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向上的阶梯 > 第六章 池浅王八多(三)
    去开会的黄局长终于回来了,三大股长又去了他办公室开会。

    领导们商量什么事,坐在窗前发呆的黎冬毫不关心,她甚至不关心老万的贼眼老往她身上瞄,她只关心坐斜对面的贾栋材扔在桌上的苗圃方案,有心拿过来看两眼,关心关心人家选用了什么树种,又觉得太唐突。

    “黎冬!”

    突然窗外传来叫她的声音,正矛盾的黎冬定睛一看,见是隔壁的刘明亮站在窗边冲自己使眼色,连忙起身出去绕到平房后面,小声道:“什么事?”

    “豺狗呢?”

    “去了厕所吧”

    懒人屎尿多,刘明亮暗骂了一句,急忙道:“等下他回来,喊他莫轻易答应搞苗圃!”

    “为什么?”

    “莫管,叫他照办”,刘明亮不耐烦的说了一句,小跑着又回了人秘股。

    为什么啊?

    去搞苗圃,也算是独挡一面,总比在邱绍飞手下瞎混更强吧?不解的黎冬马上去公共厕所那守着,刘明亮跟贾栋材是高中、大学同学,平时关系还那么好,总不可能会害他。想了一阵,黎冬想起了一些单位同事的家庭背景,这才恍然大悟。

    没一会,贾栋材从男厕里出来了,见黎冬站在厕所外又不象是要上厕所的样子,好奇道:“怎么了?”

    脸上一红的黎冬急步走过来,小声地告诉完他,也好奇道:“栋材,到底怎么回事?”

    “你昨日没听到?”

    “没啊,你们说了什么?”

    没听到就算,贾栋材知道兄弟为什么让他拒绝,但他相信黄局不会亏待他。

    “晓得了,他们谈完了不?”

    见贾栋材有些不以为然,觉得刘明亮更懂这些的黎冬急了,连忙道:“栋材,明亮不会害你的!”

    这不是废话吗?

    “我晓得,你不懂”。

    被年龄更小的人说不懂,黎冬也不感到什么意外,反而想起昨天这家伙跟领导聊得那么投机,觉得这黑大个很有本事、很靠得住。只是这事太大,黎冬急忙小声劝道:“栋材,小心些,我听人讲,黄局长的老婆以前是组织部欧阳主任的女朋友。要是得罪了他,你想改行都没人敢要。”

    蠢,到了黄局长那个层次又有常委当靠山,哪是同为副科级的办公室主任能拿捏的?况且黄局长的后台老板是以脾气臭而闻名的。

    “晓得,你莫管。”

    “哦”。

    见劝不住,黎冬只好小声应了句,两人心事各异地回到办公室。

    这时,所长办的门关了,公务繁忙的黄局应该又走了,但院子里的空气很古怪,古怪得让贾栋材隐隐觉得大事不好,连忙急蹿几步去绿化股的办公室,见刘明亮还没回来,又回自己办公室小声问邱绍飞:“飞哥,怎么了?”

    又被领导批了一顿,黑着脸的邱绍飞正不爽,愤愤道:“估计是苗圃的事,领导也是瞎了眼,放着你这样的人不用。”

    操,脑壳进了水吧?管他妈的火坑不火坑,先捞个副股级当着,以后进了县政府办,还不会让领导另眼相看?

    没多为自己想的贾栋材气得直想骂娘,脸朝门的邱绍飞急忙扯了扯他的T恤,小声道:“王娓娓来了,小心点”。

    蠢牯!

    气坏了贾栋材暗骂一句,挤出个笑脸转身,装作刚看到王娓娓这个大肚婆,狭促地玩笑道:“娓姐,慢点哦,要是摔坏了我侄子,当心卢强以后不服你管教。”

    脸色不太好的王娓娓瞪了贾栋材一眼,说话轻声细语却是教训的口气道:“过来!小小年纪,好的不学,尽学些油嘴滑舌。”

    跟在她后面的刘明亮见兄弟回来了,马上再落后一步连连摇头,可昨日刚跟黄局缓和点关系的贾栋材哪敢照他的暗示干?贾栋材不象他老同学,非但没个能帮他的好爹,还得省下能省的钱寄回家,所以他只好继续玩笑道:“你先讲是好事还是坏事,要是吃狗肉的事,就莫怪我今天请假!”

    “赶紧!”

    就这口气,知道的人晓得她是股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所长。

    “哦”,已经不想得罪这大肚婆的贾栋材,只好跟着她去了人秘股,眼睛还一个劲地往旁边瞪,想看看自己兄弟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可擦身而过时,刘明亮凑到他耳朵边,小声道:“豺狗,机会来了,千万莫发癫”。

    机会?还没反应过来,贾栋材就到了人秘股门口,王娓娓挺着个大肚子,支使道:“关门”。

    “哦”。

    “坐啊,都敢跟江义耍狠的人,到我这变老鼠了?”

