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三章 异夜
    呯——

    清脆响亮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在夜色里,夏亦手一抖,烟灰断裂洒落,“这是……枪声——”他猛的一下起身,眼皮狂跳,寻着声音的方向望去,汽车行驶的灯光,动机的咆哮由远而近,朝这边疯狂冲过来。

    “警匪大战……还是黑.道分子仇杀?”他将烟头丢地上踩灭,连忙躲到排水渠旁废弃的水泥管口,管道另一头掩盖了不少泥沙,时间很久了上面长满荒草,该是安全的,他看了看对面隔着水渠的的排污口,“希望胖子千万别这个时候出来……”

    他轻声嘀咕一句的同时。

    呯——

    枪声再次响了起来,愈加清晰,车光也打了过来,夏亦惊的朝里面缩了缩,然后……就听到车胎出刺耳的急刹,单调的脚步声沉重的踩过地面,往这边跑来。夏亦贴着管道眉头皱到了极致,牙关咬的鼓胀,手捏成了拳头。

    若是仇杀,很有可能将他一起做掉的。

    踏踏踏……

    脚步声陡然跑过头顶上方的水泥管,传来轻微的震动,管顶的灰尘簌簌往下落在夏亦头上、肩上,他正要朝里面轻迈出脚步的瞬间,一道黑影突然从上面坠出半截下来,鲜血一滴滴往下掉,大睁的眼眶看向漆黑的管道内,像是现了藏在里面的身影,半吊着的身影挣扎几下,一只手臂垂下来,想要去拿旁边随他一起掉落下来的黑色袋子,此时那人也看到了管道口的夏亦,虚弱的开口。

    “救……救我…….”

    半身是血的人口音古怪,他手触碰袋子的瞬间,一抹猩红的颜色从里面露半截。

    “……岛国人?那我就放心了。”夏亦并没有注意到袋子,只是听到那人口音怔了一下,随后上方传来车门碰撞、另外急促的脚步声,伸手直接在那半身是血的岛国人后颈拧了一把,骨头出‘咔嚓’的脆响,还想继续说话的脸,表情停滞了下来,瞪大着眼睛嘭的伏在了地上。

    夏亦一脚将尸体蹬远一些,动作间,才现地上露出半截,散淡淡红色光泽的东西,下意识伸手去捡,指尖触碰到光洁冷硬的宝石瞬间,整个人陡然像电击般被弹了一下,胸腔闷,片刻,奔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他连忙收回手,轻手轻脚的退进水泥管道最里面,躲进阴暗里。就听他头顶上方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似乎在与人交谈:“人和东西一起掉下去了。”“记得别用手去碰。”“……把东西带走,回组里交差……”“你去捡回来,我到四处看看。”

    明显还是两个人。

    外面,青冥色的月光里,一道人影在地上拉的很长,皮鞋独有的声响走过泥沙碎石,出咔咔的细响,夏亦此时满脸通红,身上陡然热起来,视野之中,走来的黑影靠近这边,好像也看到了地上布袋,径直过去捡起来,打开看了看里面,随后又系好提在手里,踢了踢地上的尸体,检查过后,抬头朝上面的说道:“这人已经死了。”

    对方动作之中,躲藏的夏亦看清那人手中确实有一把手枪,要是一旦现这里面还有人,对方会不会开枪杀了自己?

    然而,身上的燥热,已经变成了灼烧般疼痛,他能感觉到脸上的皮肤仿佛是被火焰烧着,水泡甚至在脸上、手背,大大小小的鼓胀起来,密密麻麻一片,而那边管道口的身影似乎想要朝里面探查,皮鞋咯噔一声迈了进来半步,手枪也缓缓抬起指向里面阴暗处。

    “东西在吧?”此时,外面响起那人同伴的声音。

    走近的脚步停下来,下一秒,退回到外面,那黑色的人影放下枪又看了看这边,见一切都正常,提起尸体的脚踝,拉着返回上面去,“东西追回来了,周围没有目击者吧?”

