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两百零七章 混乱与疑云
    轰——

    巨大的身影犹如炮弹般砸入车体,压瘪的车顶,金属爆裂凹陷,与对方一起落下的,还有娇小的人影,双脚稳稳落到地面,出呯的一声,脚下的柏油路都裂出一道蛛纹。

    磁王将对方轰然冲出,凌空一拳将那巨汉打飞的过程一一收进眼底,虽然对方占了出其不意的成分,可小小的身躯,竟能将一个过两米身高的男人打成那样,委实有些让人吃惊。

    “好厉害的宦门……”

    他轻声说一句时。

    那边的东方旭眯起眼,目光扫过对面的变革者,举起戴有铁手套的右手,做出挥动的手势,周围的交河市通勤局行动组已经冲过来,枪声在着片刻间响了起来,有人大喊:“用能量扼制器——”

    子弹朝着几名变革者飞射,弹在附近车头、路面溅起一道道火星,后者也在躲避,挥使能力给予还击,一名体型彪肥的男人,“啊!”的嘶吼,几颗子弹打在他身体上,在脂肪荡出几圈涟漪。

    行动组这边,一名换上能量扼制弹头的行动组成员,冲出车后,抬手照着不远抵挡子弹的大胖子暴喝:“死胖子!”

    特制的弹头上,有尖锐的针管,就在话语声响起的一瞬,噗的一下钉在对方肚皮上面,弹头内的药剂瞬间进入对方体内,随后,身体抽搐、倒下。

    有行动组成员掩护着队友上前,跑出几步就被陡然被护栏外的一跟树枝伸过来缠住脖子,拉到了半空,奋力挣扎。

    一时间,枪声、人的呼喊、各种异能展开了厮杀。

    掀起的混乱之中,有变革者冲过去,想要将陷在一堆废铁中的酒狂拉出来,站在不远的女子歪头看去他们,抬手就轰在最近一名男性变革者脸上,鲜血带着几颗崩飞的牙齿,身体飞出去的瞬间,另外两名冲去救酒狂的变革者,随即停下脚步。

    一起朝这个身形娇小,名叫耶律红玉的女子扑了过去——

    与此同时,磁王大步走过去,手一抬,地上一截断裂的铁护栏悬浮,像挥动球棒般,将围攻女子的一名变革者直接打翻在地。

    脚步还在前行,手指一摆,护栏唰的朝凹陷的车体那边飞去,在半空弯成u型,那边正挣扎爬起上半身的酒狂,还未做出防御,就被弯曲的护栏锁住了脖子,牢牢钉在凹陷的车顶里面。

    “好好待着,蛮牛。”磁王看他一眼,破烂的车体顿时出金属撕裂的声响,撕出数根铁条,将巨汉双手、双脚、腰部死死捆住,与报废的轿车连成了一体。

    侧前方,陡然响起电蟒的声音:“老李小心!”

    他喊的是磁王的姓。

    那边的磁王回头,那名被跨步电压困在原地的判官,手指隐约在空气画出了一个‘死’字,推过去时,磁王身后,女子一脚踹飞旁边的变革者,伸手猛的抓住另一个想要偷袭的人,捏住对方手腕,直接将那人扔了出去。

    空气里,看不见的‘死’字带着诡异的能量窜动,直扑对面的秃顶中年人,下一秒,挣扎呼喊的身体从半空落下来。

    啪的轻响,死亡的能量正中这名变革者脑袋,落到地上,黑色的暗芒窜入体内,顷刻间就没了声息。

    “喂,中年人!”

    红玉在那边喊了一声:“不用谢,就当刚还你的援手。”

    “既然是盟友,大家就不用客气。”

    磁王朝她点点头,随即望去老兄弟电蟒那边,此时地上有电压暗伏,他也不敢轻易靠近,毕竟电这种东西,可不会认人的。

    陡然脸上呈出迷茫,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需要过去帮忙吗?”耶律红玉走了过来问了一句时,见后者一脸呆滞的站在那里,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样,迷茫的看着周围。

    “乌鸦的手下,如此怪异?”

    她笑了笑,并不多想,只是见到附近地上几块铁皮流转电弧,便是知道不能轻易靠近过去,就在磁王遗忘症作的时候。

    那边,电蟒周身都是电光涌动,噼里啪啦的在身上乱跳。

    对面的判官,不敢乱动一步,他虽然是四阶异能者,但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不可能抗住过人体极限的电量,何况叫电蟒的人,他曾经也是知道过一些,那可是通勤局精英组里,算是老牌组员了。

    “…..就算是老牌异能者又怎样?我要在你身上写一个死字!”

    他轻说道,身体里激活的隐匿细胞和红石粒子都在飞运转,手掌之中,重新凝聚起能量。

    对面,浑身闪烁电花的身影呈出微弓的姿态,手臂上的寒毛倒竖,电蟒咧开嘴盯着同样凝聚能量的判官,声音挤出牙缝。

    “听说你进监狱前,奸…杀了不少女学生啊……”

    电弧在精壮的上身疯狂的跳跃,握紧的拳头随着五指张开,电流在指间交织纵横,他左胯的调制器此时出警告的震动。

    他的声音还在继续:“…..没让你进Z6变成实验对象,有些可惜。”

    “那也用不着你来提醒——”判官大吼,蓄积能量的手指极快的画出几个字眼。

    霎时。

    十余步距离,电光愈耀眼,就在判官落下最后一个笔画,那边的电蟒双手猛的合击,高举过头顶,全身交织的电流轰然炸开。

    这片黑夜,全是青白的颜色。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待到睁开,人形的火柱映入视野之中,判官身上的衣物、毛都这瞬间燃烧了起来,皮肤焦黑裂开,能见到里面猩红的肌肉。