    怕个鬼,但不敢轻易得罪她倒是真,因为她是黄局长从城建局带来过来的。能从福利待遇那么好的城建局,跑到穷得响叮当的园林所来,虽说是为了把‘以工代干’转成事业编,但也肯定以前就是老熟人,黄局长才会带她过来。

    贾栋材把门关了,没个坐相地坐在会计谢阿姨的办公桌上,等着这秀气少妇出招,听刚才的语气,他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现官不如现管,别看他是事业编的国家干部,人家只是‘以工代干’,但他更知道以他现在的地位和能耐,根本不能轻易得罪这位长相秀气的少妇。

    “栋材,黄局和娓姐平时对你还不错吧?”

    黄局倒还算说得过去,但这女人尽摆领导派头,还算对自己不错?坐在桌上没个正形的贾栋材也不把她当领导,省得她顺着话音逼自己。

    “嘿嘿,娓姐,有事你就讲,办得到的我马上办,办不到的,我想办法帮你办。前提是私事啊,公事就要公办,吃亏的事我可不干。”

    滑头,难怪领导临走前,要自己先给这小子打招呼,板着脸的王娓娓终于笑了笑,轻声道:“谁敢让你吃亏?所里准备搞个苗圃,黄局本来想亲自跟你谈的,但接到电话去县里开会了,才让我来征求下你们的意见。”

    哎,不对,不是让自己先来人秘股打杂吗?但话到嘴边,脑壳开了窍的贾栋材立即压着心里的惊喜,连忙推辞道:“娓娓姐,黄局该不是想我去搞苗圃吧?不行的!他也太高看我了,我连自己都管不住,还能管得了别人?”

    说完,机警的贾栋材立即发现不对,因为提拔干部是领导的人情,不可能让人秘股股长来代劳,急忙道:“娓姐,你耍我吧?”

    坏了,这小子太急,自己还没说完就插话,结果让这自以为是的小子误会了。撑着水桶样的腰子,王娓娓压低声音,小声道:“栋材,搞苗圃不单是技术上的事,还有其他方面的问题。领导临时有事,让我先来跟你聊聊,希望你能理解所里的难处。”

    操,原来不是黄局长要提拔自己,而是要提拔别人,贾栋材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老陈、老万他们都是工勤编,事业编的只有自己和明亮、冯大龙、江义、黎冬,以及当会计的谢阿姨。明亮不当,江义那狗操种和谢阿姨不可能,黎冬更不可能,又不是自己,那还能有谁?

    把可能的人选筛了一遍,贾栋材顿觉被羞辱了。操,一个技校生能弄个事业编就不错了,还想领导老子这个正牌本科生?

    换成前两天的贾栋材,听到所里这样的安排,能一脚把门给踹了,然后万事不管混工资,可这一次他能压住脾气,半晌才瓮声瓮气道:“娓娓姐,黄局什么意思?”

    王娓娓不想透露领导的意图,却怕这小子也和刘明亮样撂挑子,更知道根本瞒不住。这小子平时看似豪爽,其实也是个油盐不进的角色,而且脾气暴得很,万一他也象刘明亮样甩手不干,谁能挑得起大梁?

    稍一犹豫后,王娓娓模棱两可地小声道:“领导也没明说,只是让我来找你聊聊,想让你来人秘股当副股长。你放心,不管谁去搞苗圃,实际上还是你主事。”

    哄鬼啊?人秘股就两只猴,而且还是金丝的,除了股长外,还他妈的要设个副股长?不就是冯大龙他爹,当林业局营林股股长吗?

    贾栋材这才真正明白,为什么明亮让他莫答应搞苗圃、莫发蠢。

    县里要大规模造林不假,但那是林业局碗里的菜,想分点饭吃也得人家给面子。听说明亮他爹和林业局陈局长是同学,如果明亮当这个场长,他爹就要去卖面子,所以明亮宁愿不当这破场长,也不愿他老爹去欠人情。明亮不当了,冯大龙他老爹又正好是营林股的股长,可不就该他当股长?

    操,还人秘股副股长,觉得老子好欺负是吧?还他妈的实际主事,谁信?是可忍孰不可忍,既想让老子卖命,又想提拔个狗屁不懂的技校生来压老子一头?

    操!

    这样的领导不跟也罢!

    气急的贾栋材不怒反笑,从旧办公桌上跳下来,打了哈哈,吊儿郎当道:“娓姐,我没意见,本来就是领导考虑的事,还用得着来问我这样的小萝卜头?”

    坏了,这混小子撂挑子了。

    眼睁睁地看着贾栋材踢门走人,一向以二把手自居的王娓娓头疼欲裂,她知道黄局长的意图,也最担心贾栋材这混账东西不服。不搞苗圃没问题,压都能压死这混账小子,但要搞苗圃就必须让这家伙把场长的虚面子让给冯大龙。他要是不配合,即使冯大龙能搞来指标,谁有那个本事把苗圃搞起来?

    完了,这下麻烦了。为了领导的面子,又为了让冯大龙去他老爹那要指标,不管自己愿意不愿意,都得挨领导一顿板子,给大家一个台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