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向上的阶梯 > 第四章 池浅王八多(一)
    林业县的财政状况是有周期性的,山上有资源,财政状况就好,反之则穷得响叮当。贾栋材上班的南屏公园,就是十几年前县里财政最富裕时的政绩工程。十几年前的,还是政绩工程,自然难免金玉其表。

    十几年过去了,除了当初种下的各色花木生长茂盛,昔日的亭台楼阁都破旧了,有些甚至是坍塌了。贾栋材他们的办公室还算不错,以前是公园职工们的办公室,自己坐的地方当然要时时修缮。不过,这的环境说得好听叫清雅,难听就叫做阴森。十几年前种下的含笑树已成林,并且蹿到了十几二十米高,再猛烈的阳光都被遮得严严实实,搞得贾栋材他们只要不是大晴天就得开灯。

    年轻人容易兴奋,昨夜贾栋材跟他哥说想当官,结果被他哥煽得热血上头,一直到鸡叫才打了个盹。今早被老哥踢醒后,差点睡过头的贾栋材急急忙忙赶来上班,走进这片含笑树林时,还在哈欠连天。

    “栋材,谢谢啊”。

    燕语莺声,隐有幽香袭来,贾栋材不用回头都知道是黎冬。他俩关系还算不错,倒不是因为这女人漂亮,而是因为他哥跟她妈是一个科室的且关系不错,连带着他俩也关系也还不错。

    “没事,啊,啊”

    打完一个长长的哈欠,贾栋材才发现她脸色很不好,礼貌性地关心道:“没事吧?”

    “没事”,脸色憔悴的黎冬勉强地笑了笑,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故意的咳嗽声,连忙小声说了句‘我先走’便想走,却生生被后面的人叫住。叫住她的人是江义,公园股的股长,黎冬的顶头上司。

    “黎冬,那些电瓶车谁搬的?”

    “哦,栋材搬的”。

    亲耳听到黎冬如此说,贾栋材的眼睛瞪得溜圆,江义这人谁不清楚?要是他信了这鬼话,肯定会跑到领导那去表功,那不是找死吗?

    “去吧”。

    “哦”,黎冬立即快步走了,转身的时候,眼尖的贾栋材看到她脸上白得吓人。

    操,还真小看了这女人!

    暗骂的贾栋材刚想顺手把江义从坑里拉出来,可这混人接下来的话让他闭了嘴。

    “豺狗,又在撩她?”

    听听,既然想争功,也得事先跟人家打个商量吧?可这混人就觉得吃定了他,凭什么?

    “莫打乱讲!”

    白净的江义走到贾栋材面前,攀着他的肩膀,龌龊地小声道:“豺狗,莫怪哥哥没提点你。妹子怕蛮,少妇怕缠,象她这种二手货,多缠缠就能搞上手的。啧啧,你看那屁股、那腰……”

    有几分斯文样的江义戴眼镜,穿着T恤、牛仔裤、板鞋,看起来很精干,但贾栋材很厌恶这个人,倒不是因为他嘴巴太下流,而是做人太龌龊。在领导面前,他是典型的劳动模范,在同事面前就是个王八蛋。偷奸耍滑、尽支使人不说,还经常在黄局长面前说这个不行、那个没本事,黎冬那个花瓶的外号就是拜他所赐。

    前段时间,听所里的会计谢阿姨说,这混蛋还在黄局面前造谣,说自己跟黎冬关系很暧昧,让领导多提点提点,莫闹出什么笑话,影响了单位的名声。

    操,平时称兄道弟,背后尽搞鬼,也亏这王八蛋说得出口!

    操,这样的人渣,居然还传出风声,说要提拔成副所长?

    春风得意的江义也知道,除了黄局长外,所里没几个人待见他,但他就喜欢往贾栋材面前凑。

    没别的原因,就因为贾栋材是所里除黄局外,唯二的正牌子本科生,而且是省大毕业的。江义初中就考上了建筑学校,在同龄人里也算是凤毛麟角,以前老拿刘明亮的自费大专开玩笑,吹嘘他如何会读书,要不是当年考小中专,现在会怎么样怎么样。后来,正牌子的重点大学本科生贾栋材一来所里,他以前吹嘘的就成了个屁。他现在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贾栋材在街上给行道树刷白、修剪时,他叼根烟站在旁边看热闹,还热情地给熟人、朋友们介绍,这是他们单位上的省大高材生。

    眼见贾栋材脸色不对,江义还以为被他说得不好意思了,更是戏弄道:“哎,相信哥哥,只要你多去缠缠,肯定能搞上手的!你跟我们不同,正牌子的大学生咧,能看得上她这样的二手货,还不是给她面子?”

