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八章 开端
    雨水打在阳台,湿冷的空气挤进房内,卫生间哗哗的水声戛然而止,夏亦拧紧水龙头走了出来,胖子提着啤酒瓶趴在床边睡着了,鼾声里偶尔梦呓小花的名字。

    淅淅沥沥的雨线挂在黑暗里。

    夏亦望着外面,擦干手后,拿起事先准备的东西,茶几上摆满了菜刀、木棍、水果刀、砖头、板凳……平日可见的东西。

    握住菜刀的刀柄时,有股能将所有食材切好的把握,但随着眸底泛起微红,突然之间,向前一劈,插在花瓶里的一束塑料花,连带花瓶啪的一声撕裂,撞在墙壁,落在地上摔的粉碎。

    “.…..断骨。”

    他看着手中的菜刀在灯光下泛起了寒芒,之前脑中闪过的东西,终于抓住,记忆了一点下来,这是从前的异能里没有的东西,换做以前,哪怕没用过菜刀也会很熟练,绝不会像现在这般充满了攻击性,换句话来讲,就像异能进阶了。

    “看来那个红宝石是了不得的东西,如果得到它,会怎么样…...”

    轻声低喃里,睡着的胖子被花瓶破碎的声音惊醒过来,迷糊的唤了句:“亦哥”的同时,夏亦换了一把水果刀,娴熟的指尖翻转,走去阳台,对面居民楼里还有灯光,打老婆的声音从那户人家传出,原本破碎的窗户遮盖了窗帘。

    夏亦随手唰的一刀掷了出去。

    雨线被刀面切开的一瞬,溅开的水滴朝四面飞洒而开,撕拉的声响,对面的窗帘直接破开一道大口,原本举着木棍的男人顿时手里一空,偏头看去,只见一柄水果刀连带木棍一起钉在墙壁上,他脸色惨白一屁股坐在地上,酒都吓醒过来,看着对面妻子。

    “……你还说没姘头,两次了啊!”

    妇人捂着淤青的胳膊,擦了擦眼泪。

    “你以后再敢打我,我……我就让他也打你……”

    男人小心的看一眼抚动的窗帘上破开的口子,吞了吞唾沫,小声道:“那你也别让他再家里射东西了,要是一个不准,会死人的……”

    昏黄的路灯,照出连天的雨线,湿冷的水渍溅进阳台,夏亦大致测试出了原本的异能确实进阶的可能,转身进到房内,胖子微微张着嘴,正惊愕的看着他,“老亦……你啥时候变成武林高手了?”

    “抱歉,以前没机会给你说。”夏亦正想给他解释。

    胖子打断他,小跑过来,拍响手掌:“哎呦喂,要是早知道我的兄弟是个武林高手,我还收什么废品,咱们到处都可以横着走啊!”

    夏亦一巴掌拍在脑门上,哭笑不得,旋即,摇了摇头。

    “德柱,你忘了我坐过牢啊,还是故意伤人,出来后到处找工作都是碰壁,就算想做个保安、做个切菜的师傅都没人敢要……难道要仗着会武功去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再进去一次,或打死人,你觉得我还有机会再出来吗?”

    他拉着胖子坐下来,拿过地上还有半瓶的啤酒灌了一口:“像你我这样身份,难道像那些写的那样跑到某个大富豪面前扮猪吃老虎,引来目光,然后得到机缘一飞冲天?别想了……他们又不是傻子。何况,武功有什么用,还不如一把枪来的更有安全感。”

    夏亦一口气喝完,酒瓶呯的落在脚边,继续说道:

    “……你以为不想多赚点钱,喜欢过这样的穷日子?就连买个生日礼物,都他…妈的只能挑着几块钱的东西买,一个月就千把块,给了房租水电,剩下的也就够每个月吃饭了,知不知道从小瑜手里接过饭盒的时候,我心里有多难受。”

    胖子伸手拍了拍他肩膀,“兄弟知道你的难处,也就说说,大不了我把每个月攒的钱,除了给小花的一部分,剩下的再和你平分,少吃一点就当减肥了……”

    他说到这里陡然停了一下,猛的拍响床板,在衣兜里摸出手机。

    “老亦,我他…妈的猪脑袋,差点忘了还有这一茬。”

    打开了一款视频APP,点开了首页上某条视频广告,递给夏亦看,笑容在圆脸上快拉到后脑勺了,“就是这个,网上、电视、报纸到处都是这个广告,搏击比赛啊,要是赢了不就有钱了嘛!”

