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侯不归 > 第2章 阿婆
    .

    医院不是个好地方。

    江又灵对这里的印象,截止在幼年的时候。

    镇里认识的人都知道,小外孙每次一病,黎家阿婆便紧张的不得了,半夜三更也要上镇里最大的医院挂号。

    那时,镇医院的大楼才新建没几年,墙壁还刷得粉白光整,不似如今这般斑驳的模样,玻璃窗也是明净透亮的,更不像现在,块块都显出浑浊的黄,太阳光滤进来,大白日里也像黄昏。

    那个时候,阿婆也才四十出头,嗓门透亮,神完气足,丝儿还是漆黑的。

    江又灵不曾想到,多年以后故地重游,竟是这等光景。

    “阿婆病了。”

    “噢...怎么就病了?”电话那头,温温柔柔的女声显得有些诧异。

    江又灵捏了捏手机,“嗯”了一声,手心有些濡湿。

    对面也沉默下来。

    他们交流的太少了,彼此连说话都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相顾无言。

    顿了一会儿,对面才轻声的,语调有些不自然的问道:“那...她...严重吗?”

    这对犹如陌生人的母子,竟是都不能好好的,叫自己的母亲一声妈。

    江又灵听不出女人到底抱着怎样的情绪,只能强调:“嗯,病的很严重。”

    在他的印象里,阿婆从没把自己的病带进这所医院,有点头疼脑热的也总是自己扛着,实在扛不住,便去老张医生开的小诊所里吊瓶水,说什么也不肯进这座镇医院,好似它会吃人。

    可这一回,她却不得不常驻这地方……

    那么,一定是相当严重了。

    “是什么病?”

    “……还没查出来,阿婆之前在家里晕过去,镇医院这边出结果要三天……阿婆还躺在医院里。”

    江又灵很久没说过这么长的话了。

    少年人的音色天生冷淡,像块浓缩的薄荷,清醒又薄凉,尾调里潜伏着辛辣,猝不及防的刺人。

    电话对面血脉相通的陌生人,显然只能感受到他的冷漠,而并不能不能体味出...他在诉求什么。

    “要打钱吗?我把钱转过去。”女人还是用着温温柔柔的语调,仿佛是世上最体贴的母亲。

    江又灵的眼睛微微睁大。

    电流将千里之外的声音一板一眼的传过来,声被放大,音被收尖,刺得他耳膜疼。

    江又灵明白,女人是在委婉的拒绝回来探望她的母亲。

    “暂时不需要钱……”他深吸一口,闭了闭眼:“……只是我一个人,害怕照顾不好阿婆。”

    睫毛的影子垂落在浅色的虹膜上,随着他的呼吸颤抖,里面藏着几乎是哀求的东西:“……你能不能,回来看一下她?”

    亲口说出害怕这种词汇,已经是江又灵示弱的极限了。

    “……让你叔舅帮忙照顾一下,我这里一时走不开,你妹妹正在高烧……”

    江又灵直接挂了电话。

    少年的脸色甚至意外的很平静,这个回答甚至在他的意料之中。

    但他不想再听她说什么。

    他看的出来,阿婆平日里就算嘴上不说,还是想念自己女儿的。

    毕竟是一二十年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女儿。

    堂屋里母女合照的相框,被擦拭的一尘不染。

    否则,江又灵又怎么会去求一个对他而言,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挂了线,他便把手机还了回去。

    旁边正在抽烟的叔舅愣了一下:“这么快?你妈怎么说?”

    江又灵摇了摇头。

    这时,手机又响了。

    叔舅只好止住话头,接听,不停地说:“嗯!唉,对!啊?不回来?”

    “噢……这样啊,那……好,你放心看好孩子。”

    “好好好……没事,你放心……”

    江又灵走开几步,站到窗户边,扶着有些变形的金属窗框推了一把,滋啦——

    外头的光清凌凌的照景来,外头的树梢上,几只鸟雀被这噪音惊的扑棱着翅膀要飞走,见到窗口露出来的人,却都不走了,齐刷刷落回树梢上。

    有只呆头愣脑黄莺的爪子没踩稳,吧嗒一下滑下去,掉到半空才好险止住了势头,扑棱棱的飞回来。

    树上的鸟齐刷刷的转过头来看它,黄莺被吓的一跳,怂怂的往旁边缩了两步。

    江又灵目光淡淡的,那声音让他心中有些烦躁。

    窗外恰巧传来翅膀的扑棱声,他便闲极无聊的扫了眼动静的源头。

    一群鸟立时息声静气,挺着胸牌整整齐齐站成一排,迎接长阅兵似的。

    江又灵静静的看了两秒,习以为常的移开视线。

    鸟雀们却因为这一眼,胸膛挺得更高了,各个儿像被皇帝提了扁牌的庶民,自豪的祖宗十八代都放光彩。

    眼见叔舅的电话一时打不完,他瞧了瞧天色,想着若是阿婆醒了没人照看,抬脚就往回走。

    树上的小家伙们见着大人物一走,老老实实立正一会儿,呼啦一声全飞了,一群鸟唧唧喳喳的满医院乱蹿,雀跃的很。

    清清脆脆的鸟鸣声也不扰人,像春天里钻出来的嫩芽儿,反添了些鲜活朝气。

    黎家叔舅挂了电话,看着小孩儿的背影叹了口气:“这个淑兰啊......真不像话。”

    “苦了这孩子了。”

    ……

    回到病房,刚一开门,就听见阿婆的声音:“阿灵啊,是你吗?”

    这世上没有比这个人更了解他的了,即使病着,也能听着脚步声把他认出来。

    那声音很细,平日里的中气像被抽干了,虚弱得江又灵心里酸。

    他猛地推开门,三步并两步跨过去,俯过身去,把脸颊搁在老人枕头边,轻声问:“阿婆,有没有不舒服?”

    阿婆脸色还有些苍白,睁开的眼睛里却盛着慈祥的笑意:“没有,阿灵别担心,我这睡了一晚上啊,感觉好多了。”

    她说着,还扯着嘴角,略显吃力的气冲他笑。

    “都怪阿婆不争气,让我们阿灵受苦了,这几天没吃好吧?看你这脸色,又没睡好吧?又做噩梦啦?”

    江又灵听着她絮絮叨叨的说话,心中鼓鼓胀胀的,又酸的不行,一时间百味陈杂。

    “吃的挺好,看看,还给您带了鸡汤。”

    他说着,小心翼翼的将老人家扶起来,老人家听了很是开心,声音都亮了点,小孩儿似的笑:“阿灵给我炖的呀?”

    阿婆还虚弱着,话说的很慢,却含着满满的喜意:“那阿婆可得好好尝尝......”她说着,却咳嗽起来,一声接一声的,有点喘不过气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