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神话之我是传奇 > 第357章 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第三更)
    公元前257年,邯郸。

    长平之战,致使赵国失去了大部分的主力军队。

    随后秦国对邯郸长达数年的围困与攻伐,更是让曾经繁华的邯郸近乎成为人间炼狱。每日都有人因为伤痛而死,每日都有人因为饥饿逝去,每日都有人为了丁点的食物而丧命。

    在这种艰难的环境下,赵人正是凭借对秦国的恨意坚持了下来。

    秦国质子异人逃离邯郸,如果放在平时也就罢了,虽然赵国面子上有些不好看,但也无足轻重。毕竟能成为敌国质子的人,哪个不是被各国皇室放弃的无用弃子。

    但此时不同,秦国屠戮赵国数十万大军,致使家家披麻戴孝。

    而在这种情况下,有人公然放走了秦国质子,这是什么概念,这是叛国,背叛人民的行为。

    因而当消息传出,顿时在邯郸引得轩然大波,所有牵扯此事的官员无不被抄家灭族。

    但仅仅将这些背叛国家的人抄家灭族,还远远无法平息人们内心的愤怒。他们需要敌人的血,需要以敌人的血肉来平息怒火,来告慰牺牲的亲人,来宣泄这些年的恐惧与愤怒。

    一时间,处死秦国异人妻子的呼声响彻邯郸。

    在这种情况下,已经近乎穷途末路的赵王自然不会选择对抗汹涌的民意。为了让百姓能够心甘情愿的为自己出生入死,能够不惜一切地保护邯郸的安危,他果断将异人的妻子以最狠毒的刑罚处死。

    凌迟!

    将秦国质子异人的姬妾赵姬,以及长子、次子赵政,统统处以凌迟之行。

    李昊行走在邯郸的街道上,望着周围听闻要凌迟秦国公子而欢呼雀跃的人群,以及满脸喜色向着行刑现场汹涌而去的赵国百姓们,默默叹息一声。

    此时的赵国与秦国,就如后世的华夏与日本,法国与德国。

    可以想象,如果在南京大屠杀后,有日本人落在有亲人牺牲的华夏人手中,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下场。

    生吞活剥,丝毫不夸张。

    此时邯郸的赵国百姓刚刚经历了长平之战的惨烈,又经历了被秦国围攻数年的无奈,心中的怒火早已经无法抑制。

    他们需要宣泄,以敌人的血肉,以敌国王室的尊严,来宣泄心中的愤怒与恐惧。

    可能很多人会觉得太过残忍,又或者觉得不切实际。

    但事实上,史书曾经隐晦的描述了秦始皇悲惨的童年。

    《战国策·中山策》中白起与秦昭王的一番对话,可以大致看出当时的赵国庆幸。

    武安君曰:“长平之事,秦军大尅,赵军大破;秦人欢喜,赵人畏惧。赵人之死者不得收,伤者不得疗,涕泣相哀,戮力同忧,耕田疾作,以生其财。今秦军破赵军于长平,主折节以下其臣,臣推体以下死士,至于平原君之属,皆令妻妾补缝于行伍之间,臣人一心,上下同力。”

    可以说,当时的赵国就类似希特勒时期的德国,全国上下无不被民粹主义所笼罩。秦始皇身为帝国王室公子,身处这样环境下的敌国,所受到的待遇完全可以想象。

    而事实上,秦始皇也曾以直接手段,告诉我们他对赵人的痛恨。

    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曽提到:“十九年,王翦、羌瘣尽定取赵地东阳,得赵王。引兵欲攻燕,屯中山。秦王之邯郸,诸尝与王生赵时母家有仇怨,皆阬之。秦王还,从太原、上郡归。”

    阬之!

    即坑杀!

