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惹祸的一脚
    “……入魔?”

    夏亦握着刀柄,坐在门口的凳子上陷入沉思,视线顺着刀锋一点点的蔓延,嘎嘎小心谨慎的准备将地上一块碎铁捡起,揣入裆下的布兜时,坐在门口的身影嚯的一下,站了起来。

    空气陡然凝固。

    原本与助手清理锻造台的铁匠,以及地上的嘎嘎,几乎本能的转过头来,一种夺人心魄的寒意瞬间袭遍全身。

    回望。

    那边,握着刀柄的夏亦,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低垂看着刀锋的面容上,正常的左眼整个都泛成了白色,青筋鼓胀,在眼眶四周蔓延起来。

    嘎嘎连忙将刀一丢,双手抱着绿脑袋,钻到桌子底下去,刀锋呯的一声,从上面直接插了下来,落在它两腿之间,钉在了坚硬石砖上,溅起石屑。

    “哥布…..”嘎嘎吓得,双腿抖的跟筛子一样。

    刀锋脱手,入魔状态迅脱离,夏亦眼睛重新变得正常,看着没入桌面的刀柄,“这好像是雪饮刀…..聂风的武功。”

    阴差阳错之下,锻造出这种兵器,着实让夏亦有些意外,原以为血液中的核元素爆炸,会直接将刀坯一起炸毁,就算没毁,锻造出来的,也只该是残次品。

    没想到,还带两个能力…..

    夏亦赔了桌子的钱,让那四臂铁匠打了一个刀鞘,将刀放入,系在了腰间,与那颗干瘪的头颅,一左一右悬着。

    其实,诸如这样能力的兵器,上一个,还是夏亦接触过的霜之哀伤,紧紧握了一下,就打入冷宫。

    毕竟,那种近乎着魔的状态,再加上红石的负面情绪,一个不慎,可能连身边所有人都要遭殃,打造霜之哀伤的时候,夏亦还特意查了一下资料,现这家伙的背景,还真点特殊,若是产生共鸣,或对它有了依赖,岂不是要弑父?

    所以,一直都没有使用。

    “.…..这里,好像就没有那么顾虑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异世界的人的战斗力如何,可别让我失望啊。”

    在这座戈壁小镇盘桓了几天,又打造了方天画戟、青龙刀,毕竟这两把兵器,是他常用的,对于上面的细节,都非常清楚,长兵类的武器,相对于厮杀,占据很大的优势。

    “下一步,该是动身前往更大城市。”

    第四天的清晨,阳光还没变得炙热,斗篷翻转罩在身上系紧,戴着太阳纹络的手套,摆弄了一下腰间的雪饮刀和暗麟的头颅,后背负着方天画戟和青龙偃月,最中间,则竖着玄铁重剑。

    嘎嘎也披上一件小号的斗篷,背上了弯刀。

    出了酒馆之后,夏亦身上此时的钱,已经不多了,采购一批路上吃的干粮,便是出了小镇来到寄养区,将寄养的费用也一并付了,身上就只剩一枚金色的货币了。

    “不通言语、不认识这里的世界体系,还真是麻烦。”

    将大包小包的干粮,生活物资放去体态臃肿的驮兽,看着依旧人来人往的小镇,夏亦这几天里,全靠装聋作哑混过来,简直费尽了心力。

    他将最后一点东西装进袋子里,拍了拍驮兽的大腿,“差点都以为自己真变成哑巴了。”

    随即,牵过缰绳,拉着大畜生走出了寄养区,嘎嘎跟在后面,亦如往常一样好奇的四处打量,偶尔小偷小摸,悄悄拿别人一两个不值钱的东西,被追的到处跑,然后躲到夏亦这边,对方见他全身背负兵器,倒也不敢上前,被偷得也不值钱,往往就算了。

    “哥布哥布嘎嘎!”

    每次看到追自己的人悻悻离开,嘎嘎都会献宝似的,将自己所得托到夏亦面前,这样一路前行,周围的商队愈多了起来,部分已经整装准备离开小镇。

    熙熙攘攘的商队之中,有清脆的声音响起,一个少女从夏亦边上跑了过去。

    “哥哥!”

    “我回来了,什么时候离开啊?”

