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侯不归 > 第1章 江南小镇
    .

    梦里不知身是客。

    贪不贪欢,都意兴阑珊。

    屋外雨声朦胧,积水从檐上青瓦里笠下来,连成一纵纵的丝,密密地敲在青石板上,听在耳边总觉忽远忽近的,和这梦一样不真切。

    江又灵按着额角缓缓坐起来,脑子里像塞了一团无序乱麻,一阵阵的疼。

    视觉渐渐清明,他下意识的环视周围,周遭熟悉到的环境让他松了口气。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七次从梦里惊醒了。

    这经历,让他这些日子里,总产生脑子里头多出了什么东西的错觉。

    可每当江又灵主动去回忆梦见了什么的时候,脑子里却又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他虽然有些特殊,可以往十四个年月,也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形。

    江又灵按了按太阳穴,甩了甩头,抛开这些思绪。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少年叠好了被子,走到窗户边,一推窗板,一蓬雨水泄下去,哗啦一声响,他顺手抄起边上的叉竿,把窗户支了起来。

    雨声合着微凉的水汽扑面而来,让人脑子随之一清。

    “手扶栏杆望水流...”

    大清早,隔壁刘老头又在放昆曲了,老头儿耳朵有点背,收音机开的能传十里远。

    “水网哪里归大海啊,人到何处是尽头噢......”

    他轻轻叹了口气,转头出了房门,将堂屋后门门栓打开,小菜园里窸窸窣窣的响动霎时一静。

    江又灵朝那方向瞥了一眼,淡淡的收回视线,径直经过后廊,到水房里洗漱。

    背后,虫蚁又开始窸窸窣窣的乱窜,菜园子呼啦一下又活泛起来。

    江又灵没管他们便去了厨房。

    锅台上烟清灶冷。

    江又灵看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如果是平日,阿婆天不亮就会起来给他做早饭,他洗漱的时候,阿婆便已经将热腾腾的粥饼端上了桌,然后吆喝:“灵啊,来吃——”

    她总是怕他饿着。

    江又灵卷起袖子,揭开砂锅,去看炖了一夜的鸡汤。

    然后他又叹了口气,他这些日子叹的气,几乎比前面十几年加起来还多。

    两天前,阿婆在屋里晕过去,他当时还在学校上课,也幸亏阿婆白日里不关门,被现的早,几家邻居帮忙送到了医院。

    之后就是检查和住院观察。

    小镇里的医院设备落伍的厉害,病因直到现在还在查。

    江又灵陪了一天夜,昨晚叔舅来换了班,他才有机会回来收拾一下,寻思给阿婆补补身子。

    可过去十几年,阿婆就没让他沾过厨。

    这一罐子鸡汤看起来能喝,还亏得被熬汤的老母鸡基本没怎么挣扎......江又灵要拔哪儿的毛,人家就恭恭敬敬的把哪儿伸过来,主动到恨不得自己跳进锅里。

    江又灵去死寂的园子里摘了两颗小白菜,又煮了锅青菜粥,自己吃好后,便清洗干净保温桶,装好了鸡汤和粥。

    然后去换了件老棉布衬衫。

    这衣服虽浆洗的极干净,料子却已经有些白了。

    他不是没有别的衣服,平江市的父母年年都会邮大堆衣服过来。

    全都没拆封,都还簇新的放在柜子里。

    只是这身衣服,是阿婆踩着缝纫机一针一线裁出来的,最合他的身,也最合他的心意。

    况且,江又灵穿什么都好看。

    他提着不锈钢保温桶,撑着把老黑伞就要出门,临行犹豫了一下,又转回去加了件毛衫,初春的寒气还没走尽,他虽然不怕冷,但不能让阿婆担心。

    隔壁刘老头的戏,已经在放了不知几遍了。

    江又灵打着伞从檐下经过时,正有女声娇娇的唱:“落花有意随流水。”

    又有粗犷男声默然的接:“流水无心恋落花。”

    少年人撑着伞,脚下踩着积了一汪汪水的青石板,边上是条清幽幽的河,背后还在唱——

    “却是为何?”

    “只因他有奔投沧海之志。”

    他将饲料一路散进河里,平日里怕人的野鱼儿,此时却尽数蹿了上来,争先恐后的争着食儿。

    走过小石桥时,两条金红尾鳍的鲤鱼跃出水面,出稚嫩的童音:“多谢!多谢大人!”

