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五章 挑那个拿扫帚的
    三月的晨光带着暖意照进窗棂,光尘飞舞,沙袋嘭的一声搅乱的光尘,摇晃了一下,随后又一记重拳狠狠击在了上面,一名身材高大壮硕的短发男人,快速出拳,粗壮的肌肉抖动中,汗水顺着菱角分明的肌肉流下来,打湿了腰带。

    周围嘈杂的环境里,嘭嘭嘭的快速击打一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夏亦走进门时,并没有多少人在意,只是围绕狂揍沙袋的男人和一名相貌颇有些漂亮的女人,一袭乌黑的长发系在脑后绑成了马尾,身上穿着武馆统一锈有红叶图案的服饰,给人一种女子少有的干练和英气,“不管南韩人来不来这里踢馆,你们都不要冲动,看师父他老人家怎么说。”

    “那就听师姐的。”

    “.…..怕什么大师兄今天也在。”

    “对啊,师父昨晚受伤,肯定和南韩人有关,就在我们旁边开馆,难道还存好心?!”

    你一言我一语的声音里,裸着上身的男人右拳狠狠打出一条直线,将沙袋击的向后倒移,保持这个姿势片刻,才收回手,四周的学徒、武馆弟子跟着渐渐停了话语,那大汉转过身来从一名学徒手里接过毛巾擦了擦汗水,视线有意无意的扫过那边的女子,剧烈拳击后,声音依旧中气十足:“南韩棒子都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既然下了战书,咱们就不能怂,丢师父的脸,丢武馆的脸面,不敢应战的,还有不相干的赶紧滚。”

    站在人群中的夏亦认得这个相貌普通,却浑身充满爆发力的男人,名叫常吾,振兴武馆的大师兄,他来这里打杂的时候,就听说从开馆当天,这人就在这里拜师了,算来也有十五六年了,在外面也有自己的产业,只是偶尔回武馆看看。

    只是这语气让夏亦感到有些不爽,他原本就是来武馆打杂,自然不想参与打架之类的事情里,正想转身就走,被旁边一名武馆弟子拉住:“大师兄这几天还在火气上,你别往心里去,多一个人,咱们气势怎么也能多一点。”

    “…….那好吧,反正也来了,我去扫地。”

    夏亦想了一下,挤过人群,朝杂物间过去,若不是因为坐过牢工作难找,刚出狱没什么人脉,根本不会想到这里来这做事,但另一个方面来讲,自己能勉强糊口,终究是这份工作给的,做人不能忘本的道理,他还是明白。

    “夏亦,你也来了啊?”

    拿着扫帚时,背后传来一名五十多岁,着一身淡青色褂子的老人,正是这间武馆的主人,他看到夏亦拿着扫帚出来,点点头:“老夫受了伤,脚有些不方便,他们连你叫了过来,真是抱歉,要是不想掺和这种事情,还是回去吧,我不会怪罪的。”

    “就算对方要踢馆,也轮不到我上啊。”夏亦举了一下手里的扫帚,微笑着目送馆主回到房间,目光集中在对方受伤的右腿上,隐约感觉到,对方一瘸一拐行走的动作,像是装出来了。

    站了一阵,他拐去后面的走廊扫地去了。

    ************

    晨光拂过街道,一片金色里,街边的梧桐摇曳着新叶,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附近一家包子店门口,下来两个男人,买了几笼小包,两杯豆浆,在不远的小广场坐下来,一人面相年轻,浓眉厚唇,看上去二十二三左右,却是相对沉稳的气质,而旁边的同伴年龄不过三十,忠厚老实的模样,正啃着手中的包子,俩人一茬一茬的聊起话来,语言似乎也并不丰富。

    “阿旭,听说上面要升你去另一个组担任组长了?”

    “.…..没眼的事,只是有人在传。”

    “你要走了,新来的不知道好不好相处……”

    青年微微抬起头,让阳光照在脸上,驱走一点清晨的寒意,听那树叶在风里抚动的声音,随后转开了话题:“那具岛国人的尸体,和那件东西一起递到上面,今天结果出来了,岛国人不是中枪流血过多死的…….”

    咀嚼包子的同伴停下来,“有人在我们下去之前杀了他?”

    “组里的法医检查结果,后颈骨断了……手法很高明,至少是一个熟手。”青年拍拍对方大腿,看着树叶的脸,笑起来:“所以这件事不完结,我东方旭是肯定不会就这么离开,做人,要有始有终,你说对吧?”

    “嗯,咱们也是老同事了,多待在一起……那边一群人干嘛的?”旁边的男人陡然转过话锋,那名叫东方旭的青年顺着他视线望去,一群穿着写有某某跆拳道馆字样的人,朝着前面一家武馆过去。

    “看来是一群南韩人是要去踢前面那家馆,我们要不要去管管?”同事询问一句。

    东方旭喝了一口豆浆,转过身将一个小包塞进口里,“这种事自然有警察管,我们有自己的职责范围,不要越界,赶紧吃完早饭,还要去下一个片区巡逻。”

    带有春寒的微风拂过这里,吹拂国破旧居民楼上的一面招牌时,下方传出猛烈的震动,写有振兴武馆四字的门匾都被震的颤响一下。

    嘭的一声。

    两扇开的木门被一脚蹬开,正在扫地的夏亦提着扫帚走了出来,就见武馆这边的人迅速上前,看着进门而来的十五名南韩人,穿着鞋子直接踩上了光洁的地板,武馆中唯一的女性,马琳看着对方脚下,蹙眉轻喝:“把鞋子脱掉!”

    武馆这边弟子、学员中有人想要上前,脚步迟疑一下,还是未踏出去,当中也有声音愤慨的喊道:“把这群狗打出去!”也有人戴上练习的拳头:“破门而入还跟他们讲什么讲,打一顿再说。”

    汹涌的的声音里,常吾抬手让众人不要说话,他脱下拳套,站到女子并肩的位置,目光瞥了瞥对方,双手环抱,犹如山岳般俯瞰对面踢馆的人,“既然来踢馆,那就不多说什么,谁先来——”

    “踢馆的规矩,我们也懂。”为首的南韩人二十多岁的年纪,一头黄发间夹杂黑色,长脸,却有一个圆下巴,说出的汉话有些别扭,“不是你战,而是由我们来挑!”

    他伸出手指划过众人:“你……还有你…..以及这位女士……”直接越过了大师兄常吾,点出了武馆中三名武馆年轻点的弟子,和师姐马琳。

    “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挑我啊!”常吾跨出半步几乎贴到对方面前。

    那南韩人呵的笑了一声,颇有礼貌的朝他鞠了一躬,“阁下勇武,有我大韩人的威风,但踢馆向来由主动一方提出,所以这次三局两胜制,还有一位……”他直起身,指向人群后方,“那位拿扫帚的贵馆弟子。”

    所有人惊愕的目光向后看过去,夏亦抱着扫帚站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