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从天而降
    呯!

    嘭——

    黑色的拳头结结实实打中御洗狩,身体在直冲的巨力下,撞碎了一张座椅,身子都在撞击中翻腾半圈,狠狠撞在侧方的行礼架,朝里面凹陷了进去一点,又是哗啦一声,人拉着行李架一起落了下来,将一名乘客砸晕过去。

    这片刻间的金属恐怖扭曲声,震的周围乘客和空姐耳朵疼,胡安莉看着弹到鞋边的几枚行李架碎片,睁大了眼睛,愣愣的站在那里,其他一干人大气都不敢喘。

    乘务长的目光悄悄移到乘客中间,希望还有的安全员能站出来制止,然而没有人敢将头抬起来,每次航班不止一个空警,只是他们也是练过的,面前这两个人展示出来的东西,已经远远出了他们的常识。

    尤其扒飞机上来的那人,根本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形容,就算拿着枪械,他们怀疑自己是否能制服对方,或者说,接下对方那毁灭性的一拳。

    悄悄看了一眼过道那边的夏亦,安全员们又将视线埋了下去。

    过道,黑色的皮鞋踩着一地碎片走动。

    “御洗狩,起来!”

    一片狼藉里,垂下的氧气罩摇晃,下方的身影推开压在身上的座靠,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胸腔传来的撕裂剧痛,让他英俊的脸都扭曲起来。

    倒梳的背头,也凌乱的搭在额头上,看上去非常狼狈。

    “乌鸦真的厉害……”御洗狩抹去嘴角的鲜血,艰难的挤出笑容,“……但想要我束手就擒,你早着呢。”

    脚步走出,擦去血迹的手,陡然伸指戳在胸口几个穴位上。

    他身子陡然抖了一下,脚步继续往前走,另一只手也同时戳在小腹,接着肩膀、颈侧、手臂、肚脐…….身体猛的一震,原本因为疼痛而抖的身躯,渐渐停止下来。

    手指曲成拳头,捏紧,全身骨骼都瞬间出一连串的‘咔咔’轻响。

    “我和我哥哥御洗池前学的东西不同……”

    然而,对面的夏亦根本不给他说完的机会,猛地推了过去,脚落下地毯,两边的座椅都被震的哐哐抖动。

    黑色拳头,带出了破空声。

    御洗狩脸色狂变,双掌交叠,与打来的拳头相触,呯的传出闷响,霎时间,巨力硬生生压着他的双手推到胸口上。

    双臂麻震痛,跌跌撞撞的后退两步,脚踩下去,地毯下的铁板都出难受的震动声,转身抓起地上倒塌的座椅,想要阻挡一下对方攻势。

    几乎就在御洗狩防御、后退、格挡的过程之中,夏亦不断推进,双拳怒啸横挥,暖黄的舱内壁灯之中,双臂如同双鞭,挥出无数残影。

    “来啊!!”御洗狩抓着座椅准备反击的一瞬。

    对面,带着残影的重拳怒轰而来。

    ——级机炮拳!

    轰!

    正中座椅的一瞬,后面的御洗狩平滑出半步的同时,更多的拳影怒砸而下,一记记重拳,带着残影如同雨点般密集落下。

    一拳、两拳、四拳……格在中间的座椅在顷刻间,化作大大小小的残骸、碎片,里面的零件都在雨点般的击打下,轰轰轰的朝四周飞溅。

    “啊啊啊——”

    御洗狩随着拳击不断的震抖,出歇斯底里的声音,响彻在机舱内。

    只剩最后一层铁板和软垫,惊骇的扔了出去,他转身欲逃时,铁板呯的翻飞,白色衬衣的身影轰然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肩膀。

    低沉如恶魔的口吻响了起来。

    “我兄弟,我自己都舍不得责骂……”

    对方声音里,御手洗陡然反击,去抓肩上的黑色手掌,夏亦曲掌成拳横砸,“.…..你算什么东西!”

    顿时打在他耳根下,整个人横飞出去,掉在两名乘客的腿上,后者连忙从座位上起来,连滚带爬的逃离这里。

    夏亦冷漠的踩着碎片吱吱嘎嘎的走过去。

    翻倒在座位夹道里的御洗狩挣扎着爬出来,之前他封堵了痛觉,就算被打中也不会觉得疼痛,但是身体传来的迟钝,让他明白身体终究要撑不住了。

    “你哪只脚踢的我兄弟。”

    走来的身影站定在他后面,回头,夏亦只是那么看着他,然后,抬起脚猛地踏在御洗狩的左脚上,整张脚掌连带鞋子,啪叽一声,踩成一滩模糊的血肉。

    纵无痛感,也让御洗狩看着自己的脚变成一摊烂肉,忍不住叫了出来。

    悄悄看着这边的乘客、胡安莉、王新颖等空姐吓得双手捂住眼睛跟着“啊——”的尖叫出声。

    “呵呵…..”

