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兵器大师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天皇御下最强
    楼顶,夜风呜咽。

    “乌鸦…..”

    蹲跪楼顶边沿的浅草美子说出别扭清脆的两个汉字,从瞄准镜里望去下方,一身黑色西装的夏亦单手拄着灯柱,柱身还在顿下的余力之中,嗡嗡的颤抖。

    跨出阴影的身形持两柄打刀,般若面具里的双眸没有一丝波澜,升上天空的烟花爆开,光芒照着两人闪烁。

    面具后的眼睛就在这顷刻,陡然一厉。

    岛国刺客脚下蹬出,一步之间化作一道残影穿过烟花的光芒,双刀左右划出银芒的同时,对面的夏亦,脚下一踢灯柱,尾端擦着地面溅点火星飞了起来,呯的打在右侧刀锋上,火花跳出了的瞬间。

    夏亦身形猛的一转,单手抓着的这端,全力就是挥开,就像挥动球棒,狠狠砸在左侧打刀

    金铁交击的声音在街道上炸开——

    刀锋随脚步在动,两柄打刀划出的刀影重重叠叠,空气中全是两人手中兵器打出的呯呯呯声响,无数的火星都在残影交击之间跳了起来。

    天空烟火的光芒陡然转暗的瞬间里,最后一声呯的金属碰撞溅开火花,夏亦挥舞的手臂停了停,手指下的灯柱凹陷,捏出了指印,猛的挥砸。

    刺客后退,一脚蹬上身后的墙壁,踏踏踏几步跃上了半空,灯柱挥砸下来。

    那是轰的一声。

    蛛网裂纹在墙壁‘咔咔’的声响里扩散开去,大量的砖屑都在灯柱的这一击里朝四周飞溅,半空之上的刺客,整个身体夸张的扭转,两柄打刀回刺夏亦头颈的部位。

    整个情形都是让人眼花缭乱的高进攻、躲避,仅仅几个呼吸之间,就算楼顶上瞄准街道的狙击手也难以借助瞄准器看清俩人的身影。

    哗——

    灯柱沿墙壁飞擦过,夏亦挥开手中铁器迎向刺来的双刀,灯柱旋转舞开,侧面的墙壁带出一道道刮痕,碎裂的砖块、灰尘四溅,仿佛整堵墙面都在疯狂的重击下震动。

    某一刻,搅动的三柄兵器当中,那刺客半空双刀一合,猛劈在灯柱上面,双刀左右一分,寒芒划开铁皮,在黑暗里割出一道裂纹来,出金属撕裂的扭曲声。

    夏亦戴着黑色手套的拳头,轰然冲出。

    又是一烟火升上天空,嘭的炸开。

    灯柱撕裂成两截,一记重拳穿过两柄打刀下方打在岛国人腹部的同时,刺客一脚也蹬在对面身形胸口上,呯的一声闷响,将夏亦踢的倒飞过并不宽敞的路面,摔去对面街沿的阴影里。

    刺客踩着墙壁卸力,持着双刀呯的落地,握刀柄的手按了一下中拳的腹部时,陡然朝侧一扑。

    对面街沿的阴影里,一道黑影飞出。

    撕裂的半截灯柱轰的直插在他旁边的墙壁砖石里。

    夏亦擦着口角的血迹走了出来,左眼血丝泛起,蔓延瞳孔。

    对面,刺客也从地上起来,往后看了看插在墙砖里还在微微晃动的灯柱,般若面具后的双眸露出兴奋,变得通红。

    “乌鸦…..你是值得让人正视的对手,我御洗池前,天皇御下最强,向你讨教,决生死——”

    “正有此意。”

    夏亦横臂一抬,停在路边的轿车后备箱猛的弹起,布都御魂飞了出来,刀身出鞘,呯的插在他脚边。

    然后,拔刀。

    两人几乎同时朝对方冲了过去,撞在一起。

    *******

    离此并不远的另一侧,临近动物园方向。

    夜风挂着路边林野摇晃,元旦夜晚旁边的工地显得静谧,只有吊塔上还有微弱的灯光,附近一辆小货车闪烁了几下车灯。

    片刻,前方同样一辆小货车晃晃悠悠的开过来,远来的货车窗户降下,露出满脸胡渣的脸。

    “夏老板的人吗?”

    “对,工艺品都在里面吧?”

    “全都在里面,我把门打开,你们点点。”

    “不用了,路铁匠安排的,信得过,把门打开,我们装车。”

    那司机点了点头,下来给胖子和马邦一人散了根烟后,走去车后,将货箱门吱嘎一声打开,“里面放着两摞兵器,长短不一,具体数量这里有张清单,要是数量不合,你们给老路打电话,没意见就把字签了。”

    “这是什么东西,老亦买的这是什么……”

    “好大一坨。”这是马邦的声音。

    不久之后,两人连带司机帮忙,三人将这些兵器合力搬入另一辆车内,然后离开了这边,但此时市中心那边人潮拥挤,观看烟火的人太多,交通管制也严,便是去往夏亦之前预定的方向过去。

    一路穿行中,天上的烟火还在不断绽放出炫丽的彩光。

    闪烁的烟火照去的偏远街道,也有警察在这个夜晚巡逻,此时街边两旁的商铺大多在早早关了门,有些在家里与家人一起吃饭,或聚集市中心,观看烟火。

    一辆印有巡逻二字的电动四轮巡逻车驶过一段十字路口,车上只有一名看上颇为年轻的警察,拿着手机边驾驶,边跟家里人汇报平安。

    笑容满面。

    “换岗还有一个小时,爸妈你们先吃,别等我…..”

