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民国之威震关东 > 第八章 旅馆里头闹事的人!
    小半个时辰过去,宝顺一身寒气的回来,满脸兴奋的坐下后,压着声音说:“小五爷,按你说的法儿,找着人了。”

    邻近晌午,羊汤馆正是上客的时候,周围人杂,不是说话的地方。柳辰轻轻摇了下头,拦住了宝顺后面的话。

    喊老板结了账,三人起身离开。走在人流稀落的大街上,宝顺小声汇报:“女的,四十来岁,做派斯文。

    初七那天傍晚,带个跟班进过商行。那个跟班的腰上鼓囊,应该别着枪。走的时候林老板亲自出来送的,客气的很。

    一起的还有个长得挺秀气的姑娘和三个汉子。现在都住在荣福旅馆。”

    “就这一个可疑的?能把准吗?”柳辰问话的功夫辨别了一下方向,过了马路穿胡同奔荣福旅馆方向。

    宝顺小跑两步跟上,介绍道:“基本没跑儿,八通商行只做大宗,不接散客,进出的人不多。蹲街的小叫花子就靠着他们讨吃食,来往每个人都很留意。

    这几天虽然有几个生面孔出入过,可那个女的最特别。像是个学问人,跟其它客儿很不一样。

    我找巡街的打听了一下,几个人是初七早上进的县城,这两天一直住在荣福旅馆,没什么动作。

    哦,对了,那个秀气姑娘应该是个大夫。旅馆里昨天有个住客抽羊角风,差点把舌头要掉了,她指挥大家救的急,表现得贼专业。”

    柳辰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想着事。

    那个姓林的私下里什么德行且不说,起码表面上四海通达、做事儿也义气。

    他做商行,手里有跑关外的行商队,多半跟那面游击队有点交情。货主握着一车西药,官面上不敢惊动,不保底的人更不敢托付,找他寻出关的路子就对了。

    运药的消息,之前林老板说的很确切,所以柳辰认定,林老板并不是表面上说的收到小道消息,而是……抗日游戏队求到林老板的头上,想借着林老板的名头出关!

    这林老板想自己演一出大龙凤,把药吞了!

    几人沉默了一会,宝顺冷不丁问了句:“那林老板带路,让手下动手不更简单?为什么花大价钱雇咱?”

    “问得好。”柳辰笑了笑,压了点儿声音,眯着眼说道:“估计着他也闹不太准货主的深浅,怕货主有什么后招,担心手底下人动手,一不小心漏了底,栽了跟头。

    找外人,动手时连他派出带路的手下一起做掉,就算出了纰漏,他也能把干系撇清楚。”

    “姓林的在这儿可是坐地虎,对付几个外来人,用不用那么小心啊?”宝顺叨咕了一句。

    “他敢不小心?”柳辰冷笑一声:“游击队想运东西出关费劲,但派俩人入关来可简单。要真出事……他以后还想睡个安稳觉?不天天防着被暗杀?而且,一旦恶了游击队,以后他的货还敢出关?”

    宝顺听完柳辰的分析,点头道:“嗯,小五爷就是比我聪明!”

    “废话。”一旁的二林子咕哝了一句。

    “嘿,你个榆木脑袋懂个球球,除了会打枪,还会干啥?”

    “打人。”二林子撩起衣袖,示意宝顺练练?

