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九章 狂棍
    程广恩站在窗前看着挂着条幅的热气球飘在天空。

    上面写的是祝某某开发商奠基成功。

    如今的交河县城南这一块,正逐步重新建设,原来的老房子也在数月间有了新的规划,拆迁的动员已经开始下放了。

    振兴武馆建在这里这么多年,钱虽然诱人,但对于他这个年纪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老人望了一阵,不想在这事上想太多,回过头望着书桌后面的女子。

    “比赛的宣传,想必你也看到了,每个武馆只有一个名额。”他眼中多少有着兴奋,负着手一瘸一拐的走动。

    “但是你和常吾都很有实力,可惜常吾醉心给有钱人做事,太追求名利了。所以这次的搏击赛,为师决定让你代表振兴武馆,代表红叶拳。”

    他的对面,马琳脸上露出兴奋,她虽是女子,却是喜欢武道一途,自然希望在这方面有更好的发展,如果能打进全国大赛,不仅仅是名声,也对她自己走的路更有信心,以及给家里那些反对的人,一个最好的证明,狠狠扇他们的脸。

    “弟子会全力以赴!”

    马琳信心满满的回应之中,房间的门陡然打开,一名弟子站外面神色复杂,“师父,大师兄来了,还带了一批人。”

    程广恩皱了皱眉头,与女子对视一眼,走出了办公室。

    武馆外面。

    八辆轿车停在并排停在外面,整对着武馆,一双铮亮的皮鞋踏出车门,常吾一身肌肉绷紧了黑色西装,短发打了发胶,一根根直立,比往日的野性多了一些商人的感觉,呯的一声碰上车门,朝对面走去。

    身后,一群身材壮硕的人跟了上来,不少在走动露出后颈、手臂的纹身。

    站在门口的两名学员正在修缮昨天被踢坏的门,见到常吾一身西装革履,有些诧异,还是问候了一声:“大师兄,早……”

    呯——

    问候的学员重重的摔进馆内,胸口上印出一只黑色的鞋印,痛苦的抱着胸口在地上打滚,一时间,馆内正做练习准备的弟子和学员们的目光都望了过去。

    常吾缓缓收回脚,抬头看了看挂着的门匾,两手揣进裤兜不紧不慢的踏进了武馆内,在痛吟的学员侧面站定,威凛的目光扫过他们。

    “再练也是一群废物。”

    一群学员都是花钱进来学武的,陡然被这一骂,脸上泛起怒意,“我们是花钱的……”“.……叫你一声大师兄也是看在学武的面上!”“你算老几!”一片片叫骂的声音里,馆中的弟子既是惊怒,又畏惧对方武艺高,身后带着一批社会人。

    而且他们本就不是好勇斗狠之辈吗,无人敢做出头鸟。

    很快急促的脚步声过来,前面的弟子回头见到是师父和师姐,纷纷让开一条道出来,马琳看到地上躺着的一名学员,声音清冷:“常吾,你做什么?!”

    常吾扭动脖子,笑着说了一句:“人摆在这里,还看不出来,我要做什么?”

    女子还想说,旁边的老人抬手让她停下,目光望着自己亲手教出来的大弟子。

    “看来为师猜测的没错,那个连规矩都不懂的南韩人根本就是一个野路子,都是和你串联一气在演戏。常吾啊,利欲熏心从不会有好下场,及时回头吧。”

    “老头子,你什么都不懂。”常吾呸了一口。

    马琳双臂环抱,哼了声:“看来师父把比赛的名额给我是对的,这种家伙上了擂台都是丢人。”

    “一个名额算得什么,全国能打的人比你想象的都多,最后除了得到一点安慰奖金,和一个战败的头衔,就什么都不会有!”

    常吾伸手慢慢脱下外面的西装,扔给身后的手下,手指捏出咯咯的声响。

    “而我要的,就是亲手摘下这家武馆的牌匾,能得到的东西,好过十倍不止!老头子,在这个时代敬酒不吃,连罚酒都吃不上。”

    周围众人大致才明白,之前南韩人踢馆的事都是大师兄一人做的,而且似乎在为身后更大的人物做事。

    “干脆报警吧。”有人小声说道。

    声音里,马琳从老人身旁走到了前面,将脸侧的头发挽到脑后,熟练的绑成马尾,随后身上的黑色夹克扔到地上,露出紧身的黑色背心,碰了碰戴着黑色手套的拳头。

    “自家门户的事,还是不要惊动警察叔叔了。”

    手指朝对面一勾:“来啊。”

    “希望你的拳能和你嘴一样硬,师妹!”

