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民国之威震关东 > 第九章 天王老子真来了!
    别看朱郎中在羊汤馆里骂的凶,实际上胆子小得很。

    他心里很明白,家里住着的三尊瘟神,俩断了胳膊的还算好弄。那个“山大王”的伤,他根本治不了。

    左手掌骨头被子弹打的稀碎,右胳膊肘关节完全劈了,他要有本事治这伤,哪还会在破县城里混啊。

    要命的是,那个“山大王”说了,要是治不好他的伤,就弄死自己全家。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朱郎中抱着羊杂汤和烧饼往回走的时候,听到有俩人在闲侃。

    说的是昨儿荣福旅馆有个住客犯羊癫疯。

    原本那人抽搐得都要死了,结果店里有高人,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几下就把人给救过来了。

    闲侃的那位也是听别人说的,内容都早就传的走了样儿了。

    不过朱郎中不管水平怎么样,都毕竟是医科。从只言片语中还是判断出,那个年轻闺女是个懂西医的。

    这年头西医、西药被传得跟神仙和仙丹似得。

    原本朱郎中一听到这种事儿,心里都会腻歪的很,不过这回倒是乐了。

    回到家里就对于老三交了实底儿,说大王,您这伤啊,我其实根本没那本事治。不过荣福旅馆里现在住了个西医,手段可能通天,您这伤只能去找她试试。

    于老三一个山窝窝里的土匪棒子,对于西医也只是停留在神乎其神的传言上,还真没见识过。

    听到朱郎中的话,马上打发俩手下去“请”人。

    怕俩断了胳膊的手下没有威慑力,把自己从不离身的老左轮,都交给他们壮声势。

    俩土匪在旅馆大堂耍了一番威风,结果正主已经走了,顿时就有些傻眼。

    俩人太知道自己老大的脾气了,这要是不能把人请回去,挨踹都是最轻的。

    个高的那个心思灵巧一些,看面前的中年女人无论是面相还是穿着,都是一副学问人的模样。眼睛猛地一亮,问了句:“你是干啥的?”

    “我是?”中年女人被问的一愣,眼前这两位,一看就是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草寇,怎么忽然干起了警察的活儿了。

    “那个小娘子懂医,你是不是她师父?”高个土匪自以为掌握了人物关系,得意得很。

    另一个土匪也是眼睛一亮,扯着嗓子吼:“对,看你那模样就是个大夫!走跟我俩回去!”

    说着话上前两步,就去抓中年女人的胳膊。

    “你给我起开!”中年女人身边的年轻后生已经忍半天了,一下站起来,伸手就去推欺身上来的土匪。

    “卧槽!”土匪一个趔趄,抻到了断了的胳膊,疼得差点儿没哭出来,缓过劲儿来照着年轻后生就是一巴掌甩过去。

    中年女人拉了一把没拉住,眼看着年轻后生被抽倒,气的脸色发青,伸手去扶人的时候嘴里大声说:“我不是她师父,我也不懂医,你们找错人了。”

    “少给我装!”

    高个土匪一把掀了面前碍事儿的桌子,伸手扯住中年女人,边往门外拽,边趾高气扬大喊:“我告诉你,别给脸不要脸。在遵化还没人敢不听老子的,再特么推三阻四的,让你俩走不出这县!”

    “你放手,光天化日的,还有没有王法啦!”女人甩胳膊挣开了对方的手,气愤大喊。

    “哈,王法!你听好了,爷爷们是老白山的‘一溜鞭’,你去打听打听,让王法出来给爷看看!”

    高个土匪张狂的吼了一嗓子,伸手又去抓中年女人。

    年轻后生被重重的扇了一巴掌,半天才缓过神儿来,一看这情景再次冲上来推人,另一个土匪拎着匕首上来帮忙。

    不过好歹还知道需要对方治伤,没有真的下死手。

    一时间荣福旅馆一楼,被来回拉扯的四个人弄得桌翻椅倒。

    店门外头,原本还有两个巡街的在那瞅风声,一听里面的人是老白山的一溜鞭,赶紧扭头就走。

    开什么国际玩笑?驻军全都撤了,一旦恶了那帮狠人,就县城局子里的那几个歪瓜劣枣的满清警员,一眨眼就得被人家给灭上几个来回。

    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要搁到平时,两个土匪对上一个女人和一个半大小子,肯定是手到擒来。

    不过如今俩人一人折了条胳膊,稍微动一下就疼得跟钻了心似得。

    再加上不能下死手,搞的舞弄了半天,也没得手。

    高个土匪不知道第几次闪到了伤处,火气一撞,掏出老左轮,抬手就搂了火。

    “嘭”的一声响,让大堂瞬间安静了下来。

    晃了晃脑袋上掉落的木屑,高个土匪用枪指着中年女人和年轻后生,瞪着眼睛大吼:“再特么动一个给老子看看!”

    年轻后生眼睛乌了一片,嘴角挂着血,对着枪口一点没怂,支棱着膀子就想扑上去。

    “小三儿,别冲动!”中年女人死死拉住年轻后生的胳膊。转头对俩土匪说:“你们抓我也没用,我真不懂医术!”

    “老子管你懂不懂,今儿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你他么也得跟我走,要么现在老子就打死你!”高个土匪咬牙切齿的威胁一句,然后朝着地上啐了口浓痰。

    在楼梯口和门外看热闹的人中扫视了一圈,昂首挺胸,霸气得说:“真特么当一溜鞭的名号是白叫的?!”

    “大妹子,你就行行好,跟他们走一趟吧。你看我这店……唉~”掌柜的猫在柜台后面,身子哆嗦着,苦着一张脸劝道。

    中年女人看着一片狼藉的大堂,知道旅店今天是受了无妄之灾。

    于是叹了口气,说:“行,我跟你们去,不过我得先说清楚,我真不……”

    话说到一半儿,中年女人发现上一秒还凶神恶煞一般的两个土匪,这一眨眼的功夫,注意力就已经不在她身上了。

    俩人对着门口的方向,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法似得一动不动。也不能说一动不动,俩人在哆嗦,而且哆嗦的越来越厉害!

    脸上的表情更是怪异,一副说不清楚是想哭还是想笑的模样,就像大白天见着了鬼似得。

    这……又两个突然抽羊癫疯了?

    中年女人再看向门口,只见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三个男人。

    左右两个,一个脸上挂着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另一个脸上一片冰冷,让人看着就感觉瘆得慌。

    中间的那个年轻些的倒是和气,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双手抱在胸前,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线……

    天王老子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