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两百零二章 局长之争
    初夏的大雨持续了几天,阳光刺破阴云,在城市上空绽放的时候,残留的雨渍顺着屋檐凝聚,缓缓滴落下去。

    别墅内。

    带着残羹的空碗、空盘堆积在桌上,夏亦等人坐在沙、或站在附近看着饭桌上,埋头大吃的娇小身影,胖子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与对方比较了一下,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小狗女的异能,怕是‘吃’才对吧,不然这小身板怎么装的下去。”

    周锦交叠着腿,坐在旁边餐椅上,看着满嘴是油的女子,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然后出了一口气。

    回到别墅已过去了几天,夏亦专门雇了一个大厨给犬女做菜,毕竟之前答应过对方,自然是要办到的,只不过几天下来,郭满媛就像吃不腻一样,每天胃口都出奇的好,众人还未上桌,她就已经开始吃了,待大家吃完下桌,她还坐在位置上。

    那边沙上的夏亦倒是不关心会不会吃坏肚子这种事,起身走到犬女旁边椅子坐下,“哪天打伤你的人,你看清楚他的样子了吗?”

    “呃?”从碗里抬起大花脸,犬女愣了愣,嘴里塞满了食物,看着夏亦眨了几下眼睛,“什么…..呃…..好像没看清……啊…..不过很厉害啊,我都看不到他…..出手…..”

    食物堵着喉咙,使劲的咽下去,又说:“.….然后……我就死了,呃…..应该是死了吧…..我感觉自己都变硬了。”

    “是你太没用了。”周锦翻过裙下白皙的大腿,哼了一声。

    马邦整个人都朝侧面歪了一下,可惜什么也没看到。

    “能弹飞子弹,还能精准的射在犬女眉心,非常厉害。”夏亦并不盲目,这样的技艺,他也能做到,不过是依靠在共鸣兵器的情况下,而对方仅仅只是武者的话,当初那个御洗池前与对方相比,恐怕真如东方旭所说。

    十个御洗池前也不过是对方几个照面的功夫。

    不过可惜的是,夏亦并没有那个叫白宁,或南方武者组织一点情报,就连磁王和电蟒也是第一次听说。

    又问了郭满媛一些南方的问题,后者大多并不清楚,之前也只是回程的路上,临时接到东方旭的调遣,过去探查,一心急着完成任务,就和同伴稀里糊涂的撞了上去。

    而这中间一切的因由,夏亦心知肚明,起因其实还是在他身上,犬女和她的同伴不过是送死的棋子罢了。

    “夏亦….能不能等我吃饱了再问…..”

    犬女看了看才隆起一点的胸脯,嘴上带着饭粒的看去夏亦,小心的翘起一根指头,声音很小的说道:“…..再上一盘菜好不好?”

    “没事,你慢慢吃。”夏亦并没有继续问下去的意思,让马邦通知厨房里请来的厨师再抄一点菜时,外面有一辆小货车驶了进来,停在铁栏门外,按响了一声喇叭。

    黄红绿三人连忙过去,让那小货车倒进门,胖子迎过去,那司机还是熟人,正是上次深夜送货的那位,俩人攀谈一阵,便是货箱门打开,里面摆放了三个箱子,还有一柄用草藤缠住四周的大铁锤。

    “上次是一大捆兵器,还以为你们拿来干坏事的,这次三件都是动漫武器,你们这些有钱人真是有钱没地方花了。”

    那司机看了眼别墅,叹口气,将里面三个木箱拖了出来,夏亦过来时,他已经打开了盖子,拨开面上的一层干草,里面是用气泡膜包裹的一柄兵器,撕开外层,能听到叮叮当当的铁链碰撞,完全撕开的时候,铁链连着铁护臂一起掉了出来。

    链接的另一头,是带锯齿的短刃,然而刀身宽大,刻有大量的纹络,可以充当血槽,不过光是刀口上的凸起的齿口,就能轻易将人或动物身上的血肉撕裂,血槽的作用只能充当装饰了。

