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向上的阶梯 > 第一章 兄长如父
    天地齐暗,风雨如磐。

    脸色雪白的贾栋材象木桩样杵在窗前,呆看着窗外的风雨。

    梦是假的?

    老子是学园林的,知道如何养花种草不奇怪,脑壳里怎么就多出一整套的污水处理流程?

    真的是菩萨托梦?

    除了老子是怎么吃的牢饭,以及那套污水处理流程外,脑壳里全他妈的是鸡毛蒜皮的琐事?

    突然‘嘭’的一声门响,一位穿着白大褂、头发滴水的年轻人冲进了贾栋材的住处,两三下扒了湿透了的白大褂、衬衫、西裤,训斥道:“发什么愣?赶紧去帮忙!”

    “哦”,回过神来的贾栋材连忙脱掉汗湿未干的旧T恤,踢掉塑料拖鞋穿上球鞋,光着膀子跟哥哥跑出去。刚才还空无一人的楼道里很热闹,楼下院子里汪洋一片,污水已经漫到一楼的门口,大家都在忙着把那点可怜的家当往二楼搬。

    一帮傻屌!

    壮硕的贾栋材跑下楼,几个急步冲到水泥栏杆尽头,跳进了齐腰深的污水中。突然被冰凉的雨水、污水一激,刚才还有点懵的贾栋材彻底回了魂,急忙扭头道:“满哥,下水口堵了,再搞两个人来!”

    “哎!”

    白净健壮的成国栋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抓了两个壮实点的同事跟着跳进污水里,边朝着老弟的方向趟过去,边远远道:“怎么样?”

    已经蹲到水里摸了一遍的贾栋材抬起头,揩了把脸上的污水,呲着一口白牙道:“堵住了,搞个大脚盆来。”

    “哎”。

    热心肠的成国栋连忙趟回去,从女生那搞来两个大脚盆,四个壮小伙子把堵住下水口的杂物捞走,黄浊的积水打着卷地奔涌而下。

    见小院里的积水不涨反退,一楼的人也不搬东西了,大家开始忙着生火做饭。这两年医院里大搞建设,单身汉、单身女们都住进了前辈们不要了的小套房,但单位食堂也没了,他(她)们只好三四成堆地搭伙做饭。

    贾栋材哥俩特殊些,俩人的人缘都不错,但没哪个愿意跟他俩搭伙。原因无它,也不关成国栋的事,只因为贾栋材什么活都不会干,而且饭量足有旁人的两个大。要不是这小子是省大正牌子本科毕业,别人还会以为他是师大或师专出来的正宗‘造屎机’。就前几天,还有阿姨问这家伙是不是在县中教体育,正好她儿子不会读书想练体育,能不能让他帮着带一带。

    当完了活/**,一身污秽的哥俩站在屋檐下,就着飞泄而下的水柱冲洗干净,拎着湿球鞋上楼做饭,走在前面的成国栋突然快意道:“细毛,王国庆死了。”

    王国庆?

    落后哥哥一台阶还比他高的贾栋材愣了神,脑壳里马上浮现出高一时,他被一伙天宝伢子堵在宿舍里、厕所里按着打的画面。

    “他老兄残了不?”

    “伤到了脊椎,刚往省里送,估计希望不大”,刚说到一半,多少有些快意的成国栋猛然回头,古怪道:“你怎么晓得?”

    我怎么晓得?

    脱口而出的贾栋材脸色雪白,在刚才那梦里边,王国庆和他老兄骑摩托车冲下山崖,一死一残。跟着救护车去天宝的医生,正是自己满哥,回来后还说那是报应。

    “怎么了?”

    “满哥,我”,贾栋材连忙紧走一步,揽着哥哥的脑壳,小声道:“莫讲了,我们回去。”

    “你”,成国栋脸色瞬间雪白,想起当初老弟对天发誓要搞死王国庆两兄弟,该,该不是这混账伢子?这伢子是有前科的,高一讲要打死他大哥、二哥,高二过年时就打断了大哥三根肋骨。隔一年,这混账伢子又在寒假里,当着他二嫂娘家人的面扇掉他二哥六个牙齿。

    急步进房,怕得发抖的成国栋立即揪住老弟的耳朵,将高他一头的贾栋材痛成只躬背虾,沉声骂道:“是不是你搞的?”

    “松,松手,跟我有根毛的关系。”

    “少来,我刚从天宝回来,你怎么晓得王国华残了?”

    解释不了,贾栋材怎么跟哥哥说,这些都是他梦到的,只好赌咒道:“我发誓,绝对跟我没关系!”

    成国栋半信半疑,松开手小声道:“那你怎么晓得?”

    “菩萨托梦!”

    “你想死!”