    清脆的嗓音,让夏亦侧过目光,来到这个世界,还第一次听到女子的声音,准确的说,是好听的少女声。

    视线追寻着声音前移,娇小的身影跑去前面商队,在一个裹着头巾的大汉面前,俏皮的垫着脚尖,用手去拉大汉的胡须。

    “就是在等你啊。”

    “那走吧,我给妈妈买的东西,都买好了!”

    “嗯,乖乖去车上坐好,马上就走,这里我也待的烦了。”

    包裹头巾的大汉说了句,招呼周围的护卫、搬运工,将货物放上三辆大篷车,阳光下,人影忙碌起来,搬运着一件件货物穿行过晨光,重重的放到篷车一侧打开的门板,让里面的工人帮忙装进去,码整齐。

    夹杂忙碌之中的少女,短裤下,双腿踢动,褐色的鞋子踢起了一点沙砾,目光无聊的偏转,看到牵着驮兽过来的身影时,眼睛眨了眨,跑上前去。

    “请问,你的头为什么是黑色的…..咦,你的眼睛也是黑色。”

    夏亦看着眼前的少女,与平常人无二,只是皮肤有些黑,带有点雀斑,眸子却是偏蓝,头两侧,隐约能看到耳朵尖尖,冒出一点来。

    “.…..”夏亦摇了摇头,只是微笑的牵着驮兽继续前行。

    “哇!你身上这么多武器啊,你全都会用吗?”

    少女跟在侧面一起走着,抬起小脸盯着方天画戟、青龙刀、玄铁重剑在看,口中不时出‘哇哇!’的叫声。

    “迪娜——”有人在喊。

    少女回头,夏亦也跟在望过去,是先前那名裹着头巾的大汉,正站在篷车后面叫她。

    “来啦!”名叫迪娜的少女大声回了一声,随后转过头朝夏亦笑起来,挥起手:“再见先生,很高兴和你交谈!”

    说完,跑回去,在大汉抚头的动作下,笑嘻嘻的爬上了篷车,那大汉也看了眼夏亦,礼貌的点了点头,便招呼车队前行。

    “那就跟着这支商队,先走出这里。”

    夏亦心里想了下,翻身上了驮兽,放慢了脚步,跟在了已经启程的队伍后面,一边对自己身体的变化,进行摸索的同时,弄清楚红石为什么没有如以前那般,快繁衍,结晶他内脏。

    另一个需要思考的是腰间这颗头颅的来历,谁会知道?

    至于周围荒凉的景色,夏亦根本没有心思去看。

    前方,车辕滚动,在地上碾出深痕,偶尔压到一两颗石子,车身都在摇晃起来。

    随着篷车摇晃,里面坐着的那对兄妹,以及四五名护卫,正围拢在一起,吃着早饭,出一趟远门,不能按时吃饭,是常有的事,眼下,也都是习惯了的。

    “迪娜,你的好奇心,有时候要收一收。”拿着一块干饼的大汉,坐在正中央,高大的身形让他在一众人里,显得格外突出。

    迪娜盘着双腿,没什么规矩的靠着车篷,看到周围护卫笑起来,她撑着下巴:“我已经很克制了啊,可是刚刚那个人,黑色的头哎,还有眼睛也是黑色的,你们见过吗?”

    “哈哈…..以后跟着你哥哥多出来几趟,自然还会见到的。”一名护卫将腰间的武器,解下,放到腿边,舒展了下身子:“东边靠海的地方,就有很多黑头的萨普洛人,不过这些人各个都很精明,上次我们去,你哥哥就吃了亏,损失了不少钱。”

    “.…..不过,好像黑眼睛的,倒是没见过。”

    另一名护卫说出这句话时,迪娜探出篷车,朝后面看了一眼,只见,那个背负数柄兵器的身影,骑在驮兽背上,慢慢悠悠的前行。

    “咳!小心栽下去。”在哥哥的提醒里,少女重新坐回来,指着外面说道:“哥哥,刚刚那个人,在我们身后跟着。”

    “可能是顺路,一个方向的……”那名大汉并不在意的挥了挥手,捏成拳头,呯的砸在掌心:“…….,不过就算对方有歹意,我们也不好惹!对不对?”