    视频只有几分钟,讲述的是四方英雄汇聚的广告片段。

    夏亦大致清楚了赛事,不是每个人都能报名,而是必须有一间正规注册的武馆推荐,名额也只能有一个,徒手、兵器都可以参赛,不过他并不在意阶梯晋级的内容,而是看着上面写着只要获得名次的奖金。

    县内晋级奖励:两万块,市级冠军五万,只要一路拿下省级,以及全国大赛金额一百万,如果最后得到亚洲冠军,出席世界比赛,那第一名的奖金更多达数百万。

    其他不敢奢望,就算只能拿到市级冠军……都能足够改变他目前拮据的生活状况。

    赵德柱拿过杯子,将最后剩的一点酒倒给他:“老亦,你不是在一家武馆打工吗?只要馆主给你名额,那咱们就真的发了——”

    夏亦抿唇沉默一阵,仰头将酒喝尽。

    “明天上班,我就过去。”

    *************

    夜雨中的城市,霓虹的灯光在雨帘中依旧闪烁。

    带着酒气的常吾从一家酒吧出来,旁边的人在陪酒女搀扶下醉醺醺与他告别。

    “那老头子的武馆,你想办法,搞定他,城南只能有……大韩的武术,办好这事……我的钱就给你。”

    常吾点点头,挥手让陪酒女带着对方上车离开,他站在雨中看着车辆远去后,鼻腔里发出不屑的哼声,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李老板。”

    随后,电话那头传出嘶哑的话语:“事情怎么样?”

    “南韩人都是棒槌,没有搞定程广恩。”

    “……之前你说找人暗中弄伤程广恩,再让南韩人去踢馆的计划能成功,现在你给我说没搞定?当我没有耐心?”

    “李老板,放心,这次我就算撕破脸皮,也会亲自让振兴武馆彻底没落。”

    “好,我等你消息,别让我失望。”

    声音到了这里,便挂断了。

    常吾收了手机,猛的一脚踹在旁边的垃圾桶上,凹陷进去一大块。他其实一直帮着那位大老板做事,最近对方得到城南将要开发的消息,准备先手拿下看中的几块地,但振兴武馆刚好处在最中间位置上,将地段阻隔开了。

    但对方并愿意花高价钱去收购那枚一小块地方,便是让常吾想办法搞定,后者犹豫再三,最后找了南韩人李泰援,除掉一个竞争对手,对这个南韩人而言也有很大好处,两人一拍即合,便是有那天发生踢馆的事。

    而常吾办下这件事,让振兴武馆名誉扫地,没人再来后,收购的价格当会节省很大一笔,既能在那位老板身边水涨船高,也能从李泰援手里拿过一笔不错的钱财,而且也不会在师父、马琳面前被当做恶人,算得上一石三鸟的计策。

    ……可惜事情最后办砸了。事后,李泰援回去告诉他,那个高人是一个拿着扫帚的人,常吾自然知道拿着扫帚的人是谁。

    蕴着怒火的身影看着雨线落在街边积水里,荡起涟漪,片刻后,重新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明天早上,找二十个人,在我这里集合。”

    他沉声说道。

    天亮之后,八辆车穿过喧闹的早晨,去往南城的振兴武馆,与此同时,夏亦走出单元楼,伸了一个懒腰,朝对面柜台后面的少女道了一声:“早上好。”

    “亦哥也早上好。”

    小瑜将准备好的饭盒装在袋子里,放到柜台上,“不用朝里面看啦,我爸爸这几天经常往外面跑,半夜才回来,阿姨一大早就出去了。”

    “这次不用带饭盒,我很快就回来。”

    夏亦将饭盒推回去:“……不过给我留着,当中午饭吃。”

    说着,轻轻捏了一下少女鼻尖,目光在对方胸口吊着的戒指看了一眼,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