    气急的成国栋一巴掌扇过去,手明眼快的贾栋材赶紧躲过,夺门而逃。可是逃到楼道里时,贾栋材想起梦里的那些事,突然间有种想哭的冲动,黯然转身回屋。

    贾栋材从小就不是个听话伢子,成天不是撵鸡就是打狗,有时发起癫来,连野蜂窝都要去捅一捅。启蒙后,是同母异父的满哥哄着、骂着、打着他读书,直到他初三毕业后突然醒悟,才考上全省唯一的重点大学。刚进高中时,因为性子暴经常跟同学冲突,还是满哥给他遮风挡雨,直到高二他猛然蹿到一米八三,才没人再敢跟他耍横。

    往事历历,将来模糊,但在梦里边,贾栋材不上进不争气,结婚、买屋要满哥帮钱,连父母的身后事都要满哥出面才风光大葬。世人都讲长兄如父,但对于他贾栋材来说,同父异母的兄长皆是路人,同母异父的满哥才是打断骨头连着筯的手足。

    “滚进来!”

    脸色铁青的成国栋将老弟拽进屋,急声道:“冯大龙靠得住不?”

    “满哥,我真是梦到的,不信你自己算算时间。我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是什么时候去的天宝?”

    关心则乱的成国栋一算时间,不禁长松了口气。细毛早上六点多回来的,卖完鱼就蒙头大睡,连午饭都没吃,哪有那个时间跑七八十里路去花桥作恶?

    “真是做梦?”

    “我骗你有钱拿?”

    一提到钱,成国栋倒想起了件事,轻松道:“姆妈的住院费付清了,以后莫每天夜边去电鱼。每日睡四五个钟头,你真以为你是铁打的?”

    贾栋材不禁鼻子一酸,姆妈只生满哥没养,到头来却要满哥付医药费,真是枉为人子。

    “好了,好了,姆妈也是我亲娘,炒菜吃饭”。

    无债一身轻的成国栋拿起门边的菜袋子,转身进了乌七抹黑的小厨房,跟进来的贾栋材看着满哥熟练得洗菜、切菜,突然觉得自己也该学着干点家务,连忙帮着剖鱼。看着老弟那憨头憨脑的样子,成国栋就觉得欣慰又好笑。

    这家伙很孝顺,懂事后上山能砍树,下田会插秧收稻,一百三四的粪桶挑得有模有样,但从来不沾家务事,平时连扫帚倒了也不扶。现在好了,终于知道学着干家务了。单位上怎么能和农村里比?要是一点家务都不会干,以后结了婚生了子,还不得成天跟老婆吵吵闹闹?

    可正剖鱼的贾栋材象是碰到鬼似的,从来没摸过的菜刀仿佛听得懂人话一样,剐鳞、剖腹、花刀……,这是怎么了?尤其是抽鱼筯,他敢发誓从没看过别人给鲤鱼抽腥筋,新昌人吃鱼也没这习惯,可他随便两刀、随便两拍就把白色的腥筋抽了出来。

    “去扯几根葱、芫荽。”

    “哦”,正惊愕的贾栋材连忙下楼,冒雨到院子里,从以前家属们遗留下的几个破花盆、烂瓦罐里,扯了一把小葱、芫荽。他还没醒过神来,莫非真是菩萨显灵?

    王国庆的事还能说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脑子里的污水处理流程和刚才那一幕呢?

    “细毛,快些!”

    “哦,来了”,贾栋材连忙抓着小葱、芫荽走上楼,正等着的成国栋接过切碎,撒进翻滚的锅里稍烫便关火起锅。只见缺了个口子的粗瓷大碗里,汤白菜绿,香味扑鼻。

    两兄弟端着红烧鱼、新电饭煲来到客厅,旧方桌上蛋饼金黄、清炒小南瓜绿红相间。狼吞虎咽过后,成国栋满足地摸着腆起的小肚子,打了个饱嗝后好奇道:“细毛,你还梦见些么事?”

    “多着呢”,扫尾的贾栋材将剩菜剩汤全倒进嘴里,又啃完早上剩的两个馒头,这才咂吧着嘴惋惜道:“光记得一些鸡毛蒜皮的狗X事,有用的连根毛都记不清。”

    “讲讲,还记得么?”

    贾栋材回忆了一阵,剔掉那些不得志,能让人高兴的也就是满哥的事。满哥今年能考到省医学院的研究生,三年后考到沪市医大读博士,好象是五年后还是年后,沪市医大再并入复旦。反正他毕业时,拿的是复旦医学院的博士学位证,高兴得老娘直抹眼泪。

    老子一个地专生,能考个省医学院的研究生就是祖坟冒烟,还能考得到沪市医大去读博士?吹吧,继续吹吧,有心教育老弟的成国栋乐呵呵的,逗老弟道:“还有呢?”

    “满嫂长得齐整,也是当医生的,屋里还蛮有钱,”

    一提这个,伤过心的成国栋不禁黯然,打断道:“哎,你呢?鸦溪河上一渔夫,还是新昌街上一地痞?”

    呃,兴头上的贾栋材脸上僵住了。

    老弟脸上变了色,当老哥的反而满意了,起身去了洗碗筷。老弟很聪明,自己苦读十几年才考个地专,这小子认真三年就能考省大,要不是报志愿的时候失误,同济、武大都进得去。可就有一条,这小子的性子跟着贾叔转,说好听点是豁达,难听点就是卵大皮宽,但凡缸里还有把米,就不愁明日起床没粥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