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向上的阶梯 > 第三章 相谈不欢
    宜将剩勇追残寇,黄局长的做事风格是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好。

    所以,两人稍事休息,抽完两支烟后,他带着贾栋材又开始清理排水口。好不容易清完,已经是天色渐暗,强壮如贾栋材也累成了死狗一条,瘫坐在旧方凳上只差吐舌头。

    “吃根烟”,同样累极的黄局长递了根烟过来,自己点着后又把打火机扔过来,同时也扔过来一句:“材伢,你平时做事不积极,是不是因为分配的事?”

    这没什么难猜的,即使自己没当面跟领导抱怨过,所里的人谁不晓得?人家农专的都能进农业局,自己一个省大毕业的园林植物与观赏园艺学士却被划拉到这破单位,谁心里能没怨气?

    被揭破心结的贾栋材没什么好隐瞒的,人家能三十来岁当大局副局长,那就肯定比自己更有本事。在这样的人面前撒谎,鸟用都没有,所以他很光棍道:“嘿嘿,那么多大专生都能进机关坐办公室,我哪会没想法?”

    “所以,今日要不是脑壳进了水,要不就是她的原因,我讲的对吧?”

    这话可真他妈的恶心,再联想起前段时间人秘股王娓娓那不阴不阳的玩笑话,贾栋材不禁一阵恼火。还真他的是池浅王八多,自己和黎冬多说了几句话,就把脏水往他头上泼?操,即使是,又怎么样?男未婚女未嫁,关他们鸟事!

    可话到嘴边,被恶梦硬生生吓得变成熟些的贾栋材生生咽了回去,半玩笑半不满道:“黄局,您老人家也是师大毕业的,该不会跟那帮村夫愚妇一般,听风便是雨吧?”

    这才是省大高材生的样子嘛,年轻人就应该有锋芒,而立之年的黄局笑了笑,狭促道:“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贾栋材知道后面一句是什么,但他又不是学中文的,去哪找句古诗应和?所以,他索性直截了当道:“黄老师,你就别笑话我,我语文不好。”

    也在省城呆过四年的黄局,还不至于眼皮子那么浅,更不在乎这小子是不是真有那想法。他和贾栋材的观念一样,别说没什么事,即使有事也是男未婚女未嫁,关旁人何事?所以,他也很直截了当道:“那你跟我说说,什么事让你突然转变了?”

    黄局长这人太精明,贾栋材自认不如,索性实话实讲,仅在里面掺那么一句假话。

    “如果是昨天,我肯定不会过来,跟我没关系的事,我跑来搞么?嘿嘿嘿,我哥哥是书生,他老人家刚在饭桌上教育我,讲‘生活如强奸,反抗不了就要学会享受’。“

    ‘哈哈哈哈’,世事洞明的黄局长被这混小子的坦诚给逗乐了,大笑着打趣道:“材伢,你哥也太不会讲话了。嗯,你应该这样讲,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

    “是是”。

    见平时吊儿郎当的贾栋材连声称是,一如他当年在县政府办时对领导的明为恭顺实为戏谑,不禁勾起了仕途不顺的黄局长的愁肠。

    城建局副局长兼园林所所长看似是组织重用,其实是前途堪忧。以他在政府办就是副科级干部的资历,最好的前程是再熬两三年当副主任,然后顺理成章地去当乡镇长。即使当不了副主任,也应该去乡镇当副书记,等机会转正。一旦调任了县直单位的副职,除非是运气极好,否则都难逃‘副科病’的结局。

    脸上笑容仍旧,心里一阵烦躁的黄局长,冲擦完了电瓶的黎冬招了招手,把她叫过来询问道:“昨天跟今天上午的营业额有几多?”

    号称城建之花的黎冬面容艳丽、肤白如雪,穿着一件单薄的碎花连衣裙,腰系一条浅色丝带,显得细腰盈盈一握。擦电瓶时出了点汗,薄如轻纱的裙子贴在身上,前凸后翘的身材更显曼妙。可惜的是这女人在沪市念了三年园林学校,学会了沪市女人的衣着打扮却没学到人家的一分精明,领导的问题她居然一无所知,吱唔道:“黄局长,我不晓得”。

    黄局长的脸色当即阴沉了下来,质问道:“你也是在这上班?”