    那边的,常吾话音落下的一瞬,皮鞋猛的一踏地板,发出嘭的声响震动场馆,身形保持前倾的姿态已经冲了过去,拳头轰然打出。

    *********

    武馆外面,几名看守车辆的花胳膊正点上烟闲聊,其中有人说了句:“我去放点水。”转身去了车尾。

    刚走到车位解开裤子拉链,余光里,一道身影从街对面过来,拿过环卫工人放在垃圾箱边上的一杆扫帚,直接拧下了木杆,走动中,往膝盖上一折,成了两截。

    叼着烟的混混察觉到不对,转过头去,血光直接在头上溅开。

    站在车头的三名混混还在闲聊。

    “我还是第一次找武馆的麻烦。”

    “.……听说常爷还是这家武馆的大弟子。”

    “管他什么弟子,有好处拿就行……现在不就讲钱嘛。”

    笑骂的说话声音里,忽然后面响起一记闷响,以及有人“啊!”的凄厉惨叫,目光连忙转过去,他们眼中看见的,是放水的同伴捂着脑袋倒在了地上,一头的血,一个持着双棍的青年面向过来,正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刹那间,一名花胳膊刚冲出去两步,一棍打在他脑袋上,撞在旁边的车窗,震的轿车发出电子警报声。

    就在车辆警报发出的刹那,两支木棍速度极快的划出残影,一左一右打在另外两名混混脸上,牙齿带着血线崩飞,两人扑在了引擎盖上。

    站在武馆门前,或外面的十余人见到这边的情况,纷纷冲了过来。

    夏亦提着两支木棍在手掌间一转,然后拧实,迎着涌来的人群劈头盖脸的打了进去,双棍犹如两条龙蛇穿行,挥舞开来的棍影,打在额头、颈脖、手臂、胸口、面门…….硬生生将人群犁出一条道来。

    他走过后,身后全是满地的人影抱着受伤的部位痛呼。

    与此同时,馆内的战斗已持续片刻。

    呯!

    犹如牛皮大鼓的声响,在两支架起的女子手臂传出,下一秒,黑色手套反击,呯呯呯,一连串快速挥打照着对方头颅左右开弓。

    俩人都学的红叶拳这种简单刚猛的拳术,很少有花架子,常吾最早拜入门学艺,身手和对拳术的理解更深一些,就算这些年时常在外替人做事,也未曾落下过。而马琳虽然是女性,但一有空就会来武馆,受到程广恩指点最多,加上勤于练习,一时间,也不会落在下风。

    两人拳头、手肘就像兵器一样硬碰硬对攻,全是呯呯呯的皮肉筋骨的撞击,这种拳拳到肉的声响,让周围观战的一众弟子、学员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锤拳、撞膝硬生生的对磕,马琳手臂上的毛细血管都被打破,红了一大片,毛孔甚至都渗出血珠来。

    她咬紧银牙,横臂挡下常吾一记重拳,反手一抓,将对方手腕按沉,后者同样拆招,反抓回去,粗壮的手肘猛向上一顶,马琳另只手接下,下方猛地一脚踢出。常吾腹部结结实实挨了一下,白色的衬衣印出脚印子,下一秒,他暴喝双手抱住女子的腿,直接将对方横抬了起来。

    轰的砸向练习的木人,旋转的视野里,马琳抬手挡了下,木桩咔嚓一声断裂,上面一节木头断裂飞出,木屑四溅洒落,马琳落在地上,翻滚几圈。

    女子捂着手臂,绑起的马尾披散下来,遮住了侧脸,在急促的呼吸的里,轻轻抚动,她艰难的想要爬起来。

    铮亮的皮鞋轰然踢在她脸上,女子闷哼一声翻倒,在光滑坚硬的地板硬生生的滑出两米。

    馆内无人敢说话了,甚至有人往后缩,躲到其他人身后。

    常吾缓缓放下脚,皮鞋咯噔咯噔走在地板上,目光扫过四周,声音一字一顿的传向众人。

    “夏亦!你也出来——”

    外面传来惨叫,他正好回过头。

    轰!

    一道身影飞了进来砸在里面五名持器械的社会人身上,人仰马翻趴了一地。

    武馆门口,一个修长矫健的人影拖着一具惨叫的混混站在那里

    “你找我?”夏亦淡淡的声音在武馆中响起。

    附近一名混混捡起地上器械,吼出“啊——”的声音,挥了过去,木棍挥开,那人脸部血光溅了起来,鼻子塌陷、牙齿崩飞出来,整张脸被抽出一条红痕,身体倒下时。

    夏亦收回手,就那么朝对面的常吾走了过去。

    “我要武馆比赛名额,正好拿你当礼物……”

    脚步站定,他偏过头,看向程广恩,询问了一句:“满不满意?”

    周围所有人看着这一幕,变得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