    身体抽搐了几下,带着火焰轰然倒了下去。

    而另一边,就在电光照亮黑暗,穿着皮衣裤的阴女陡然出现在周锦视线盲角,高跟鞋在对方后背一蹬,后者跌跌撞撞前扑的时候,反手回抓。

    后面却已经没有了人影。

    偏头的一瞬,杀意陡然袭来,周锦背后一痛,身形几乎是条件反射,顺着对方的力道扑去一辆轿车车尾,转身背对车厢。

    此时与她交手的变革者女人,与以往的瞬移异能者不同,对方就像知道她会进攻某一个地方,很快的消失掉,只要视线一旦偏离,那女人就会瞬间出现在看不见的角度,给予一击。

    此刻,四周的战斗逐渐进入尾声,过来交河市的十余名变革者,或死或逃,剩下一部分已经重新被抓捕起来,打上了镇定剂。

    电蟒脱力的被磁王搀扶起来,东方旭已经带着之前红玉和另一边两耳挂着耳机的男子过来。

    “那个会瞬移的女人真的太弱了,要是武者有这样的能力,早就杀了穿短裙的女子不知多少遍。”戴着耳机的男子笑着说了一句,并不在意磁王和电蟒俩人不善的目光望来。

    “那女人代号阴女,异能是特殊里的瞬移,不过她的异能特点,是被动触,会瞬间出现在对手视线盲区,很难缠。”东方旭凭着记忆的里对对方的印象,解释道。

    红玉环抱双臂,哼了声:“听声辨位面前,这个女人只有挨打的份。”

    说完,放下双手,朝那边走了过去。

    “我去解决她。”

    就在迈出两步时,转过一圈的悍马又驶了回来,胖子抓着车门扶手,指着不停变换位置的阴女,大吼:“救周锦啊——”

    “我知道!别对我吼啊!”马邦踩下油门。

    车灯照去的方向,身体撞在车厢,周锦后背火辣辣的疼痛,血滴洒落在车厢盖上,手掌陡然一推,身体反方向躲避,阴女的身形呯的落在刚刚她站过的位置。

    锋利的匕扎进车尾箱。

    阴女没有看狼狈躲开的对手,而是看了眼四周,一起过来的同伴或死或逃,她又不是蠢人,再待下去,自己也会走不了的,更加不愿意回到那个狭小的牢房里待着。

    回头,狠狠瞪去周锦:“下次,别再让我碰到!”

    脚一蹬尾箱盖,朝着冲来的悍马扑了过去,就在快要撞上的瞬间,女子的身形陡然化作虚影。

    前方,黑暗之中的路面,皮鞋踏踏的狂奔,然后跃起。

    一名西装的男人提着极长的刀,轰然冲出黑暗,进入车灯范围,就在女人快要消失的刹那,拇指推开了刀柄,寒光唰的随着刀身闪出。

    御魂!

    刀光仿佛斩裂空气一般,呈出了波纹的扭曲,正冲过来的耶律红玉表情愣了愣,猛的停下脚步,视野之中,血雾漫天飞舞。

    戴着耳机的男子也在刀劈斩出的一瞬,摘下了耳机,脸上露出了认真的表情,“这一刀,还有点师父的五分火候……”

    冲破护栏过来的悍马车窗,陡然出啪的一声,有黑影砸在了车窗上面,鲜红的颜色将窗户挡住,惊得马邦猛的一打方向,撞去旁边的一辆轿车,胖子捂着脑袋抬起视线。

    只见挡风玻璃前,是一条穿着皮裤的断腿,高跟鞋都不知甩去了哪里,几根白皙的脚指头还在空气里微微抽搐。

    而原本快要消失的女人落了下来,重重摔在地上,抱着平齐切开的大腿根部,看着不断涌出大量鲜血的断口,出凄厉的惨叫。

    灯光的边缘,黑暗里,一身西服的身影落下来,握刀的手朝上,翻飞半空的刀鞘,迎着刀尖锵的一声合拢,随后随手负在身后,夜风拂来时,衣角轻微的抚动。

    目光冷漠的看了一眼地上断腿的女人,举步走过满地鲜血,朝周锦过去。

    “你还要多练练,遇到不同的对手,必须要有不同的方法,不要用蛮力,你的天赋是什么,别忘记了!”

    艳丽的脸上露出妩媚的笑容,周锦忍着疼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我就是看看你是不是会出手,知道你会帮我的……”

    这时,那边的东方旭带着一行人也过来,夏亦看了眼地上惨叫的女人,伸手摸了摸周锦的脸庞:“她交给你了。”

    “嗯。”

    出温柔的声音同时,女人的双唇轻轻在夏亦手背上啄了一下,转身走去阴女,捡起地上摔落的匕,直接骑在对方身上。

    “不用下次见面了,贱……人。”

    双手握着匕刺了下来——

    *********

    “东方局长,下一步是不是直接找林渐渊了?”

    夏亦迎着东方旭等人过去,平淡的话语里,目光也扫过了耶律红玉,和脖子上挂着一对耳机的男子,之前他一直在观战,对于女子表现出的战斗力,颇为有些惊疑,隐隐感觉到这女子身上,有股红石波动的能量。

    短暂的思索里,东方旭开口说道。

    “通勤局高层可不是吃素的,林渐渊有什么动作,其实早就被猜到了,上面之所以撤销副局长的位置,就是逼迫他做这种事,毕竟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大家都不好动手,免得寒了其他异能者的心。”

    “嗯,我和林渐渊的事,也该了解了,那你们先去,我打一个电话。”夏亦收回视线,转身,边走边掏出手机,拨去一个号码。

    许久都没有人接听。

    身影保持握手机的动作,站在照来的车灯之中,夏亦眉头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