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两百四十五章 大圣归来(下)
    电路啪啦啦的闪出一阵电花。

    一片破碎的残骸里,护甲正碎裂剥落掉下,身影摇摇晃晃,扶着墙站起来,鲜血正从间流到脸颊,染红了半张脸。

    “我…..绝不承认失败……”

    “.…..对……我还没有失败…..没有失败……”

    “这次可是我的主场啊…..”

    左手背抹去嘴角、脸上滑下的血珠,呢喃声里,杰登踉踉跄跄走出两步,右手上的机械手套,有红光闪了一闪,身形瞬间消失在这片通道之中。

    而比赛场地,目睹整个比赛的所有人,难以想象得到,开战不过十几分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先前夏亦的一棒下去的威力,力量大的惊人,甚至有种就算将一辆坦克摆在那边,也会被一棒打翻的错觉。

    至于夏亦身后那道虚影,大致还是认为是能力的缘故,但对于观众当中一部分亚洲来说,却是另外一番感受了。

    “大圣爷…..我感觉老板和平时的共鸣不一样啊……”

    望着比赛场地之中的身影,马邦有些无法直视那道虚影,战战兢兢的偏去视线,旁边的磁王接过话,语气严肃起来。

    “每个异能者进入五阶后,能力都会有不同的变化…..我猜这就是老板看起来不同的地方吧。”

    当听到“满天神佛,我又回来了,你们谁还在——”这声嘶喊回荡会馆时,他眉头都皱了起来,压低了声音。

    “…..或许,老板会被兵器所代表的人物意识侵占。”

    “什么意思?”周锦偏过头来看他。

    “简单来说,就是反向催眠。”磁王目光紧紧盯着场上持棍的身影,重重吸了一口气:“老板的能力其实就是红石加强他本身的能力深化出的结果,从老板自身记忆里吸取那些存在过的人物,来进行生态模仿,再反哺给宿主,欺骗本身做为人的意识,让老板产生一种自我诞生的催眠…..”

    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当然,这些都是我自己推测的,反正我不相信会有神话,更不信有满天神佛这种荒唐事。”

    附近的长条沙后面,犬女伸出一点脑袋,她也听到了磁王的这番话,眼睛里都快滴出水来:“我也不相信真有什么大圣…..”然后,听到下方一声:“你们出来啊——”的吼叫,吓得抱着头又缩了回去。

    “老板好像变得狂暴不能自……怎么…..怎么回事?”

    马邦一句话还未说完,感觉脚下的高台陡然震动起来,其他方向,观众席上有人站起来的身影也在突如其来的震动之中摔倒在旁人身上,出混乱的尖叫:“地震了!”“.….逃啊。”“怎么回事,那边场地要裂开了!”

    人影拥挤混乱起来,高台之上的上将马歇尔,视线都在摇晃,身形跌跌撞撞,好在扶着大椅的背靠才没有跌倒在地。

    大叫:“生什么事了?”

    旁边黑人凯恩过来搀扶他,“不用惊慌,马歇尔将军,这是boss第二阶段的试验武器!”

    话语响起的时候,场中的夏亦双脚压着地面,丝毫不受地面震动的影响,片刻间,猛地回头望去。

    相隔十多米的场地边缘,地面呈出大量裂纹,朝四周蔓延扩散,最中间的泥土急上浮起来。

    顷刻,有东西破土而出。

    轰的巨大声响,席卷场地,上浮的泥土、沙石朝四面飞溅,一道高达八米的黑色身影带着背后两道淡蓝色火焰冲上天际。

    无数目光惊恐的望去时,冲上天空的巨影在阳光之下露出了真容,头身一体式的机甲主体,下身腰部链接两条反关节下肢,高高隆起的双肩上印着安克雷顿公司的标志,两支机械手臂以八管火神炮和巨型能量聚集射器取代了手掌的设计,整体泛着暗沉的金属色,给人一种压抑的窒息感。

    土石头退尽,机甲后背的挂载装置,分裂出密密麻麻的的黑点,拖着长长的尾焰,朝四周飞出一段距离,齐齐折转了方向,一片阴云般,朝着下方场地俯冲而下。

    “比赛异常,中止.......啊啊啊啊……”场上那名裁判连话都还没说完,拖着尖叫的长音,从夏亦身边转去方向,抱着脑袋朝出口方向展开狂奔。

    “嘿嘿,哈哈哈……”

    夏亦抬着的视线,望着密集的黑云盖下来,手中金箍棒侧面嗡的一摆:“——有点儿意思!”

    下一秒,密集的微型导弹铺天盖地落下。

    轰!

    当第一声爆炸响起,火焰从地上升腾而起,接连的,是无数雨点般落下的微型弹头在赛场上掀起了火浪,。

    轰轰轰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的爆炸声、升腾的火焰席卷蔓延,就像地毯般完全的铺开,爆炸卷起的热浪、土石残屑打去场外混乱的观众席上,是一片人仰马翻的画面,有人被砸中了脑袋,直接昏厥了过去,有人被打中,从看台翻落,坠到了下面。

    地面火焰延烧,半空之中,巨大的身影缓缓降下来,反关节机械下肢,着地的瞬间,传出闷响的同时,微微弯曲了一下,卸去身体重量带来的反冲,稳稳站在了地面。

    阳光下,上下泛着暗沉的金属色的机甲,给人一种战争般的压抑、狰狞感。

    “我靠…....机甲?!”马邦和胖子俩人有些恍惚。

    正中最上方的高台上,马歇尔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把推开搀扶自己的黑人凯恩,走到边缘,拿着通讯器朝下方暗沉的巨大轮廓出从军以来最大的声音。

    “杰登!立即停止,从那玩意儿里出来——”

