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民国之威震关东 > 第十二章 大洼顶!
    “阎王牙”从名字就能看出来,绝不是什么善地。

    整片山区地势奇险,再加上好多地方雪一化一冻结成薄冰,在冬天里别说是人,就连野兽都难以穿越。

    可是为了赶回落下的三个多小时的路程,柳辰果断选择从那里穿山。

    “可以。”二林子回答得很果断。

    “阎王牙地势险恶,动不动就有生命危险,大姐和小三儿还是别跟着去好。”宝顺跟着说道。

    柳辰点点头。

    冯大姐详细研究过运药可能的线路,当然知道“阎王牙”这个地方,知道这地方极其危险。

    但是几个人里,她是最焦心的,现在根本顾不上其他。

    “不行,我必须去!”冯大姐马上说,语气十分坚定。

    而一旁的小三儿闻言,也犟的厉害,嚷着要跟着去。

    不能因为去留的问题,毫无意义地耽搁时间,柳辰只能点头同意大家一起出发。

    赶路的途中,柳辰三个人大概了解了一些冯大姐此次任务的情况。

    药原本是有出关途径的,可冯大姐带着人出发接药之后,地下党在伪满警边境驻防部队中的接应人,因身份暴露被秘密逮捕。

    冯大姐出发时带的通关凭证,正是那名地下党开出的。

    对情况一无所知的冯大姐,如果依照计划,拿着那份凭证进入伪满地界,连药带人就都完了。

    而地下党都是采取单线联络,而且有严格的联络制度。

    那名被捕同志的上线,就算想送出情报,可不到联络时间,都不知道该送去哪儿。

    如果挨到了联络时间,送出情报,上级再派人通知已经在返程路上的冯大姐,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这个时候,在联络站当交通员的小三儿自告奋勇,要求出关送信儿。

    把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一个半大小子,联络站的负责人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可小三儿知道,自己二哥就等着那批药救命呢,哪能眼瞅着药出事啊。于是背着上级领导,自己擅自行动。

    从本溪偷偷爬上了一辆去朝阳的客运火车,又从朝阳趴在煤车的斗子里到了承德,在承德遇到了好心人,把他捎到了遵化县。

    最后在玉田,还真让他瞎猫碰到死耗子,找到了押车返程的冯大姐。

    一听手里的通关凭证用不了了,冯大姐庆幸及时得到消息的同时,又焦急的厉害。

    一大车西药处于冀东这个混乱的地界,一旦走漏了消息,有多危险不用多说。再加上关外的伤员们,还急等着药品救命。

    每多耽搁一天,就有大批的伤员,因为伤口恶化被截肢甚至丢掉生命。

    冯大姐无奈之下,就想到了遵化八通商行的林长友林老板。

    因为之前游击队和林老板有过一次交情。

    林老板的行商队,有一次在本溪附近遭到了土匪武装的伏击。

    当时正在那片儿活动的游击队听到枪声,探查后救了行商队。

    从那次开始,两家结下了交情,之后林老板冒着风险,安排手下帮游击队夹带过几次东西。

    就这样,林老板就被地下党划到了“爱国商人”的名单里。

    不过冯大姐在找林老板的时候,还是留了个心眼儿,只说有一批物资急需安全通道送到关外。

    林老板也没有多问,痛快地答应,说天一亮就安排人手护送。

    结果第二天林老板派人送信儿说,满洲国的边防军忽然有异动,加强了边境地区的盘查,现有的几条线都走不通了。不过,行商队还有一条“密道”。

    问题是现在知道路的人,还在送货返程的路上,林老板已经派人去迎了。人一回来,马上就让他们压着物资出发。

    一直到今天半上午的时候,林老板再次派人过来,通知冯大姐,人已经回来了,简单休息一下,中午就可以押着货出发。

    因为过几天还有一批物资要出关,所以冯大姐要留下,截住他们另行安排。

    于是就让跟着他的两个手下,还有上级配给游击队的女医生小敏,和留下看车的那两人汇合先行一步。

    小三儿路上感冒了,现在还没好利索,被她留在身边再养两天。

    也就是,现在押货的车上,只有五个是他们的人,其中一个还是没什么战斗力的女医生。

    对于林老板的“尽心尽力”,冯大姐之前还满是感激之情,现在来看,那个姓林的一定是初七那天晚上,派人探查了货物,知道是一车西药后起了贪念。

    什么伪满边防军异动,还有什么等人手回来,就是在为寻找截货的人手拖延时间。

    ——

    当柳辰五个人冒着寒风穿越阎王牙时,韩斌和八个心腹也在顶着东北风前行。

    他们前面不足两里,是百鹿山的三十多号悍匪。

    韩斌只知道百鹿山的人会在大洼顶动手,不清楚拉药的大车,具体走什么线路,具体动手地点。

    不过他也不需要知道那些。因为,他不打算半路截胡。

    齐海探听到的消息是,走这趟货,林老板带路的人手只有两个,货主那面有多少护卫,身手、武装怎么样也不清楚。

    韩斌带着人出来,是干“私活儿”的,手下就八个人。敌情不明,动手劫药一旦折损了人手,回山没法交代。

    所以他打算让百鹿山的人先动手,然后看着鹬蚌相争,自己好渔翁得利,来一手黑吃黑。

    于是,心里有底的韩斌,带着人不紧不慢的跟着百鹿山的人,进了大洼顶的范围。

    等前面追踪的兄弟,打探到了百鹿山那帮人的设伏点后。韩斌带着手下兜了个圈,绕到了离设伏点不到五百米的一处半坡上,然后耐着性子,开始等待。

    大半个小时过去,一辆马车隐约出现在了视线里。

    离得近了,隐约瞧清楚护车的人手总共才七个,看身量里面还有一个姑娘。

    韩斌有些后悔,早知道对方就这么几个人,不如直接半路截胡了。

    百鹿山三十多号人,有心算无心的劫七个人,恐怕一个照面儿就把事儿给办了,根本不会有什么损失。

    那样的话,自己这面就要面对四倍于己方的对手,就算手里家伙先进,风险也太高了,黑吃黑有点干不过。

    在韩斌的预想里,这么贵重的西药,押送的好歹也能有十几二十人不是……

    不过他也没想到,游击队和林老板有交情,对林老板也比较信任。

    事情超出了预料,韩斌想撤,可是顶着寒风走了几十里路到这儿,就这么放弃了又不甘心。

    再想到那批西药的价值,韩斌咬了咬牙,只希望老天保佑,押车的那七个人给力点儿,起码拼掉百鹿山那面一些人手。

    百鹿山老大金雁镖,在看清对方只有七个人的时候,也是松了口气。

    这趟活儿其实不简单,车上的西药只是用木头箱子装的,自己用的王八盒子,一颗子弹上去就是一个洞。

    自己手下用的老套筒膛线更不行了,子弹打出去根本没有准头。

    而如果抽冷子放排枪,恐怕人打不倒两个,车上的药能损失好些。他可是和林老板打了包票,药会齐齐整整地带回去。

    一车西药迎着山间的寒风,在几路人马的惦记下,慢慢地进入了三十多号土匪的伏击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