试一些东西。”

    “夏亦——”

    拳头捏紧,常吾沉声暴喝,脚下猛的一蹬,身形犹如猛虎扑食,直冲对方,这一拳被夏亦避过去的同时,曲臂一个肘击朝对方面目撞去,夏亦面前两支木棍交叉挡了挡,将击来的手肘推回去,拉开距离,不停翻转手腕,舞动棍子,似乎并不急于动手。

    常吾练的红叶拳本就是走的刚猛路子,加上他性格暴戾,一旦打起凶性,身形也变得敏捷,出拳的速度一拳快过一拳,就在周围人神经紧绷的刹那,他照着不断游走的夏亦狂打猛砸,每踏出一步都踩的极为结实。

    “呃啊啊啊啊——”

    连连暴怒嘶吼里,拳风呼啸,在空气擦出的声音,清晰的响起在馆内,在对方腾挪躲闪间,波及到旁边的沙袋仿佛被炮锤了一般,高高的向后扬了起来,架子都在吱嘎吱嘎的摇晃。

    一干人看的目瞪口呆,原本只是学武为了强身的学员,哪里见过这般狂暴的拳术,往日他们练的,与那边疯狂打出连环拳的大师兄比起来,就像是小孩子在过家家一样儿戏。

    “想不到常吾从未丢下技击……”程广恩负在身后的手捏了一把汗。

    持续十几秒的狂暴攻势之中,凶猛的连环拳加膝撞、肘击,横掌如刀削连续推进数步,将对方逼近到墙壁,封锁了对方腾挪的空间,常吾的声音拔高:“去死——”

    猛然间发力,两人之间的距离转眼拉近,一拳推了出去。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呯——

    拳头轰的打在墙壁上,几道裂纹蔓延开来,粉尘簌簌往下掉的同时,有身影跃在了半空。就在刚刚拳头打出的一瞬间,夏亦猛的后蹬墙壁,借力侧跃了起来,常吾视线微斜看了上去,一直胆小如鼠的男子,挥动了手臂。

    ——双龙棍.掷石投潭。

    凶戾到极点的棍势照着常吾劈了下来。

    常吾下意识的抬起另一只胳膊挡去,厚实的棍子打在手臂发出一声闷响,刺骨的剧痛传来,他咬牙后退想要拉开距离躲避,然而,夏亦的攻击并未停止,双棍劈头盖脸,犹如雨点打蕉般,抽打在不断架招的双臂上,收回、打出、收回、再抽打下去,空气里全是皮肉被抽出噼啪的声响。

    “啊啊——”

    狂暴的攻势反过来了,常吾的喝声里在连续抽打下,不断后退,刚挡下一棍,就用手在挨打的位置使劲搓几下,缓解疼痛,但在旁人眼中却是滑稽的一幕。

    夏亦一轮攻势,并不只是照顾对方双臂,脚步绕着周围在走,不时抽在腰间、肩膀、大腿、腹部等位置,打的常吾全身上下衣裤破开了几道口子,都能见里面的红痕和淤青。

    反复好几次后,常吾退到沙袋一侧,反手抓过袋子往前挡下的瞬间,猛扑反击过去,伸手不顾疼痛一把抓住了其中一支木棍,带着血迹的嘴狰狞的笑了出来。

    “你完了!”

    然而,被抓住的木棍的另一端,夏亦第一时间松开了手,脸上也露出一抹微笑,伸手从后腰猛的拿出一块褐红色的方形。

    呯的一声,盖在常吾脑门上。

    站在场地四周的弟子、学员,以及程广恩、马琳都愣了愣,视线之中,半块砖头咚的一下,掉在了地上。

    常吾捂着额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对方手中半块板砖。

    “暗砖伤人,卑鄙……”

    身形摇晃几下,嘭的一声扑倒在地板。早有爬起来不敢上前的混混看到常吾倒下,急忙冲过来,小心翼翼的将满脑袋是血的大佬拖走,有人吓出礼貌来,临走时不忘将歪斜的门扇带上。

    汽车发动的声音远去。

    夏亦丢了手里的半截砖头,眸底的红潮也渐渐褪去,“程馆主,你看,人我打跑了,贵馆参与比赛的名额,能否推荐我去。”

    “可你不是馆中的弟子……”老人终究还是有些犹豫,“你替老夫打走常吾,这恩情是要还,但我可以给你一些钱作为补偿,毕竟比赛的名额,已经给了马琳,若是再给你就是对她有些不公。”

    那边,侧脸印着鞋印的女子捂着受伤的手臂走了过来,目光看着夏亦,往日她并没有与对方有过接触,毕竟一个打杂的,实在难以入眼,然而此时的心绪却是难言的复杂。

    “虽然我感谢你将大师兄赶走,但名额来之不易,我不会给你。”

    她慢慢抬了抬那条受伤的手臂,“何况只是伤了皮肉,休息几天就能恢复……”

    就在女子说话的同时,夏亦眸底再次涌起血丝,嘴角弧起一抹笑容,突然抬手,一棍打在马琳那条手臂上。

    “啊——”

    惨叫从女子口中叫了出来,周围所有人惊叫着涌过来,程广恩也大声喝道:“你做什么?!”

    “当然是让她休息一个月啊……”

    棍子丢在了地上,夏亦摊摊手,保持着微笑:“现在……名额可以给我了吧。”

    原本救下武馆的大英雄,陡然间的反复,变换了角色,这是让人始料未及的,感觉对方比那常吾还要来的凶残。

    “.....好,名额给你。”

    老人叹口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