    “混沌双刀?”马邦作为游戏迷,第一眼就认出了这兵器。

    那边,夏亦伸手过去,将这对双刀握在了手里,沉重的质感,比之前在岛国使用的那把要好上太多,拇指轻轻在锋口拨弄一下,他能清晰的听到来自刀身的低吟。

    他嘴角上泛起了微笑。

    “看来路铁匠,这次真的用心了。”

    “可不是,路铁匠这半个多月,天天抱着动漫琢磨,我好几次去那里拉货,看到他还亲自画图,勾勒细节,来的时候,他让我转告夏老板,第二批有点犯难,就先送三件过来,另加一柄大铁锤。”

    说到这里,那司机转头望去周围:“对了,谁是夏老板?麻烦签字。”

    “我就是。”

    夏亦看他有些惊疑的表情,接过运输单,在上面签下名字后,走去第二、第三个木箱,里面各躺着一柄兵器,其中第二个箱子里,是一柄重剑,剑口无锋、尖口带弧度,身面厚重无光,伸手掂量了一下,足有七八十斤。

    清单上,有它的名字:玄铁重剑。

    当然,路铁匠也不会真的有玄铁来铸剑,只是标明了这把兵器的来源,最后一个箱子,倒不是稀奇的东西,也是夏亦之前在岛国用过的双刃覆甲钩。

    在质量上,自然也是最好的。

    就在夏亦接收这批兵器的同时,远去北方的某座大都市,午后的阳光慵懒在照进窗棂,光尘飞舞之中,会议室里弥漫烟雾。

    长长的会议两边,坐满来自其他城市的通勤局组长,也有异能者在里面。

    严肃的氛围里,没有人说话,林渐渊双手平放,端坐在椅子上,目光与其他人一样,齐齐看去位,一名花白头的老人,着中山装,面容严肃。

    “.…..陈桥市的临时监狱被人袭击,从传回的报告里,是有人从内部破坏,劫走了一众犯人!”

    老人的拳头敲在了桌上。

    “.…..我很想知道诸位现在的感受,这是通勤局二十年来,最大的耻辱,要不是林渐渊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汇报了此事,我们甚至还有迟上一天才知道生了这样的事!”

    会议室安静,能听到老人重重吸气的声音:“加上前段时间,行动组副局长杨森泰牺牲,上面的大人物动气了,让我们一个月内,将这两件事一起办妥,查出杨森泰确切的死因,第二,破坏陈桥监狱的是谁?”

    拳头重重的敲响,声音也拔高响彻会议室。

    “.….别拿监管外的异能者说事,他们还没有那个能耐——”

    会议长桌两侧,一道道身影在这斥责的话语里,大气也不敢出,位上,老人面色缓了缓:“时间还有一点缓冲的余地,之前,内部里有传出要废掉那条规章的闲言,现在,全部都给压下去。”

    “是!”众人齐应了一声。

    老人满意的点点头,站了起来:“杨局长牺牲,但行动组不能没有人领导,这样的关头,更不能少…..”他目光扫过众人、扫过林渐渊、东方旭、陈沙……

    林渐渊面无表情的挺直了身子,对面的东方旭看他一眼,只是笑笑,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

    前方的老人目光扫过一圈,重新坐了下来。

    “我意,各城市分部,设立局长,暂时由原组长做代理局长,全权指挥,而通勤局副局长暂时撤销,总部往后只能有一个局长,此事,我已经向上面打去了报告。”

    这句话淡淡的,长桌两侧的各城市组长兴奋的表态,林渐渊也笑着应了一声,随后转回脸,却几乎在同时咬紧了牙关。

    盯着桌上的矿泉水瓶子,眸底闪过了一丝厉色。

    “呵呵…..这群普通人,终究不会让我们有出头之日。”

    桌子下面,一双手掌捏成了拳头,微微的颤抖着。

    “那就别怪我了。”

    他心里闪过这句话。

    散会后,径直的离开了,东方旭跟着走出来,初夏的阳光里,那道离开的背影汇成一道剪影,映在了眸底。

    对方许多的盘算终于还是被轻飘飘的一句话,给掀翻了。

    “恼羞之后,你会做什么呢?”

    东方旭抽了一口烟,神色肃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