    “没有,就一辆破自行车。”

    “那走吧,尸体和东西都要带回去交差……”声音渐渐飘远了,两辆汽车动的声音传来时,夏亦终于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满嘴的唾液止不住的流淌出来,跌跌撞撞爬出管道时,车子的响动已去了远方,他挣扎着起身“啊啊……”压抑的嘶吼终于从喉咙里挤了出来,连滚带爬朝排水渠过去。

    撕拉一声,将衣服扯开,瘦弱的胸膛上,一根根血管像蚯蚓般在皮肤下蜿蜒扭动,密集的水泡也在皮层上鼓胀收缩,整个人都好像膨大了一圈,蹒跚的脚步终于踏入水中。

    水花哗的一声溅了起来。

    视野摇摇晃晃,夏亦的意识变得模糊,陡然扑进只有脚背深的水面,大口大口的将有化学沉淀的河水吞下,“热……”眸底爬满了血丝,几乎占据了整个眼眶,看到的一切都是红色,他模糊的低吟,不停的在水里翻滚,打湿全身来让自己好受一些,然而翻腾了数十下,身体渐渐不动了,仍由流淌水漫过身子。

    星云流转,清冷的月光渐渐遮掩云后,过了许久,排污管那边,渐渐有了亮光。

    “老亦……你……没事在外面放什么鞭炮,知不知道会吓死人的!”声音从管道内嗡嗡的响起,手电的光在里面晃了晃,照到了外面,肥硕的身形拖着麻布口袋叮叮当当的作响,随后从里面出来,探头探脑的朝周围看了看,“老亦……老亦?”

    手电四下照了照,最后停在排水渠那边,看到站在水里的身影,胖子拖着口袋就往那里跑去,“老亦没事吧,快走快走,东西都到手了。”

    转身走了几步,现不对,胖子将布袋一丢,跳进水里,去摸夏亦,皮肤上传来的温度,将他吓了一跳。

    “老亦……你怎么烧了……哎哟,我的乖乖。”他连忙搀扶着似乎有些烧糊涂的兄弟就往岸上拉过去,将破烂的老式自行车骑到这边,将布袋捆在杠上,回头就见夏亦走了过来,直接坐到了后座上。

    “老亦,你没事了?”

    “没事了,走吧。”黑暗里,坐在后座的夏亦笑着轻声说了一句,那眸子深处,隐约泛起淡淡的红色。

    夜色深邃,响锣街上冷清下来,小瑜躺在穿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偶尔起来喝水时,听到下方传来自行车吱嘎吱嘎的声音

    谁怎么晚才回来……她并没有多想,只是隔壁的夏亦房间自到了夜晚就没有声音传出,心里多少有些担忧。

    片刻,楼道隐隐传来脚步声,以及开门声,小瑜爬起来,贴着墙壁去听隔壁,钥匙晃动的声响里,跟随进门的赵德柱,说道:“老亦,你真的没事?要不要我去给你找点药来。”

    “是有些烫,不过睡一觉就没事了,你快回去。”

    夏亦冷着脸将胖子送出门,返回屋中的一瞬,连忙打开淋浴,牙关咬紧,手去拿镜子后面的一柄小刀,也不脱裤子站在冷水下,一刀划过手臂上的伤口,疼痛的感觉让他浑身都在抖,血水顺着水渍流进排水口时,人坐了下来。

    原本泛在眸底的红色才渐渐消融下去。

    “那东西让我反应这么大……差点没忍住。”丢开小刀,夏亦抹去脸上的水渍,从地砖上起来,光着脚走到洗漱池敷上伤药,他原先就有一个极端的性格,当初坐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伤了人,在狱中的生活也让他从冲动年纪,慢慢认识到自己必须改过来,每到性子激变的时候,他都会这样用疼痛来转移,原本已经有了平缓的征兆,如今陡然一下反弹,比从前更加猛烈了。

    “亦哥……”

    忽然一道女声从阳台那边传来,夏亦双手猛的一下按在洗漱池两边,眼底血丝迅蔓延至瞳孔,张开白森森的牙齿:“走开——”

    陡然一声嘶吼,掌下的陶瓷啪的出脆响,迸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