    “.….好的好的,换了岗我立即就回来。”

    “嗯,知道了妈,会注意安全的,不过我是人民警察嘛,才刚刚上岗,怎么也要先做好本分。”

    …..

    聊了一阵,车上的警察将手机揣进兜里,又拿起对讲机跟所里汇报了下巡逻情况,继续前行,大约行至一半,远方的烟火声已经渐小了,相对的,巡逻的这条街上变得更加安静,前方他看见一辆小货车过去。

    “这么晚工作的,看来还不止我一个啊…..”

    他驾驶着巡逻车,自言自语的笑了笑,随后跟着货车拐去路口的时候,货车已经消失在街道另一边,心中却是泛起一股古怪的不安,出于职业的习惯,停下巡逻车在黑暗里安静的听去。

    隐约的烟花爆响声里,相邻的一条街上,好像传出打铁般的声响。

    呯呯呯呯——

    刀锋呼啸,金铁交击出狂暴的声响,夹杂跳起的火星闪烁,满地的墙砖碎屑都在两人脚下呯的打飞出去,击附近一辆轿车上,凹陷进去,警报声响彻幽暗的长街。

    其实,夏亦从林渐渊口中知道有岛国刺客要杀自己后,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引诱对方上钩,当知道市中心将要在元旦这天烟火,他知道这是最好的机会,也是对方想要的机会。

    他让周锦、磁王、电蟒等人暗伏在附近,自己想看看一两人就敢来华国刺杀他的人到底有多少斤两,然而眼下,对方根本不是异能者,从交手了几招,刺客表现出来的力量,是纯粹的武者。

    这是完全潜心修炼十余年,甚至更久的武道。

    如果说他的兵器异能,利用武者的意识、反应来克制其他异能者的话,那眼下这种纯粹的武者便是真正意义上能与他一较长短。

    此时,两人四周的天地都是刀锋撕裂空气的破风声。

    两柄打刀一前一后推来,与布都御魂一碰,刀口抵着刀口哗啦啦的拉出一长串火花,夏亦从下方踢出一脚,对方也同时抬脚,呯呯对撞两下,两人身形拉开几步。

    夏亦脚步踏踏踏…..的回旋,猛的转身,布都御魂飞舞如巨蛇,抽去对方。

    那岛国刺客直接一个后仰,翻上身后的汽车,无形的刀劲从夏亦那边劈过来,车头的大灯就如蝴蝶般化为碎屑飞舞。

    就在刀劲延伸的瞬间,御洗池前脚下一蹬,整辆车都摇晃之中,身形跃了起来,双手一正一反。

    鬼丸!

    半空中的身影仿佛就像在正常的时间里,陡然加了一般,拖着一长串的残影轰的俯冲而下,双刀冷芒挥舞如网状,瞬间逼近夏亦。

    呯——

    布都御魂抵上刀口,那种绵柔的力道让夏亦猛的抽身躲避,旁边另一支路灯被波及,硬生生被切成了三段,正在倒塌下来。

    升起的烟花正在落下。

    御洗池前哪里肯放弃这种优势,脚掌落地的同时,几乎身体还未站起,起了冲势,几步之间,朝着后退的夏亦迅拉近,就在光线暗灭的同时。

    正在后撤的身影手中,布都御魂刷的挥出惊人的涟漪,那边也听到刺客出一声短促的“呃啊!”低吼。

    楼顶上的女人屏住了呼吸,眼睛干涩的看着这一切。

    然后,双刀映着烟火最后一抹光芒飞上了天空,然而,御洗池前轰然冲入去势已老的长刀范围,一手抓住夏亦握刀的手腕,另一只手直劈颈脖。

    夏亦抢攻,黑色手套一把捏住对方手掌,轰的一下将御洗池前撞向路边的轿车,车身左右摇晃出刺耳的警报,撞击的那面车门,车窗也哗啦连响,震碎洒落,无数飞溅的玻璃渣滓,布都御魂也在此时脱手而出,钉在布满斑驳的墙壁。

    洒落的玻璃碎片之中,夏亦黑色拳头落下对方面门时,御洗池前猛然间抱住他,身子在凹陷的车门里一弓。

    双臂勒紧了敌人,轰然冲去那边的墙壁——这是岛国相扑的绝技。

    夏亦手肘猛击对方肩膀,脚下奋力一踩,另一只手穿过御洗池前的腋下,猛的面向墙壁,就是一记过肩摔。

    顷刻,御洗池前陡然收回手,压在夏亦的后腰,止住摔势,反手勾住对方颈脖,陡然暴喝:“啊——”

    夏亦整个人被反向扔飞出去,轰的砸向桥车,整个车顶都陷了下去。

    双刀嗡嗡的在天空回落。

    被御洗池前伸手接过,在手中舞动两下,垂在了两边身侧,就那么走向陷入车里的敌人。

    “我御洗家,是天皇御下世代近卫,也最强的,岂是你们这种走捷径的异能者所能比?”

    脚步慢慢前行。

    “.……除去天皇心里的羞恼,就是我御洗家该有的职责,乌鸦,向天皇谢罪吧!”

    就在他快走近车头时。

    不远的街口,一辆汽车开了过来,车灯打在他脸上,胖子和马邦的声音响了起来:“老板(老亦)!!”

    几乎同时响起的还有,从另一边街口过来的巡逻车。

    身穿制服的身影跳下车,举着手里的枪,朝持刀的御洗池前大喊。

    “警察!放下你手里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