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向上的阶梯 > 第七章 池浅王八多(四)
    “怎么样?”

    “砰”

    忿忿的贾栋材苦中作乐,作势瞄准射击。

    没吃亏就好,坐在他藤椅上的刘明亮还算满意,也让凑热闹的冯大龙很是兴奋。别看王娓娓那娘们轻声细气的,其实就是个臭娘们,成天摆着张臭脸不讲,还一点小事都往领导那捅。

    “材哥,就要多怼她!我跟你讲,不用给她面子,晓得的人晓得她是股长,不晓得的人还以为她是所长咧!”

    操,这样的人也能当场长咧!

    两兄弟对视一笑,贾栋材还要在这混,不好得罪人。一只脚离开了这的刘明亮可不管,老同学当苗圃场长没什么,若是让一个技校生压他一头,他刘明亮的的面子往哪搁?

    “龙伢,你也就是敢在我们这牙黄口臭,有本事跟豺狗样,也去怼怼王大美女?上个星期五你迟到,她可是好好教育了你一顿哦。”

    一起厮混出来的刘明亮叫贾栋材一向叫外号,被正主在球场上修理过的冯大龙可不敢,连忙道:“切,想害我?我可没材哥那本事,怼了她,还不得让黄局骂死?”

    见这小子不上当,坐在最里面的邱绍飞起身,扔了支‘白沙王’烟给贾栋材,示意两人出去走走。刘明亮回去看书备考,老万和黎冬都是不掺和闲事的人,但冯大龙正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年纪,见他们两人出去也连忙跟上。

    “滚回去,我们商量工作,你跟来搞么?”

    要说园林所的三个股长,有一个算一个,人缘都不怎么样。喜欢装腔作势的邱绍飞这么训人,家境富裕的冯大龙也不鸟他,张嘴便道:“邱大股长,材哥是老实人,你们勾心斗角就算了,莫连累他这老实人!”

    贾栋材也算老实人?办公室里的人听了都想笑。

    可正窝着火的邱绍飞,巴不得这口无遮拦的混小子撞上来了,立即嘲讽道:“哟哟,一口一个栋哥,嘴巴倒是蛮甜,做出事来狗屎不如!”

    二十啷当的年纪,正是热血过剩的时候,贾栋材身材高大、脾气硬、又打得一手好篮球。个头不高但很壮的冯大龙也喜欢打球,而且很服贾栋材的球技,两人只要不下雨就一起打球,现在邱绍飞诬陷他坑害朋友,如何不火冒三丈?

    “飞伢子,今日你不把事情讲明白,就莫怪老子不客气!惹翻了老子,丢几千块钱出来,包你断手断脚!”

    两人一对骂,三个办公室的人都惊动了,都从办公室里跑出来看热闹。

    没几个人想劝,倒都想看热闹,但机警的王娓娓马上打电话,报告黄局长赶紧过来善后。她不怕两人打起来,有刘明亮和贾栋材在,这两混蛋也打不起来,她就怕冯大龙的少爷脾气一犯,苗圃的事就泡汤了。莫看黄局是副局长,冯大龙他老爹仅是个股长,如果他老爹不答应,即使是林业局的陈局长都不好强压。如果苗圃的事泡了汤,黄局长需要邱绍飞做事,不会过分为难他,最后还不是拿自己这人秘股股长撒气?

    也正如王娓娓预料的,邱绍飞和冯大龙一拉开架势,站在门口的贾栋材和办公室里的刘明亮立即蹿出来,一人一个强行把这两只斗鸡拖开,但也仅是拖开。

    正觉屈辱的贾栋材,以及替老同学不值的刘明亮,还巴不得两人把苗圃的事彻底搅黄,省得被那看似豪气其实阴险的黄大仙再算计。

    “大家都是同事,有事好好讲、莫发火,这样吵吵闹闹,不怕人家看笑话?

    飞哥,你启的头就你先讲。

    龙伢闭嘴!你要是觉得飞哥没理,再吵都不迟!”

    刘明亮这话说得可漂亮,其实阴得很。他又不象贾栋材是农村伢子,他老爹是当官的,而且是大局里的二把手,从小就看多了勾心斗角的事,哪会不清楚其中的鬼把戏?

    他敢肯定,黄大仙一开始就想让冯大龙当苗圃场长,但又必须安抚住贾栋材,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口王娓娓快生崽,让栋材先代理人秘股股长,同时又让冯大龙代理苗圃场长,哄得这两傻小子高高兴兴地替他黄大仙卖命。可惜喽,王娓娓没那么忠心,舍不得让出那位子,现在玩塌了吧?

    “讲就讲!”

