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咦,我的胸呢
    闪电划过云间,青白的电光持续闪烁,大雨还在下着,此时的天地都陷在阴沉沉的氛围里,弥漫的水汽在车轮下搅的四溅。

    夏亦坐在车里,沉默的望着外面连天雨线,身后长江之上的金雕大桥已经远去数十里,前方公路不时有车灯照过来,相错过去,溅起的积水扑在车窗上,他坐在那里,出神的看着水渍一点点从玻璃上淌下。

    世事无常。

    一年多年,他从青龙山逃离出来,让追捕的东方旭强行接触红石,原本是想要对方体会他受到过的苦难,或许对方遭受过了,然而整个事情却是走出了不一样的轨迹,林渐渊要变革通勤局,感染了负面情绪的东方旭成了他暗中的盟友。

    行动组副局长杨森泰察觉到了林渐渊的动作,让夏亦去杀他,夏亦又反过来,将消息透露给林渐渊,暗地里,他们在通勤局如何交锋的,夏亦不清楚,但是所有事情被他这样一搞,提前爆了。

    如何除掉杨森泰,谁去坐那行动组副局长的宝座,夏亦并不关心,只是这一系列的变故,把着急赶回来的犬女牵连了进去。

    “我只想知道,犬女是谁杀的。”

    他低喃一声,周围也没人说话,毕竟朝夕相处的同伴死去,对所有人来讲都是一个打击,就在此时,前方开车的马邦闪烁了几下灯光,猛的一踩刹车,往路边靠了过去。

    “有辆车突然横在前面。”胖子在副驾驶位上喊出声音。

    旁边的女人转过目光看去夏亦时,后者睁开的左眼眯了眯,‘哗’的打开车门,周锦连忙拿出雨伞撑开,跟在后面,第二辆车的磁王、狂鼠、电蟒三人也跟着过来。

    前方,橘黄的应急灯光在路边雨幕里一闪一闪。

    同样也有几道身影走出车门,为一人,一身黑色制服,俊朗的脸上带着伤疤,右手上,是特制的金属拳套,朝过来的夏亦迎了上去。

    “夏亦,我…..”

    东方旭的声音响起在雨帘的一瞬间,迎面走来的身影脸上,是冷漠到极致的表情,皮鞋猛的溅起了地上积水,手臂抬起,西服的衣角唰的一下洒开,一拳推出。

    对面,东方旭大吼:“听我说——”本能的出拳相迎。

    黑色手套的拳头与金属拳套碰撞在一起!

    呯——

    金属扭曲的声音瞬间炸开,两人衣服都在激荡的劲力下,向后吹的扬了起来,落下的雨线在两人之间化作水珠朝四周飙射而出,那东方旭踏踏踏的连退几步,后背撞在商务车车门,触动了警报器,嘟嘟的响个不停。

    对面,夏亦也后退了两步,一击过后的伸臂横到一边,拦下想要上去交战的周锦、磁王,胖子抱着一柄刀冲过来:“老亦,接刀,砍杀他——”

    取过一柄唐横刀,夏亦并未动手,站在雨帘之中,看着对面并无大碍的东方旭:“看来这就是你的异能?”

    “这些不重要,夏亦你听我说。”

    东方旭取下手套,丢给旁边的组员,摊开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我只是帮犬女送回来,我知道你们跟她感情好……”

    雨中的一行人并没有理他,加快了脚步,直接越过对方,将两名行动组员挤到一边,夏亦拉开车门,里面平放的座椅上,一具尸袋安静的放在那里。

    “小狗女…..”胖子低喊了声,眼睛跟着红了起来。

    马邦拉着他时,夏亦腮帮鼓胀,走进了车里,将尸袋拉开一截,露出的是郭满媛毫无血色的脸庞,闭着眼睛,安静的趟在里面。

    额头上的齐刘海,被夏亦挪开一点,眉心陷出一道小洞,那是弹头造成的,站在车门的周锦和胖子闭上眼睛,将头转去了一边,不忍再看下去。

    坐在尸袋旁边的夏亦,指尖轻轻抚过犬女冰凉的脸庞,情绪压抑的张开双唇:“谁杀的……”

    “这当中有误会。”

    东方旭在外面开口,走过来,被磁王和电蟒拦下时,车里,夏亦偏过头,右眼陡然睁开,朝他大吼:“我问你,她是谁杀的——”

    咆哮轰的一下,将四面车窗震的破碎四溅,直直垂下的雨线曲散开,整个车身都在吱吱嘎嘎的摇晃,尸袋里,尸体的额头有黄橙橙的东西,从脑袋里挤了出来。

    门口的几人也被这声震的后退,马邦挨的太近,被直接震飞一米多远,摔在积水之中,爬起时,东方旭已经走了过去,推开身边递来的铁手套。

    “我亲自过来,就是要跟你说这件……”

    咳咳咳…..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咳嗽声在车内虚弱的响起,打断了他的话,东方旭愣了一下,车门附近的周锦、电蟒、磁王、胖子、马邦也一个个愣在原地,目光齐齐望去车内,脸色都变得不自然了。

    就在旁边的夏亦表情也怔了怔,侧面平放的尸袋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回过头,一枚黄橙橙的弹头叮叮当当的落到了他脚边,原本里面安静躺着的女子,苍白的脸上渐渐有了红润,眉心的血洞收缩,闭合的眼眸,睫毛微微抖动。

    然后,唰的一下从尸袋里坐了起来,双唇微张,出了第一道声音。

    “好饿啊…..”

    缓缓转过脸来,与旁边正看她的夏亦视线对上一瞬,眼睛陡然睁圆,哇的一声就扑了过去,双手紧紧搂住夏亦的脖子,趴在他肩膀上,眼泪鼻涕流了出来。

    “夏亦,我以为我死了啊.....”

    “那个家伙一挥刀鞘,就把子弹弹过来,打在我脑门上,到现在都好痛。”

    “夏亦,你怎么在这里啊,我是不是真死了。”

    …..

    喋喋不休说了一通的时候。

    “咳咳——”周锦在外面干咳一声。

    正抱着夏亦的女子斜过视线,看到一众人站在门口看她,吓得松开双臂,连忙从夏亦身上下来,曲着双腿坐在尸袋里,看着他们,小声道:“你们…..怎么来了?”

    “你是真的死一回了。”

    夏亦也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伸手撩起犬女额头上的刘海,那么弹孔还有一点印记在那里,但血肉基本已经愈合,“只是…..怎么会活…..”

    对面的犬女眨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抚摸额头,颇为惬意的眯起眼睛时,陡然一下双手摸去胸口。

    尖叫起来。

    “——我的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