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向上的阶梯 > 第五章 池浅王八多(二)
    黄局长夹着公文包急匆匆地走了,一如他步履匆匆地来。

    这位领导的本职是城建局副局长,园林所所长只是兼职,听说这个所长职务还是县里硬压给他的。起因是省厅、地局成立了园林局,县里也需要成立一个园林所,但奉命组建这个新单位的城建局,没哪个局领导敢接公园这烂摊子,分管城建的钱常委副县长又看不上组织部的提名。结果,这顶鸡肋帽子就被钱大县长,强行按到了他这个城建局第三把手的脑壳上。

    用老油条们的话来说,黄局长是个有煞心的人,通过局办张主任调进来的一个小年轻屡教不改,一连受了警告、记过、降级三个处分。那位老兄扬言要报复,没几天就因为打架斗殴被治安拘留七天,出来后整个人都颓唐得没人样子,最后还是大失颜面的张主任把他调去市政公司守仓库,那事才算告终。处理那件事的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王大队副,就是八年前在黄大局长手上考取的省公安专科学校,其中有什么猫腻,估计有脑壳的人都猜得出来。

    有了那只血淋淋的猴子,即使江义他老爹是局里的二把手,也照样不敢跟黄局长炸刺,在他面前就是只听话小猫或死狗。

    所以,黄局长在所里的时候,全所都规规矩矩的,但他老人家一走,还是会有气急败坏的猴子跳出来发火。

    眼瞅着他老人家走出了含笑林,觉得被人摆了一道的江义立即发作,找不到早躲开了的黎冬,便冲到绿化股的办公室,指着正跟小兄弟冯大龙扯蛋的贾栋材,怒骂道:“豺狗,你这狗操的,你他妈的敢摆老子一道?”

    你他妈的自己要抢功,关老子何事?贾栋材自认在满哥的教育和监督下,已经很与人为善了,如何能受这种鸟气,立即从旧藤椅蹦了起来,攒着沙钵大的拳头冲过去,怒喝道:“你他妈的找死!”

    眼看炮仗样的贾栋材发怒,当股长的邱绍飞连忙拦在两人中间,替手下出头道:“江义,嘴巴放干净点!栋材怎么就摆你一道了?他昨日来所里帮你揩屁股,还揩错了?”

    精瘦的江义伸手想推挡在前面的邱绍飞,怒斥道:“死远些!”

    别人怕江义是怕他老爹,但一脸横肉的邱绍飞可不怕、更不示弱,一巴掌打开推向自己的手,挑衅道:“有种你试试?”

    飞哥还是够义气,被挡在身后的贾栋材心里一热,伸手想拉开替他出头的邱绍飞,却被旁边的老同学刘明亮拖住了,还一个劲地冲他摇头。回过神来的钟阿姨和冯大龙也连忙拖住他,生怕他冲出去跟江义打架。

    江义这王八蛋确实是王八蛋,但这王八蛋的老爹是江副局长,邱绍飞这样的老油条得罪了领导,也就得罪了,贾栋材这样有前途的后生,可不敢轻易得罪局领导。莫看江副局长只是副职,要提拔重用贾栋材不容易,但要坏了他的好事不要太容易。别的不说,单这小子有机会调到局里去时,江局在旁边说几句坏话,当一把手的林局都不得不三思。

    被钟阿姨小声提醒着,怒火中烧的贾栋材悲愤难抑,老子都被扔到公园这烂泥坑里了,还想老子怎么样?如果今天让狗仗人势的江义欺上门,以后还不得让人骑在脖子上屙屎撒尿?

    要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今日不搞死这狗操的,老子就不姓贾!

    没想到,冲动的贾栋材刚挣开强拖住他的刘明亮、冯大龙,黑面黄局便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怒吼道:”江义!”

    卤水点豆腐,敢对贾栋材操娘倒逼的江义,在黑瘦的黄局面前就是只老鼠,听到猫叫就得缩脖子装死老鼠。脸上黑得能当黑板的黄局长,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爱立信手机指着江义的鼻子,蛮横地破口大骂:“江义,贾栋材要是掉了根毛,就别怪老子不给老江面子。莫以为老子收拾不了你,你要再敢跳,老子让你去扫大街,就扫人大门前的大马路!”