    江又灵点了点头,刚走到岸上,脚边一滩水荡起圈圈波纹。

    水做的小人慢悠悠的从里头拔出手脚来,撒欢似的歪歪扭扭跑了几步,吧唧摔在他的鞋面上,星星的溅了几滴水在少年的裤脚上。

    小人惊恐的脸都变了形,一时间不敢抬头,讨好的用身体蹭鞋,直到檫得纤尘不染。

    江又灵把脚撤到一旁,看他一眼:“行了。”

    小人身子一僵,旁边几汪水中无声的冒出几颗和它一样的小脑袋,探头探脑的朝这儿张望。

    江又灵继续走路:“不怪你。”

    小人一动,甩着手臂叽叽叫了几声,急急忙忙跑出去,跳回了水洼里。

    河里顿时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几条小鲤鱼笑成一团。

    这便是他的特这便是他的特殊之处。

    江又灵从小,便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比如这几条鲤鱼。

    江又灵没再搭理它们,再走不远,就是医院了。

    他需要给阿婆陪夜。

    阿婆身边,已经没有别的人了。

    江又灵两天前就托人带话,给班主任请了两个星期的假,以他平日里玩儿似考第一的成绩,没受到丝毫阻碍。

    早晨医院大门还没开,江又灵从侧门进去,寻到健在医院最里头的住院楼爬上去。

    小镇医院没有电梯,二十多年的老楼梯几乎给人走出了包浆,在昏沉的光线里亮。

    江又灵上到四楼,从走廊里经过,脚步声有些回荡,响得吓人。

    医生已经开始查房了。

    病房门都开着,一个个病房里都躺着人,醒着的,这时都在朝他张望。

    江又灵睫毛颤了颤,脚步顿了一下,闭了闭眼,然后加快了脚步。

    走廊里散着冰冷的消毒水味,刺得他鼻尖酸。

    有个年轻护士从他身旁经过,回头看了一眼,眼里迸出些惊喜:“又来看奶奶啦?”

    江又灵点了点头,“嗯”了一声,透亮的瞳仁映出她的影子,像松针的光影掠过琥珀。

    他向来不爱说话。

    但没有人会因此嫌弃他寡言无趣。

    小护士看了看少年拿着东西的手,美滋滋的帮人去推门,殷勤的像平日里最被她不屑一顾的追求者。

    江又灵习以为常的道了谢,语调和以往的千百次一样模式化,然后便走了进去,第一眼就看向他的阿婆。

    阿婆闭着眼躺在雪白的病床上。

    他走近几步,直到可以听见对方均匀的呼吸声,又看了眼床头搁着的监测仪,显示屏上光波起伏正常,才松了口气。

    看他似乎站在床前呆,守了一夜的叔舅迎上来,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说:“孩子,辛苦你了,不过也别太担心,医生说应该没多大问题。”

    江又灵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只是一边放东西,一边睁着眼睛,直直的看向挂在架上,不时翻起一阵气泡的输液瓶。

    透明的药液一滴滴落下来,寂静的淌进针管里,连向老人的静脉。

    他碰了碰老人连着针管的手,有点凉。

    于是小心翼翼的将那只青筋凸起,满是褶皱的手移到自己温热的手掌上,又用另一只手虚虚拢住。

    抬头看向阿婆苍白干瘦的脸庞,江又灵突然现,原本骨架高大身体硬朗的阿婆,不知什么时候缩了水,整个人陷在白的扎眼的病床里,竟显得格外的“小”,干瘦的几乎只剩下一团。

    旁边的叔舅叹了口气,一点也不在意他的敷衍,只有唏嘘。

    一个才十四岁,刚上高一的孩子,碰到这种事不慌的六神无主已经够难得了,还能要求什么?

    他摸摸口袋,摸出个压扁了的烟盒,手顿了顿,又放了回去。

    沉吟一下,走过去拍了拍江又灵,转着连向门口示意一下。轻声说:“跟我出来一下。”

    江又灵迟疑了一秒,轻轻放下阿婆的手,静静的跟着出去。

    还是先前那条走廊,这时候门都关上了,整个过道细细长长的,更阴沉了几分。

    叔舅没停,一直往外走,一边走,一边从烟盒里抽出支烟来,也不点,就用熏黄的指头夹着。

    外头雨已经停了,半荒的草坪和花坛里上有蛙声,隔着黄的玻璃传到走廊里。

    “叔舅,昨晚谢谢您了。”

    走在前头的中年男人眉头一皱:“什么话!你阿婆也是我姑妈!”

    江又灵不为所动:“您也有您的事。”

    男人手头的烟抖了抖,回头瞪了眼:“再有天大的事,也没你阿婆命重要!又不是外人,都是亲戚!能帮就帮!什么麻不麻烦的!”

    江又灵眼中略微波动,“嗯”了一声,不再多言。

    到了院子里,男人咔嚓一下把烟点上,抽了两口,烟雾缭绕里眯着眼,把手机递过来:“拿着,知道你妈电话吧?

    他愣了一下,接过手机,迟疑的点点头。

    叔舅又抽了口烟,脸上纵横的沟壑邹成一团:“我寻思啊,你阿婆生了这么大的病,就你一个也不是事,给你妈打个电话,最好让她回来趟。”

    江又灵有些犹豫。

    男人叹了口气:“这也是为了你阿婆好。”

    江又灵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喂……”

    他张了张嘴,但“妈”这个字到底太过陌生,一时间没能叫出来。

    “是我。”江又灵在电话这头叹了口气,平静的眼睛里涌出些莫名的情绪:“嗯…有事,阿婆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