    “我”,被质问的黎冬立即粉脸通红,低头站在那不知如何是好。

    见这女人如此窝囊,黄局长被气乐了,嘲讽道:“知道什么叫金玉其表吗?”

    话音刚落,低头的黎冬垂泪欲滴,平时跟她关系还过得去的贾栋材知道里面的猫腻,连忙玩笑式地打圆场道:“黄大局长,你这就不公了。黎冬又不管收钱,她哪晓得有几多营业额?”

    所里隐约有些江义贪污电瓶车票款的传闻,加上贾栋材这么一提醒,很不高兴的黄所长也转过弯来,但仍然严肃道:“黎冬,你能考上小中专就证明你是聪明人,以后工作上不光要守纪律还要处处细心留意。我跟你讲,不要把工作当饭碗,要把工作当事业。”

    “哦”

    “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去”。

    “哦”。

    看着打扮时尚的黎冬逃似地离开,黄局长露出几分苦笑,无奈地连连摇头。上下同欲者胜,风雨共舟者兴,有点文化的不思上进,何况是那帮老油条?

    坐旁边抽烟的贾栋材会错了意,陪着笑却颇不以为然。

    谁他妈的天生会做事?

    再说,遇人不淑又不是她的错,没人谴责那位始乱终弃的赵公子,却把脏水往她身上泼?要他说,这女人虽然好打扮了一点、娇气了点,但比所里那些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的人强得多。

    抽完一支烟,烟瘾很大的黄局长又用烟屁股续了一支,突然想起‘长江防护林’的事,不由心里一动,询问道:“材伢,你在苗圃里实习过吧?”

    “呵呵,差不多一年吧。赣昌园林局的况局长以前是我们学堂里的校团高官,我们这一届有一个算一个,都给他白打了一年工。”

    “怎么说?”

    园林局苗圃里的临时工都450元/月,贾栋材这帮专业技术人员不但一分钱工资都没有,连伙食都得吃自己的。

    “你们也学到了技术嘛。”

    “呵呵”,贾栋材不屑地笑起来。

    “笑什么?”

    贾栋材比了个手势,嘲弄道:“领导,我们大三就跟着老师泡在苗圃里、工地上,还要去他那学?晓得我们在沿海实习的师兄几多钱不?800块钱一个月,还包吃包住,连来回都专车接送!”

    实习还拿这么高的工资?

    吓了一跳的黄局长连忙问了几句苗圃里的事,怀疑道:“不可能吧?我听林业局的朋友说,育苗最多也就是不到20%的净利。”

    公家的摊子,哪能跟私人比?有心缓和关系的贾栋材掰着指头,给领导讲解起苗圃里的门门道道,更把临时起意的黄局长听得心花怒放,连忙商量道:“栋伢,如果所里搞个苗圃,你愿去管不?”

    只想着与领导缓和下关系的贾栋材心里一抖,迟疑道:“黄局,您的意思是?”

    电瓶车的生意做不了几久了,得马上找个新财源,否则光靠一年万把块钱的门票,还不够所里开支,更不要提做工作。现在园林所开了个好头,上上下下都对自己还算满意,只要园林所能继续好下去,自己总能找到机会的。但是,如果园林所高开低走,好不容易搞出的一点成绩都会被领导淡忘,还可能落个办事虎头蛇尾的评价。

    当然,这些事,黄局长是不会告诉贾栋材的。会说官话的黄局长从锻炼年轻人的角度去说服,可贾栋材不想乖乖就范,哪怕他想与领导缓和关系。

    因为那是个真正的火坑,没搞成,黑锅肯定是自己背;要是搞成了,那就更麻烦。以黄局长这样的做事风格,即使日后他高升了,为了园林所的牌子不倒,难保不会把自己按在苗圃里继续发光发热。

    操,还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大惊失色的贾栋材连忙道:“黄局,我哪有那本事?不行不行“。

    不行也得行!

    园林所说是园林所,但学园林的就三个年轻人,连黄局长自己学的都是中文,哪懂育苗之类的事?反倒是贾栋材虽然满腹怨气,但公园里的花草从育苗到种植、养护,都是这小子带着刘明亮他们在搞。

    刘明亮头脑灵活,还有一定的家庭背景,估计这次能被选调不成问题,想倚重都指望不上;黎冬则是个怨妇,成天都在混日子;现在想做苗圃搞收入,不抓这送上门来的小子当冤大头,他还能去哪再找个懂这些的人?

