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二章 大买卖
    “喂!胖虎!”

    夏亦贴着手机穿过车流横行的街道,往对面快步过去,电话里信号时弱时强,还能听到哗哗的流水声,求救的人是他小,不过是福利院长大的,时常偷跑出来和他厮混玩耍,现在也坐在他租住的廉价房附近。

    “.……老亦……我在……上次收废品结果被打的那条巷子,第二个下水道井口。”电话里断断续续的声音在说着,夏亦也找到了那条巷口,四处张望,“没有你说的下水道井盖啊。”

    “……在你脚下。”手机里、身下弱弱的声音飘来。

    夏亦放下手机,垂下视线,只见下水道井盖孔上,露出一对幽怨的小眼睛朝他眨啊眨啊,“老亦,兄弟这下终于是有救了,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把摩托车压在井盖上。”

    旁边,确实停了一辆重型机车,厚重的车头偏过来,轮胎一截正好压在井盖上。夏亦偏了偏车头,是锁上的,这条巷子又经常没人过来,也不知楼上哪户的,咬牙用力将车头抬起一点,朝旁边挪动,这才移开。

    片刻,夏亦就靠着车座喘着粗气,那边井盖松动,被慢慢顶起,吱嘎一声推到旁边,钻出一张乌黑麻漆的大圆脸,露出两颗大黄牙,嘿嘿的笑起来。

    随后,肥硕的身形哗的出水爬上地面,一股烂咸鱼、煮榴莲的恶臭扑面而来,夏亦赶忙捂着口鼻,对面那个胖子几乎全身湿透,半个屁股白花花的露在外面,他不好意思的提拉下裤子。

    “德柱,转行偷井盖了?”夏亦找了身上一块手帕递给他。

    “哪能呢,被人坑了,说这下面有一块大废铁,就过来看一下,刚下去没多久,井盖就被人给盖住…….”

    “该,还不是贪惹的。”

    赵德柱将头上的烂菜叶摘下来丢地上,擦了擦脸,见到夏亦手中塑料袋里的饭盒,眨了眨眼:“亦哥,也开始做饭带去吃了?你好像没这习惯吧。”

    “拿去。”夏亦将早上小瑜给他的饭盒递过去,饭还剩了不少。那边胖子也不客气,大口大口往嘴里刨着冷饭凉菜,鼓起腮帮咀嚼着说:“小瑜对你可真好,就跟我家小花一样。”

    “你家小花留学多久准备回国?”

    胖胖的脑袋摇了摇,“不知道,反正她缺钱,我就给她挣呗,供一个留学生可不容易,今天就一分钱没挣到,明天起码要跑半个城收废品。”

    两人说了一阵,赵德柱突然停下筷子,看了看周围,小声道:“老亦,兄弟有件大项目,咱俩把它做了,五五分如何?”

    “你他娘的少惦记外面那条铁轨,你撬一下试试,咱俩捆一起都陪不起。”夏亦靠着机车点了一根烟。

    “真当我傻啊,撬的动,也驮不动啊!”

    这时巷子里有人过去,赵德柱话语停了一下,等那人离开,这才重新接上之前的话,比出一个手势:“今晚十二点,我来找你,放心兄弟只是收破烂的,绝对不做违法的事,到时你陪我过去就是。”

    夏亦吐出一口烟,看了他一阵,点头:“行,陪你去一趟。”

    话语刚落,一个老头提篮子正好从他俩身后的楼上下来,带着老花镜看着脏兮兮的赵德柱,“你修下水道的啊?要不,帮我把家里的厕所也通一通?堵了好些天,也没人上门来。”

    “给钱不?二百五少一毛不行。”

    “这么贵啊,算了算了。”

    “那就二百五整多一毛都不要。”

    “那还可以,跟我上来吧。”老头脑袋可能不太灵光,想了下便点点头,转身回去,胖子连忙抹了抹嘴,将饭盒还给夏亦“就这么定了啊。”

    说完,搂了一下裤子跟着老头往楼上窜。夏亦摇头轻笑着将饭盒放回塑料袋里,朝租住的房子那边走去,这几条街离城中心很远,几乎是边缘地带,属于城市展规划遗弃的方向,差不多可以定义为城中村,或者贫民窟。