    在秦始皇一统天下后,只有三次出巡的记录。

    而其中之一,就是为了坑杀邯郸的赵人,足以想象他们对童年的秦始皇,留下了何等深刻的印象。

    哪怕是数十年后,秦始皇也铭记于心。

    刑场。

    当李昊赶到这里的时候,此地早已经被无数的赵国百姓围满。

    高台上束缚着三个人,一位妖娆美艳的妇人,两个年龄并不大的孩童。其中一个孩童约莫五岁左右,已经没有了声息,头颅上鲜血潺潺染红了衣衫。另一个只有三岁大小,被疯狂的人群吓得瑟瑟发抖,正是未来的秦始皇。

    赵姬发如墨,肤如雪。

    她有着一张无暇的鹅蛋脸,双眼狭长若狐媚般勾魂,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欲语还休,樱唇琼鼻无不是典型的东方美人模样。

    只是此时,赵姬却显得异常狼狈,涕泗横流,满脸污秽。

    赵姬悲痛欲绝,声若杜鹃啼鸣道:“我求求你们,放了我儿吧,他还小,什么都不懂。你们要杀就杀我,我求求你们了。”

    她话音未落,下方传来赵人悲愤地高吼:“秦人来时,可曾想过我们的孩子什么都不懂!”

    “对,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呸,杀了他们太便宜他们了,我要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以告慰我那可怜的孩儿。”

    赵人沸腾,纷纷高呼。

    一时间,现场喧闹之声如雷,直吓得赵姬脸色发白,双眼无神,再也没有了声音。年幼的始皇帝更是吓得面色铁青,根本说不出一个字来。

    行刑官神色冷峻,没有丝毫的怜悯。

    赵国有今日,全拜秦国所赐。

    莫说只是两个秦国的妇孺,就算是百万秦人在眼前,他也能没有丝毫犹豫的下令杀之。

    时间,就在这种氛围下缓缓流逝。

    行刑官看了眼天色,冷漠道:“时辰已到,准备!”

    “且慢。”

    行刑官话音未落,一道平淡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语。在众人错愕疑惑的注视下,李昊脚踏虚空缓缓走上行刑的高台。

    众人见此,无不神色微变。

    修行者!

    如果说在后世,修行者还是神秘的存在。但在战国时代,在百家争鸣的年代,就算是乡间老民都知道修行者的存在。而这一切,都得益于诸子百家数百年如一日的宣传,以及走遍天下每处角落的传道行为。

    正是诸子百家先贤们的付出,才缔造了这个难得的修行盛世。

    故而当众人看到李昊的手段,顿时明白这是位修行者,还是手段不凡的修行者。

    行刑官双眼微眯,冷声道:“阁下何人,可知扰乱刑场乃是大罪?”

    李昊平淡道:“贫道通天,自海外而来。初入宝地,却见如此惨绝人寰之事,实在有些看不下去。”

    众人闻言,无不皱眉。

    行刑官冷笑道:“惨绝人寰,秦人杀我国人时,你可认为那是惨绝人寰,又可曾阻止。今我杀秦人,你为何感觉惨绝人寰。你们道家不是奉行无为,讲究顺应天意,怎么又觉得惨绝人寰了。”

    李昊眉头微挑,略带诧异地看了眼行刑官。

    他道:“贫道非道家之人,至于阁下所言,倒也有些道理。如此,贫道就直说了,此子与我有缘,却是不能让你们害了他的性命。

    不过贫道料想你们也不会服气,便给你们一个机会。今日贫道站在此地不动,若是有人能伤及贫道一根寒毛,则此事吾再不插手。”

    众人闻言,无不满脸怒色。

    尤其是行刑官与周边的赵国士卒,更是呲目欲裂恨不得吃了李昊。

    这是什么意思!?

    挑衅啊,赤果果的挑衅。

    什么叫能伤你一根寒毛就算输了,你这是认为我赵国子民百万,都无人能伤你分毫喽!?

    冥冥之中,他们仿佛感受到了李昊话中的潜台词。

    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