    想起悲惨的前同事,脸上涨得通红的江义更不敢放个屁。

    发作完了炸刺的江义,黑面的黄局语气缓和了些,吩咐道:“栋材,方案要抓紧时间,尽量详细一些”。

    “哦”。

    吩咐完正事,刚如怒目金刚的黄局,又恨铁不成钢道:“江义,老江不容易,总讲以前他在乡下太忙,耽误了教育你,再三拜托我多看着你点。你也是二十几岁的人,麻烦你长进些,莫让我成天操心。”

    被人扇一耳光又揉一巴掌,站在那象死狗的江义,不禁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吱唔道:“多谢黄局关心”。

    扶不上壁的烂泥巴,鄙夷的黄局暗骂了一句,吩咐道:“绍飞,你跟江义换个岗位,栋材先到人秘股帮忙,以后由我直管。先这样,我去开会,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讲。”

    一听要换岗到公园股,在绿化股舒服惯了的邱绍飞当然不乐意,连忙追着领导的屁股后面叫屈。可贾栋材见脸色苍白的黎冬站在人秘股办公室门口,不敢回她自己的办公室,联想起昨天和今天早上的事,立即猜到了什么原因,原来领导去而复返,就是她在后面告状。

    刚被领导骂了一顿的江义见领导走了,摆他一道的黎冬又终于出现,立即气冲冲地走过去,想教训教训这女人一顿,却被落在后面的贾栋材几个大步抢了先,挡在了惊恐的黎冬前面。见识过他脾气的刘明亮和冯大龙连忙扑上,挡在两人中间,强行将开始发作的贾栋材拖住。

    “让开!”

    年轻人的面子比天大,刚才是有邱绍飞挡在前面,紧接着黄局又来了,被辱骂了的贾栋材想搞一场也没机会。现在领导走了,本就脾气硬的贾栋材要不搞一场,他的面子往哪搁?

    可晓得千万不能动手的刘明亮挡在中间,低喝道:“发癫是吧?”

    “老子”

    “老个屁!要不要我喊栋哥来?”

    一听栋哥,暴怒的贾栋材稍冷静,可江义不善罢甘休,咄咄逼人地挑衅道:“来啊,豺狗,你他妈的动手啊!”

    被这混蛋一激,贾栋材再忍不住了,怒吼道:“让开,再不让,就莫怪我了!”

    眼看两个人都拖不住怒目金刚样的贾栋材,挺着大肚子的王娓娓出现了,撑着水桶样的腰子,站在人秘股的门口,慢声细气道:“二位英雄,要不要我打个电话,请黄局回来给你们当裁判?”

    祭起了黄局长他老人家的钟馗像,江义悻悻地呸了一口,转身就走。没了出气对象,又被两人抱住贾栋材也只好呸了一口,回办公室生闷气。

    没一会,追着领导屁股出去的邱绍飞,垂头丧气地回来了,一屁股坐在贾栋材桌上唉声叹气。

    “飞哥,谢了”。

    拿过贾栋材桌上的孬烟,郁闷的邱绍飞自己点了一支,不屑道:“谢个屌屌,你会怕他?亮伢子,赶紧爬,赶紧寻路子把你兄弟捞出去,这地方就不是你们这些大学生呆的。”

    刘明亮还没接话,旁边的冯大龙倒抢了先,牛皮道:“材哥是人倒霉卵生虱!要我有他那本事,早就进了两办当秘书,混两年就出来当领导咧。”

    操,正牌子的本科生跑来公园里当工人,这算是什么鸟世道?在领导那挨了批的邱绍飞呸了一声,叹气道:“唉,一时二命三风水,五才是读书,走了,以后要过苦日子喽”。

    唉声叹气一番,一脸横肉的邱绍飞拿起自己的水杯、烟灰缸出了办公室去隔壁的公园股,站在两扇门之间的台阶上,冲还站在那不敢过来的黎冬骂道:“有胆挑事,没胆扛事,你要是个男人,早被别人搞死了!进来,还怕有人敢吃了你不成?”

    害怕江义的黎冬这才过来,小声道:“邱股长,谢谢了”。

    “谢个屌,栋材是人倒霉卵生虱。你,算了,不讲了。栋材,过来”。

    贾栋材连忙从办公室里出来,以前他觉得邱绍飞装腔作势不说还太油滑,今天见人家不惜得罪江义也要替他出头,不禁心生感激和情谊。

    “飞哥?”

    精壮的邱绍飞嘴巴驽了驽正收拾东西的江义,“搬地方撒,没点眼色的东西”。

    谁他妈的乐意跟杂碎坐一个办公室?贾栋材二话不说,回办公室把自己的东西拢了拢,抱着去了公园股办公室,刚到办公室门口,邱绍飞便一点面子都不给江义留,声音大得整个院子都听得见。

    “分下工,栋材归黄局直管,其余的人以前做什么,以后还做什么。还有,黎冬以后不值班,我才不管天晴落雨,我只晓得她一个女子人要是出了事,我飞伢子的皮都会让黄局扒了!”

    此话一出,整个院子都静悄悄的,大家都异样地看向脸红脖子粗的江义。

    难怪平时蔫不拉叽的黎冬敢去告状,原来是有人心怀不轨咧!

    可怒极的江义刚想叫骂,平时谁也不得罪的谢会计出现在人秘股门口,不紧不慢道:“义伢昨日下午在市政公司帮忙,没时间过来值班,林局长、吴局长、周院长他们都在。”

    静悄悄的院子变成了死寂,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邱绍飞悻悻吐了口痰,转身回了自己的新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