    好在还通电通水,房租也并不贵,不然以夏亦手里那点钱,根本租不起。回到街上,来到小瑜家的杂货店,那姑娘心不在焉的守着货柜,因为眼睛的缘故,哪儿也去不了,只能在熟悉的店里帮忙做点事。

    “谢谢你的盒饭,明天是周六,我休息,就不用给我做饭。”夏亦来到少女面前,交还了饭盒,眼睛不时看向里面,毕竟二十岁,身上也没什么钱财,又难得光顾这家生意,自尊心上多少有些说不过去,“家里要是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可以帮忙做一些。”

    小瑜还未说话,身后的里间,传来妇人的说话声:“哟,这么快就想当上门女婿了?”

    “你别理她,亦哥,你身上什么味好难闻啊。”小瑜怕后妈的话伤到夏亦,连忙转开了话题。

    “今天救了一个被困在下水道里的胖子。”夏亦笑着挥手,“没事,阿姨那是爱护你才这样说的,那我先走了,有事冲楼上叫一声,我在家的。”

    铺里,磕着瓜子的妇人探出头,叫道:“放心,有事儿一定找你。”

    夏亦笑着点点头,随后走入破旧的单元门,神色渐渐沉了下来,打开租住的房间,捏紧的拳头好半天才松开,“深吸呼吸……夏亦…..你要克制……克制……”他捏着洗漱池的边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自言自语一阵。

    时间缓缓流淌,出租房坐着各种各样的人,有时会传来男女喘息的剧烈运动声,也有家暴的殴打、凄厉惨叫声,当然也有孩童欢快、哭闹的声音,各式各样的都有。

    “吵什么——”

    对面家暴的声音越来越大,夏亦猛的睁开眼睛,抓起卫生间一件东西,走到了阳台上,此时天色渐黑,对面破旧的居民楼间,三楼敞开的窗里,一名拿着棍棒的男人破口大骂的殴打一名妇人,凄厉的惨叫正传出来。

    下一秒,玻璃尽碎,举着棍棒的男人嘭的一下倒地,只留下女人抱着丝凌乱的头看着地上一支通便池的橡皮盖子,在地板上转动。满是淤青的脸抬起来望出去时,那边并没有看到任何人。

    此时,夏亦满头虚汗的睡了过去,不久之后,胖虎打来了电话。

    …….

    繁星在黑夜铺砌出一条星河,皎月挂在树梢,照下青冥的冷光,荒草丛间时有时无传来阵阵虫鸣,一条小路延伸至前方,有亮晃晃的灯光摇晃着照过来,以及吱嘎吱嘎的锈迹摩擦声。

    “胖虎,这就是你说的大项目?”夏亦坐在老旧的自行车后座上,晃着电筒照过小路侧面,写着‘计划生育’四个大字的红砖墙壁,往前过去,月光的阴影交织形成一座工厂的轮廓,就像一头蹲伏的巨型凶兽,等待着露出狰狞。

    卖力瞪着脚踏的赵德柱,汗水密布脸上,身上简单一件T恤湿的通透,他喘着粗气回过头:“老亦,我早就打听过了,这家厂去年就倒闭了,里面好多东西都还没搬走。”

    夏亦皱了皱眉:“胖子,这就不是小偷小摸了,要判刑的。”

    “我胆子比你还小呢!”自行车驶下小坡,停在排污水的沟渠不远,赵德柱蹲在地上擦了擦汗,“……我就进去拿些小零件,卖几个铜铁钱,老亦你就外面等我,那排污口臭的慌,你就别进去了。”

    “那行吧,别贪啊。”

    “肯定不贪,不然我早就去撬火车轨了。”胖子从地上起来,从自行车上取过一个麻布口袋,撇在裤腰带上,拿着手电筒朝那边干涸的排污管道钻了进去,灯光不久后也从管道口边消失了。

    失去人声,虫鸣再次欢快的叫了起来,夏亦点过一根烟,在周围转了转,籍着月色还能看见不少田野,来到这个城市后,他不像胖子那样四处乱串,非常有规律的在武馆和出租房两点一线,尽量的让自己不要惹太多麻烦。

    他思绪正飘着的时候。

    呯——

    一道枪声,在远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