    地上,御洗狩陡然张开嘴,露出沾着鲜血的牙齿,狰狞笑出来,拖着已废的左脚,按着旁边座椅起身。

    “.……呵呵…..哈哈哈哈——”

    夏亦被他癫狂的笑声弄的有些意外,就在这一瞬间,原本癫狂大笑的身影忽然:“啊!”的出悲戚长吼,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转身、猛蹬,朝右面的机舱窗户撞了过去。

    “不要——”胡安莉和乘务长出惊呼。

    此时,被暴虐袭遍神智的夏亦也不管不顾的冲了上去。

    那边,三层圆窗都在这惊呼里嘭的撞碎,纯粹的武者之躯,犹如钢铁般硬生生的连带舱壁一起撞出一个大洞来。

    冰冷的气流挤进机舱形成倒流将周围几名乘客朝外面卷去的时候,夏亦紧跟撞出机舱的身影,滚落到机翼。

    就这时,背后破洞内,传出孩童的尖叫,一名儿童抱着座椅被气流拉出了洞口,冲向夏亦。

    背对的身影侧脸看了一眼,随手一拳。

    呯的扇在座椅上,连带里面的孩子砸回机舱内,胡安莉和那名乘务长以及一众安全员冲了过来,有人抱住了从座椅里抱出哭喊的孩子,胡安莉大喊:“把洞堵住——”与几名安全员从行李架里翻出几口行李箱,、或断裂的座椅,堆到洞口。

    “来几个人帮把手!”有人呐喊起来。

    几名男性乘客也在此时鼓起勇气冲了过来,互相将这些东西抱住,手拉这手固定在洞口处,将气流隔绝在外面。

    好在现在飞机已经在返航,距离地面将近两千左右的高度,若是万米高空,这些人都会被强烈的气流卷走,飞机的外层也会被撕下。

    中午明媚的阳光下。

    站在机翼上的两人,身体强度远常人,但在呼啸的气流下,也被吹的歪斜。

    “夏亦——”

    拖着血肉模糊脚掌的身影呈出了疯狂,噼啪两声交手偶,他仿佛爆出了所有的力量,借着气流歪倒的一瞬,一把抓住夏亦的脚脖。

    眼眶充血,嘶吼:“一起死啊!”

    然而,不等他拉扯,同样疯狂的夏亦,脚掌一蹬,身体直接俯冲扑了下去,骑在了御洗狩身上,并不在意扑在脸上的气流,双拳疯狂的挥出。

    乘马机炮拳!

    轰轰轰…..

    ……轰轰轰!

    御洗狩的身体犹如筛子般抖动,脸上的皮肉、骨骼存存碎裂,溅出的惊人鲜血,与骑在身上的夏亦一起从高空坠去了地面。

    *****

    下方,警车云集,在出事之后,机场这边果断联系了警方,夹杂其中的,还有几辆黑色商务车,陈沙抽着烟,眉头紧皱的看着已经被控制起来的马邦。

    “你家老板到底又什么疯,就不能安稳一些日子吗?”

    “是一个岛国人,他把我老板的兄弟,打的快死了……”

    戴手铐的老马蹲在车轮边抽着烟回了一句时,陡然有湿迹落在他脑门上,伸手抹去:“下雨了?”

    “大晴天哪儿来的雨?”

    陈沙说完,头上也感觉到凉意,伸手摸了摸,看着指尖一侧是嫣红的颜色,黏黏的,他抬起头望去时,周围观望飞机的警察,还有百仁市通勤局行动组成员都叫出了声音。

    “有人掉下来了——”

    “是夏亦(老板)!”陈沙和马邦烟头都从嘴里滑下来,落在地上。

    伴随漫天血肉落下的,还有骑在尸体上的夏亦。

    被血水、脑浆浸湿的双拳依旧不停的殴打已经只剩下半截的脑袋。

    下方。

    回过神来的俩人大喊:“救人啊——”然而,哪里会有气垫。

    不远的悍马内,打开的车门之中,一道黑影陡然从几名检查的行动组成员身边飞上了天空。

    黑羽大张。

    名叫‘九爷’的乌鸦,出嘶鸣的人声:“——护驾!”

    远方的四周,响起无数叽叽喳喳的啼鸣,原本成群结队从南方回来的鸟群也陡然折转了方向,朝这边飞来。

    一片片翅膀在天空拍动的声响里,云集出如同阴云般的鸟群。

    层层叠叠的朝坠下的身影,涌了过去。

    对于天空陡然出现的变化,不管是地上的人,还是正处于下降返回的航班里,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这是拍电影吧……”

    胡安莉揉了揉眼睛,然而成群结队出现的鸟群真真实实的出现在下方的视线之中,成千上万的小型鸟类张开翅膀与同类拼接在一起,仿佛就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滑翔伞,密密麻麻的鸟爪,抓住了夏亦身上能抓住的一切。

    将下坠的度渐渐缓了下来。

    五百米…..

    夏亦终于停下了挥砸的拳头,还有更多鸟爪扯住了他衣服,甚至皮肤。

    三百米!

    他看着面前连半颗脑袋都被打没了的身体,猩红的眼睛恢复了些许神智,绞着的双腿松开,让尸体坠了下去。

    一百米。

    地面下方的人,看着缓缓下降的身影,已经忘记了要做什么,对方就像西方里的天使一样,只不过带了一对更加巨大的翅膀,出现在众人视野里。

    二十米的时候,鸟群渐渐散开,夏亦呯的从半空稳稳坠到地面,溅起一圈灰尘,贴着地面朝四周扩散蔓延开来。

    一时间,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止了下来。

    周围,警察、通勤局成员。机场高层呆呆的注视着荡起尘埃的人影,不时有人抬头望去天空,又打量地面,有种不真实的错觉。

    ******

    ‘九爷’趴在车顶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累死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