    “对!”

    众护卫拍响胸脯,高声大喊出来。

    他们前行的后方,胖大的驮兽,懒洋洋的迈着步子,细小的尾巴,带着一簇尾毛,扫开周围的飞虫。

    前进之中,似乎特别喜欢这种带有锯齿状的叶子,偶尔遇到这样的草丛,都会咬上一口,边走边悠闲的咀嚼,扇动两只短小的耳朵。

    而它的背上,夏亦闭目养神,安静的感受体内的核元素,以及红石结晶的情况,身后的嘎嘎,并不安分,听到前方车队爆出的喧闹,忍不住在颠簸的兽背站起来,小心的瞭望。

    片刻间,后面的篷车,有帘子卷了起来,露出少女露出笑嘻嘻的脸来,手里拿着一块掰开的长面包。

    嘎嘎舔了舔獠牙,长鼻子里,都能闻到一股面包的香味。

    “哥布哥布林!”

    叫嚷一声,见前面的夏亦没有反应,直接跳下了驮兽,迈开双腿,飞快的跑到篷车后面,伸出双手去接,焦急的叫嚷,想让少女将面包丢下来。

    车队一路前行,已经离开了小镇的范围很远,就在少女和哥布逗趣的时候,篷车陡然停了下来,惯性下,手中的面包落到了地上。

    也就在这瞬间,凄厉的喊杀声,兵器的碰撞,人的声音都在响起。

    夏亦睁开眼睛,三辆篷车前方道路,涌出了一群人,手里拿着弓箭、刀兵,将车辆围住,这边的护卫与拦截的匪徒已经开始交锋,那名裹着头巾的大汉,让篷车内的迪娜不要下来,随即劈出一刀。

    声如雷音,直接砍翻了想要攀爬上来的匪徒,空气里隐约出现扭曲的波纹。

    空气夹杂破风的声响,被劈飞的身影交错而过的,是几支箭矢嘭嘭嘭钉在车辕、篷车车板上,下一秒,几道微小的火光接连闪烁,直接将大篷车砸出窟窿。

    露出里面,迪娜捏着半截面包坐在那里,害怕的看着外面。

    拉车的畜生被截停下来,涌来的匪徒足有三百多人,一个照面几乎把这支小商队二十人全部控制下来。

    “嘎嘎,我们走吧。”

    夏亦望去那边一眼,兜转过缰绳,准备绕行。

    然而,站在篷车后面的哥布,看着地上断裂,沾满灰尘的面包,被人踩的稀烂,哇的一声,小跑起来,笨拙的翻出身后的弯刀,抱在了手里……

    前方道路上,人群分开,从附近陡坡上,下来骑着灰色野兽坐骑的身影,从中间穿过,随后下了兽背,拍了拍坐骑头上的一缕威风凛凛的独毛。

    “迈卡诺伊,又见面了。”

    那人走到大汉身前站定,消瘦的脸上,笑眯眯的看着对方,“之前你过来的时候,我就说过什么?到了这边,最好要按规矩办事,你给我好处,我给你通畅的商道…..可惜总有盲目自大的人听不进去……”

    “你准备把我的东西都留下?”裹着头巾的大汉被弓箭指着,背后是妹妹坐着的篷车,他不敢乱动。

    “东西,我肯定要留下……”

    对面,消瘦的身影笑了笑,走动起来,整理着袖口:“至于不听话的人……”

    晃动的视野里,好像有一道绿色的东西跑了过来,看也不看,随意的一脚踢出,嘭的一声,绿色的东西像皮球般,踢飞了出去。

    话语还在继续:“.…..当然要用来警告其他人……呃…..刚刚我踢飞了什么东西?”

    周围,匪徒面面相觑,有人指着飞去的方向:“好像飞去那边了。”

    众人转过视线,齐齐望去。

    温顺的驮兽停下了脚步,圆圆的大眼睛看着地上抱着胸腔翻滚的哥布,而它的背上,背负兵器的身影跃下。

    方天画戟、青龙偃月在背后交叉,映出阳光。

    重剑呯的一声,插在了嘎嘎的身边。

    “算了.....就当试试刀。”

    夏亦退下兜帽,握住了雪饮刀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