    宝顺哪敢呀,气得一撇脑袋,不理二林子。

    柳辰看着这俩人,微微一笑,知道他们是开玩笑,也没开腔。宝顺和二林子是他心腹兼哥们,两人的性格也算互补。

    宝顺善溜须拍马,在遵化县城这一亩三分地里,人迹关系相当好,见人就说好话,很吃得开。

    二林子忠厚老实,属于能动手,绝对不动嘴那种。

    “走,去荣福旅馆。”柳辰想了一会,一拍大腿说道。

    虽说宝顺打听来的消息,货主的身份应该是稳了。

    不过柳辰还是觉得要再确认一下,于是,急忙带着二林子和宝顺直奔荣福旅馆。

    而此时,荣福旅馆大堂里,正热闹着呢。

    赶上午饭点,旅馆一楼大堂几桌客人正在吃饭,两个汉子忽然进到旅馆,嚷嚷着要找懂西医的那个小娘子。

    俩人虽然凶形恶相,不过身量不算高大,穿着穷酸,还一人断了条胳膊,打的夹板用布条缠着。看起来颇有几分喜感,实在让人提不起敬畏。

    俩汉子喊了两声,见没人搭理他们,直接就恼了。其中一个从腰间抽出匕首,“邦”的一声插到了柜台上。

    另一个从怀里掏出了把老左轮枪,一家伙顶到了跑堂伙计的脑门上,立着眉毛喊:“爷特么问你话呢,聋啊!”

    伙计吓得腿都软了,用手示意了一下挨着柜台边儿的一桌,哆嗦着说:“大……大爷,那个姑娘跟他俩是一起的,我不知道去哪啦!”

    被指着的那桌,坐着一中年女人和一个年轻后生,俩人原本闷声坐在那。

    不过此时被伙计指出来,就没法了再静了。

    中年女人示意后生别吭声,自己站起来开口:“两位兄弟,你们要找的人上午已经走了。”

    “走啦?”个儿高一些的汉子,一把抽起钉在柜台上的匕首,咋着膀子走到女人面前,一脸恶相的张口:“当爷三岁小孩耍呢?昨儿还在,现在就特么走了?你再给我说一遍!”

    说着话,匕首尖就指到了女人鼻子前。

    “不骗你,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跟我两个伙计一起走的,店里好些人都看到了。”女人被匕首指着依然镇定。

    “是,约莫巳时三刻的时候出的门,我瞅着啦!”门口一住客帮着证了一句。

    “有你特么啥事儿!”拎着左轮枪的汉子把枪枪插回腰里,抓起手边的水碗,就砸向开口的那位。

    “啪”的一声,水碗砸到门框上碎了一地。食客们一看这情况,哪还敢留在大堂,舍了桌上的吃食,上楼的上楼,躲外面的躲外面。

    躲在柜台后面的老板,见两桌客人没给钱就跑了,心疼得够呛,可毕竟是店里出了事儿,也不好喊人,端的是一个着急。

    赶紧陪着笑开口:“哎,大兄弟,有话好好说,莫毁东西啊,小店儿……”

    “你特娘的给老子闭嘴!”那汉子又抓起一盘子,连着里面的菜一起拍向了掌柜的。

    掌柜的赶忙闪身,盘子砸空了,人被菜汤淋了一脸。

    遇到这事儿,掌柜的能怎么办?人家有枪呀!

    只能不停得作揖:“我闭嘴,我闭嘴,求求大王,饶了我这小店口,莫再砸东西啦!”

    “人啥时候回来!”高个汉子信了女人没有撒谎,垂下了匕首喝问。

    “不回来了。”女人答了一句,见眼前的汉子又要瞪眼,又解释了一句:“她回天津了,真的不回来了。”

    “回天津了?”高个汉子刚垂下去的匕首又举了起来,虎着脸喊:“老子来找人,她就回天津了,哪特么有那么巧的事,你耍老子是吧!”

    “我耍你干嘛,他们房间都退了,行礼也带走了。不信你自己上楼看。”女人有些被磨叨烦了,皱起了眉头,语速也快了不少。

    “那个姑娘退房啦?”汉子转头问装柜的和伙计。

    “退房了,真的退了!”掌柜的赶紧点头。

    “是,屋我都收拾赶紧了,不信您上去瞧瞧。”伙计也赶紧作证。

    “特么的,还真有这么巧的事儿。嘶!啊~”高个汉子习惯性的想掐腰,结果伤了的胳膊一动,疼得直吸凉气。

    俩断了胳膊的汉子,自然是刘老三的两个手下。

    而能寻到这儿来找人,完全是那个朱郎中的“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