    沉默着的贾栋材受不了了,一巴掌打开勾在肩膀上的爪子,加快脚步去办公室,他真怕再听这混蛋满嘴喷粪,会忍不住一巴掌扇过去。

    可这江义就是如此不识趣,手被人家不客气地打开了,还得意洋洋道:“豺狗,男人就要有胆,你成日偷看她,还没胆量去撩?我跟你讲,你不去撩,怎么晓得她心里怎么想?万一她想你撩呢?”

    偷看怎么了?老子还拿她打手枪呢,但谁他妈的敢担这名声?压着火的贾栋材终于忍不住了,转身便想教训教育这王八蛋,但一转身便挤出个怪异的笑脸,问候道:“黄局,早”。

    正得意的江义一听,也连忙转身,陪笑道:“黄局好。”

    可黄局长的脸上阴沉得能拧出水,理都不理会跟他打招呼的两人,冲着江义沉声道:“叫上邱绍飞,到我办公室里来!”

    “领导,有什么指示?”

    心虚的江义心里一抖,连忙往领导这凑了凑,想打听下什么事,可黄局长眼睛一瞪,厉声道:“赶紧!”

    “是”,江义急忙小跑向办公室。

    等江义消失在拐角处,阴着脸的黄局长脸色好了些,教训道:“材伢,想上进,就多跟娓娓、明亮学学,莫跟这种人搞在一起!”

    咦,江义不是他的狗腿子吗?贾栋材仿佛明白了点什么,连忙答应。

    “王娓娓马上要请产假,以后人秘股的事归你来做,不懂的就多问,拿不定主意的也要多问,晓得不?”

    “晓得”。

    “晓得个屁!没看过王娓娓是怎么做事的?”

    贾栋材愣了一下,这才想起王娓娓以前都是每日最早到,所长办、人秘股的卫生都由她搞,直到她肚子显了怀,才由会计谢阿姨接手。按说,黄局长大半时间在局里,小半时间在所里,深受领导信任的王娓娓,当着人秘股股长其实相当于副所长,但人家就是宁愿亲历亲为,也不愿意支使年龄大的谢阿姨给领导打扫卫生。

    “懂了不?”

    “懂了。”

    见这小子懂了,黑瘦的黄局长大步向前。

    几分钟后,略显阴森的独栋小平房里吼声震天,愤怒的黄局长把桌子拍得‘咣咣’作响,挨骂的是平时人模狗样的三大股长。从大家默认的所里二号人物人秘股股长王娓娓,到昨天严重失职的江义,再到跟这事没什么关系的邱绍飞,三个股长都被暴怒的黄局骂了个狗血淋头。

    爽!

    贾栋材和同学兼同事刘明亮、小兄弟冯大龙站在窗边,兴灾乐祸地听着这一出好戏,估计隔壁大办公室里的人也一样。

    三个股长没一个是好东西,也就人秘股的股长王娓娓稍好一点,但也仅是稍好。那大肚婆最好打小报告,不管是谁、什么事都往黄局长那打小报告。另外两个股长江义跟邱绍飞,则是事情办好了是他们有本事,屁颠屁颠地跑到领导那去表功,稍有差错就是大家做事不认真不积极,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操,前几日,江义还吹牛皮,讲他要被提拔了,这下泡汤了吧?昨天下那么大的雨,作为公园股股长,非但没组织大家来防洪,连他自己都没来,那就是真正的失职!如果这样的人都能提拔,黄大局长的面子往哪搁?

    可听了一阵,暗爽的贾栋材越听越觉得不对,昨日明明是领导先到,怎么就成了自己先到?

    “避嫌呗”,同样爽的刘明亮小声鄙夷了一句,好奇道:“豺狗,昨日发癫了?”

    “不是”,长了心眼的贾栋材说到一半,突然想起昨天黎冬惊恐的表情,不禁心里一惊。所里明文规定,如遇雨雪天气,公园股值班必须两人以上,并且女性不值班,黎冬昨天怎么会在儿童乐园?还有,今天早上,黎冬怎么那么怕江义?

    “怎么了?”

    “没什么,我是看到他的车停在门口,觉得不好意思才去的”。

    自己这老同学还是脑壳太木,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没发觉异常的刘明亮,帮自己兄弟不平道:“老兄哎,不是老弟讲闲话,我是不想下乡才到这来等机会,你呢?要不是黄大仙点名要人,你会跌到这烂泥坑里来?操,除了师大、医学院,有哪个本科生会进二级事业单位?”

    说的是没错,但事已至此,没钱没路子的贾栋材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