    就算这是将来军方的装备,但此时当着媒体、观众面前动用,已经将整个事态推向了失态的边缘。

    下方。

    驾驶舱内,半张脸染血的杰登,将镶嵌红石的机械手套充作钥匙般,伸进控制台的深孔里,抓着里面操作杆,嘴角咧开。

    “别急,马歇尔上将,这才刚刚开始第二段试验,好好坐在那里看着,我花费心血打造的末日武装……”

    他看着不断比较、分析数据的绿色屏幕,里面是机甲独眼映射进来的景物,话语之中,轻轻赞了一声:“…..这才是男人的浪漫啊。”

    然后,声音停了下来。

    看着绿幕的双眼,瞳孔猛地一缩,映出的是一道黑影在独眼视界急放大,双手握棒,啪的一脚踩在已作出防御格挡的机甲手臂上,翻越而过,朝着机甲的头身一体的驾驶舱,瞬间拉近距离。

    杰登反应过来,外面的那道身影已经全力挥出一棒。

    抡出棍影,狠狠砸在驾驶舱前端防护盖上,火星都在瞬间溅飞出去,硬生生打出一块拳头大小的小坑。

    身影随后一蹬,从合抱而来的机甲双臂中间呯的落地,迅拉远了距离的同时,机甲腰部扭柱转动,八管火神炮加转动起来,对准了拉开距离的身影。

    杰登盯着绿幕上的自动瞄准的十字准心拉紧了武器阀。

    嗡…….

    电流充盈的瞬间,机械臂抬起,转动的八管口径直接喷出淡蓝色的火舌,夹杂火光的是一颗颗三十七毫米口径子弹,风暴般席卷过去,射在地上直接掀起一道土浪,急延伸到夏亦身后紧咬不放。

    哒哒哒哒哒……

    橙黄的弹壳带着高温,从抖动的右臂炮管后方弹跳出,落去地面,散余温里,两双反关节机械下肢犹如炮架支撑,上身就像坦克炮塔般,随目标转动出三百六十度,将整个足球场观众席下方的墙壁横扫过一圈。

    被暴雨般子弹洗礼过的墙面几乎千疮百孔,有的地方直接垮塌下来,将过道里面的人埋进了废墟,惨叫声里,也有人被射穿墙壁的子弹直接打中脑袋,整个脖子以上嘭的一下,在旁人视线里炸开,粘稠的白色夹杂血浆将墙上的广告牌溅出大片。

    巨大的会场彻底混乱起来,无数人拥挤进通道,想要尽快离开这里,有人被挤倒在地,手臂大腿被无数涌来的脚踩断,凄厉的惨叫声中,也有小孩抱着娃娃熊站在角落大哭,看着惊慌失措的大人们自顾自的逃离。

    “杰登.安克雷顿疯了——”

    “我要亲手送他上法庭!!”

    马歇尔上将站在高台朝黑人凯恩歇斯底里的大吼,下方追着度极快的目标开火的机甲,火线稍缓的一刻,被追杀的身影唰的一个折转,朝着末日武装疾冲而至,轰的挥棒。

    射出炮管一颗子弹嘭的打在高台上方的水泥,大块水泥掉下来,差点将歇斯底里怒吼的马歇尔那颗脑袋砸中。

    通红的火神炮管被一棒从下面打的高高指向了天空,夏亦身形急逼近机械下肢,一棒砸在关节上,末日武装整个庞大的身躯都摇晃了一下,随即三趾的机械脚掌迈开,轰的踩下。

    夏亦已经避开,跃起伸手一把抓过机甲腿部外侧的悬挂小型榴弹射箱,再次借力一攀,又是反手一棍砸下。

    铁臂扫来,夏亦又一脚蹬在机甲庞大的身躯某一处,借力跃开,然后又是一棒落下去,金铁挥砸的巨响一声接着一声,随着挥砸的频率越来越快,到处都是呯呯轰轰的震响,金铁碰撞出的火星,就像是庞大的末日武装就像短路了一般,身躯也在不断的震抖。

    此时,周围的直播摄像机早就停了下来,媒体工作人员早就跟着观众一起逃离了这里,不然的话,在场的人看见的是,机甲身躯四周上下全是持棍的身影从四面八方,如同影分身一般正疯狂的挥棒殴打。

    “啊啊啊啊——”

    “我不会失败的,乌鸦!!!”

    根本无法捕捉到对方身影杰登对着到处都是人影屏幕,以及四处乱晃的分析、瞄准感应标志吼的脸都震红。

    眼下机甲外部已经变形严重,到处都是棍棒打出的坑洞,虽然还波及不到里面的系统,但如果再这样下去,对方打进里面是迟早的事了。

    充作钥匙的机械手套拉下控制器,处于贴身挨打的末日武装猛地往下一矮,背包般的悬挂装置、下肢小腿附近打开各展开两道推进端口,轰的一下,火舌喷涌而出,吹散地面一片残骸时,庞大的身躯轰一下冲上天空。

    五十多米高度,悬停下来。

    左臂的炮管对准了下方比赛场。

    “再见了!乌鸦——”

    能量射器端口红色光芒汇集,然而就在杰登按下红色射按钮的一瞬,下方,嘭的一声响。

    马歇尔上将正从地上起来,视线之中,持着金色纹络的兵器的身影呈一条直线划过阳光。

    然后。

    直直投进天空上的机甲怀抱之中,如同炮弹般撞在上面,庞大的机械躯体失衡,聚集的能量也在同时轰的射了出去,打在比赛会场另一边某栋大楼上,巨大的爆炸将整栋大楼炸出一个豁口,几乎所有窗户玻璃都在瞬间破裂,映射着阳光,泛着斑斑点点的光亮落去大街之上。

    引起无数混乱的嘈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