    被贾栋材拖着的邱绍飞也真敢讲,所里想搞苗圃赚点辛苦钱以获得更好的发展,冯大龙他爹又管着造林,只好让这小子当场长,这样才能从林业局拿到苗木采购指标。讲的全是事实,但隐瞒了黄局长关于不让私人凑股的打算,可话里话外又有这意思,足够让老油条们听得出来。

    “要论本事,你冯大龙能比得过栋材?还不就是有个好爹,狂什么狂?”

    话音刚落,唯恐天下不乱的江义立即火上浇油道:“龙伢,莫听他满嘴喷粪,领导都还没定的事,他能替领导作主?再讲了,即使是又怎么样?以你的本事,还搞不了个苗圃?放心,哥哥撑你!”

    撑你妈啊,马大龙气得破口大骂道:“死一边去!老子都不知道老子要当场长,你”

    骂到一半,跳起脚来对骂的冯大龙卡壳了,他只是贪玩不是脑壳蠢。刚才黄局把三个股长叫过去开会,讲的就是办苗圃的事,所里想做育苗生意,有路子的刘明亮说了不当,谁还有路子?

    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冯大龙头脑一热,冲着把他俩分开的贾栋材嚷嚷道:“材哥,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没想过要当这狗屁场长。我可以发誓,我要是当了这狗屁场长,全家死光光!”

    完了,等黄局回来,还不晓得要发几大的火!站在人秘股办公室门口的王娓娓,听到邱绍飞逼得冯大龙这样嚷嚷,吓得身体直往下滑,慌得同办公室的谢会计赶忙扶住她。

    眼睛余光瞄到人秘股的动静,被逼着去当公园股股长的邱绍飞更是痛快。他一直反感成天在领导面前打小报告的王娓娓,但也很清楚黄局长的为人,既然决定了搞苗圃那就一定会搞,而且会不顾一切地搞。

    行,反对不了就不反对,但一定要把这阴阳怪气的王娓娓搞掉。要是这娘们还霸着人秘股的位子,一点小事都往领导那捅,大家还想过舒心日子?如果这次能逼着领导让栋材那小子上位,以后大家的日子就能好过不少,起码不要担心一点小事就被领导骂个狗血喷头。

    所以,等冯大龙一发誓,存心挑事的邱绍飞大喜,冲冯大龙竖起大拇指,服软道:“龙伢,你有种,哥哥服你了!”

    江义也不傻,而且更恨把他贪污电瓶车款捅破的王娓娓,见王娓娓吓成了那样,也急忙补刀道:“龙伢,莫吹牛皮哦,男子人讲话可是一口唾沫一口钉!”

    暗中搞事的刘明亮没再添枝加叶,但心里也爽得直冒泡,他老爹当官,他太清楚官员的德性。搞苗圃,想从林业局碗里搞饭吃,哪那么容易搞?

    如果他刘明亮愿意当这场长,保证没别人什么事;他不愿意,那就铁定是冯大龙当场长;最多是黄大仙在豺狗面前讲几句好话,允个兑现不了的诺言,哄得没路子的豺狗不得不给他卖命。嘿嘿,现在多好?冯大龙发誓不当场长了,莫非王娓娓还能当?挑事的是飞伢子,起哄的是江义,自己帮兄弟把事给办了,还不沾一点因果咧。

    见刘明亮一脸贱笑,拉架的贾栋材也反应过来了。龙伢不当场长,那不就成了自己碗里的菜?管他妈的得罪不得罪,先搞个场长的帽子戴着,等转正后参加选调考试的时候,总能沾点便宜。黄大仙那人心机太深,给那样的人卖命,搞不好什么时候被他卖了,还乐呵呵得帮他数钱。

    看热闹的人也爽,飞伢子是什么德性?他这样闹,不就等于说搞苗圃赚的钱全归所里?公家赚钱,还想私人出力,脑壳进了水!

    就连帮着挑事的江义都象喝了冰水样爽快,领导虽然没明讲,但那意思谁猜不出来?虽说贾栋材这王八蛋摆了自己一道,但那王八蛋没王娓娓那贱人那么贱,动不就动往领导那打小报告。嘿嘿,等自己提了副所长,还怕整不死这喜欢撑硬颈的狗东西?

    只有默不作声的黎冬心里一动,她不比贾栋材、刘明亮他们是大学生,虽然读的是小中专,却是在经济发达的沪市读的,论见识不比他俩差。所里想搞苗圃其实是好事,大家总盯着些林业苗木,可曾想过园林苗木?比如公园里遍地都是的深山含笑树,其实就是一种非常好而且还没被人注意到的园林景观树种。

    然而,她并不想告诉所里的人。她没离婚之前,大家都捧着她,自从她被扫地出门后,局里从上到下都对她冷眼相待,还被发配到了园林所,龌龊的甚至成天污言秽语,也只有贾栋材没拿有色眼镜瞧她,还帮衬着她、替她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