    “你放心,我在政府办呆了几年,上上下下都有些朋友,县里造林任务那么大,光苗子就要买几百万,我们总能分到些汤汤水水的。”

    一听是搞靠数量赚钱的林业苗木,贾栋材倒是松了口气。那玩意是有时间性的,完成了造林任务就可以撤,但该提醒的还得提醒,而且得站在领导的角度上去提醒,否则怎么体现自己的价值?这些东西,以前实习的时候就有师兄教过,善于学习的贾栋材照搬过来用就是。

    “黄局,林业苗木技术含量不高,我可以去搞。不过,我觉得您有点太乐观,即使赚到了钱,又能怎么样?前年跟去年大家拿的钱不少吧,今日下大雨,来上班的人不就只剩黎冬一个人?”

    说者无心,听者却起了意,黄局长当即脸色发青。

    所里的规章制度都是他自己订的,怎么可能不记得?公园不比单位上的办公楼,成立园林所时他就明确规定:晚上以及雨雪天气,女性不值班。

    难怪刚才黎冬见到自己象见了鬼样,吓得连句完整话都说不清。大雨天,她一个弱女子值班,其他人死哪去了?莫非真印了邱绍飞的话,江义那混账东西有这么大的狗胆?

    还好,幸好没出事,这要是闹出丑闻,老子的脸皮往哪搁?强压着怒气,黄局长把心思又转到苗圃上来,琢磨怎么能让贾栋材答应搞苗圃。

    思忖一阵,作风强硬的黄局长,放弃了强压的打算。且不说压不了,单说搞项目也不比在所里干活,如果不是他自愿,只会把事情搞砸。奉献精神那种东西,不要说贾栋材这种开了窍的小子不会信,连黎冬那样的糊涂虫都不会信。

    沉吟片刻,急于找到新财源做政绩的黄局长,好声好气地跟贾栋材商量道:“要不这样,所里借笔钱给你,再投笔钱,算是你承包的?你放心,如果你有机会出去,我马上让别人接手,不会耽误你的。”

    这话说得好听,好像贾栋材还能沾点便宜,其实得两听。有路子包销,苗圃肯定不会亏,多少能赚点,也就等于没亏待干活的贾栋材,但这其中暗含的警告意味,他贾栋材还能听不出来?

    答应,给两三个小钱就哄得自己卖命;不答应,不要说去人秘股打杂的事没了,就连以后有机会离开这,这位副局长同志也说不定会为难一二。

    操,难怪大家都讲黄新民是黄大仙,精怪得很咧!

    可是,能拒绝吗?

    其实不能!

    想往上进,就得服从领导,连领导都不服从,你还想上进?

    沉默半晌,其实没有选择的贾栋材只好哭丧着脸答应,讨价还价道:“黄局,那你得让找个把懂行的人来帮我,我一个人搞不来的!“

    可能不行,懂这些的都是林业局的人,而且都想着搞小苗圃赚钱,哪可能会跑园林所来?黄局长婉拒道:“我答应也没用。”

    一听这话,只是做了个恶梦的贾栋材顿时不乐意了,合着就自己一个人去搞苗圃,连个帮手都不给?

    被强压着做事与自愿做事,完全是两码事,尤其是要贾栋材这个昨天还满腹怨气的人去干苗圃,黄局长只好解释道:“栋伢,光靠搞些小生意,所里是没好日子过的,还是只有争取追加财政预算,那才是长久之道。要从财政搞钱,就要得到上级领导的重视,就必须尽可能地多做工作,而且是大家都看得到的工作,懂了不?”

    如果不做那个恶梦,贾栋材也就是个怨气冲天的青皮后生,哪会懂这些事?可被那恶梦吓醒后,他就不得不顺着梦境去想,如果再这么瞎混下去,这一辈子也就只能这么混了。现在黄局长这么一解释,想清楚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的黄国栋突然悟了。

    只要园林所越来越好,即使最大的功劳被黄大仙领了,他这干事的小萝卜头多少也能分到点汤水。日后黄副局长高升了,即使出于官声的需要,也不可能不对他贾栋材多加关照,否则还会有谁愿意给他卖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