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两百三十七章 间隙
    突如其来的变故,胡安莉和王新颖两名空姐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互相对视一眼后,才反应过来想要跟上,结果被餐厅的服务员拦下,指着碎裂一地的玻璃激动的大声叫喊。

    酒店之中,安克雷顿的安保都被惊动,消息迅传到上层的杰登耳中,听到夏亦的手下疯般离开酒店时,大概猜出了生什么事情。

    “立即过去看看,另外别让洛杉矶警方过来。”

    随即,让人准备了车辆,带着一些人手匆匆下了楼,朝对方过去的方向赶过去,至于其他参赛的选手也多有惊动,四名守关者:杰罗、梅妮娅、琼斯、艾伦也一一出了酒店,或组队,或单独行动跟在后面。

    …..

    长街之上,四米的圆锥型长枪绽放寒光,灯光、黑影交错,躲在车内的女子视野之中,夏亦挥舞的路灯呯的砸在上面,脚步错开的瞬间,身形微弓轰然打出,黑色的拳头正面击在侧旁推来的盾牌上,盾身抵回胸口,出轰的巨响。

    盾上有光芒闪了一闪。

    持盾的身影跌跌撞撞向后冲过路灯的范围,轰的撞在一家店铺外面,传出的橱柜玻璃碎裂的声响时,长街上方,另一道身影持剑势坠下。

    ——神罚!

    剑锋劈在地面,漫天的屑渣爆炸般朝四周飞溅开来,下一秒,夏亦反手一击,侧旁一柄骑士枪破空横插进来。

    呯的一声将灯柱架住。

    持枪的圣骑出声音:“忏悔吧!”枪身压着灯柱,推着夏亦向后猛退,枪尖一挑,一扫将灯柱逼开,转眼间冲去对面。

    后退的脚步一拧,停下来,夏亦手中的灯柱也顷刻间挥开。

    反击风暴!

    “啊啊啊——”

    双臂挥舞带出无数的枪影,疯狂的照着眼前的华国人抽刺。

    枪影、柱影重重叠叠交织碰撞,长街之中,全都是呯呯呯呯…..打铁般的巨响,以及密密麻麻闪烁跳起来的火星。

    夏亦挥舞的灯柱,弧度变大,脚步朝前推进,手中的灯柱在某一刻,朝着对面的圣骑,轰然反击横扫。

    就在几米之外,持盾的身影呼啸冲来,就在持枪的同伴后退的一瞬,插入中间,迎着落下的灯柱,抬起了盾牌。

    轰的一声巨响,金属炸开的声音响彻这片长街,灯柱一头都在这一击里,折断飞了出去,而对面的圣骑的身体连带后方的同伴一起倒飞,翻滚做一团。

    夏亦看了一眼断去一截的灯柱,随手扔掉,转去重新拔起一根时,地面的翻滚的三名圣骑却是并没有受到伤害一般,重新站了起来。

    “刚刚那一下,竟然没事?”

    这三人要论战斗力,单拧出来,确实不够夏亦打的,但对方三人好像还是同胞兄弟,每每他一击打中一人时,仿佛心有灵犀般的被另一人救下。

    而且,对方的能力似乎也有点古怪,交手的片刻,夏亦隐约感觉的出,这三人和他的能力有些相似,不过对方只能专精一种,兵器材质也是特制的。

    昏暗的灯光里,对方持着兵器再次过来,其中一名身上的教袍破裂,露出半边胸襟,皮肤上,一柄圣剑的纹络。

    “果然……他们也会共鸣。”

    异能天赋有相近的,夏亦是知道的,之前袭击寿名地下实验室的时候,就碰到过一个,不过被他当做第一目标先杀了。

    “.….那就多杀三个吧。”

    就在他提着灯柱过去的时候,街尽头已经有人朝这边冲了过来,这边持盾的圣骑抬手一挡,一张长桌砸在上面,将他推出数步,被兄弟伸手撑住后背才停下来。

    爆碎的木屑、铁条里,磁王从半空降下来,站到夏亦身边,他性格向来沉稳,靠近过去,压低嗓音:“老板,这里是米国,动静太大会引来太多注意,我们的目的不是来和这三个神棍打杀的。”

    他抬起视线望去来的方向,周锦、胖子他们正赶过来,以及安克雷顿的人也夹在当中。

    “……洛杉矶附近还有一座米军基地,引起太大的动静,对我们不利。”

    那边,三名来自梵蒂冈的圣骑也见到对方还有赶来,持剑的身影退后一步,用着拉丁语说了句:“离开。”便是带着另外两个兄弟,提着兵器朝长街另一条街口飞快的跑了过去,蔓延过路灯的光芒,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

    “我想,夏先生被这些人看做异端了。”

    众人赶来汇合时,安克雷顿公司的人已经过来,杰登被人推着来到夏亦面前,语气谦和:“这件事生在洛杉矶,是美利坚的不幸,那三个人也是安克雷顿公司邀请的守关者,可惜他们好像并不在意一场比赛,现在想想,这些人有信仰的教徒,我确实有些冒失了。”

    夏亦将手中灯柱扔掉,说话间,那边的轿车里,江瑜已经冲了出来,一把揽过他手臂,急的四下查看有没有哪里受伤。

    “那你怎么解决这件事?”夏亦握住女子的手拉到身边站定。

    “还是交给洛杉矶警方来处理吧,我个人是没有权利去处置别人的,不过庆幸夏先生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这条街的损失,那就由安克雷顿公司负责,您还是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将会是挑战赛了。”

    杰登摊摊手,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这种事生在文明的国度,真的很抱歉。”

    冷风扑过来,长街上两方人对峙起来。

    附近,甚至一些参赛的选手也在看着,有人露出戏谑的神色,有人看着被破坏不轻的街道皱起眉头,思量着刚刚那场战斗到底谁最厉害。

    过得一阵。

    夏亦牵着小瑜,从轮椅旁边越过去,交错时,只有杰登能听到的声音,回响在耳边。

    “记住你现在的笑容,希望比赛结束后,对我提出的条件,你别哭出来。”

    两方交错而过。

    杰登还带着笑容看着长街,待到黑人侍者过来推他时,微笑变得冰冷。

    “.….看谁能赢到最后,乌鸦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