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民国之威震关东 > 第七章 少年意气!
    “那你想怎么样?”柳二芒砸吧着烟袋锅子,听完柳辰自顾自的一顿说后,抬眼问道。

    “我想…我想寻个法儿跟他们示警!”柳辰迟疑了半天,在柳二芒的逼视下,还是说出了自己脑子里盘算的想法。

    怕柳二芒不同意,赶紧又说:“都是一群敢跟小日本放对的好汉,现在指不定有多少伤号等着药救命呢。”

    “呵~”柳二芒哼了一声,下意识的嘟囔了一句:“跟你爹一个德行!”

    “我爹!”柳辰瞬间被吸引了注意力,紧着问:“我爹是个啥德行?”

    柳辰是柳二芒打小带大的,根本就没见过自己爹妈。懂事儿后也问过,得到的答案是,爹在寨子跟别的胡匪火拼时被打死了。娘生他时大出血没挺过来。

    这两种死法,对于土匪窝子里过活的人来说,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年岁大一些的时候,柳辰发现了一处蹊跷,老柳家祠堂里有他爹娘的牌位,可祖坟里却没有俩人的墓碑。

    柳二芒的回答很简单,只是含混的一句,俩人埋在别处了。问埋在哪,柳二芒就闷声不回答,问急了就翻脸开骂。

    柳辰打小就早慧,知道柳二芒不愿意提肯定有原因,再加上问起寨子里其它老人儿,也都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就把那份探究的想法压在了心底。

    今儿柳二芒一顺口忽然提起了一句,让柳辰不由得大为兴奋,赶忙追问。哪知道自己这个二叔,悠闲自得吧嗒着烟锅子,又不吭声了。

    “哎呀,您就说说吧。不管是怎么回事儿,还能瞒我一辈子啊!”柳辰没好气的说。

    柳二芒眼皮子都没抬,直到一锅子烟丝抽没了,在炕沿边儿磕了两下烟灰,才开口:“人啊,得有眼界,眼界不同,看事儿也不同。

    咱们混绿林的是得讲究规矩,不过规矩也得看事儿。不能因为个破规矩,就丢了民族大义!”

    接着柳二芒抬眼看着柳辰:“要是算准了那批药是关外游击队的,能帮上点儿忙就帮吧。”

    柳辰顿时大喜,爸妈那事搁在脑后,回道:“好嘞!确定消息不难,我会弄明白了再出手。”

    “能不露头尽量别露头,达到目的就行。”柳二芒笑着又交代道。

    柳辰点了下头说:“我不露面儿,就给他们递封信。那么贵重的东西,估么着他们心里也悬着。见信知道消息漏了,自己就得想对策了。”

    柳二芒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说:“行事儿谨慎着点儿,大义归大义,咱们大旗还得搁这儿竖着。那个林老板要是知道了,坏咱寨子的名声。”

    柳辰原本还以为劝说工作会非常苦难,没想到自己二叔还有这么开明的一面,赶紧保证:“放心吧二叔,肯定稳妥。至于那个林老板……回头得找个机会收拾收拾他。奶奶的,做人连点儿底线都没有。”

    “呵~”柳二芒呵呵笑了一声,又装了一锅子烟丝,抬起手冲柳辰挥了挥,等柳辰出屋后,摇摇头小声念叨:“还是经的少啊,少年意气………真像!”

    ————

    从柳二芒那出来,柳辰一点没耽搁,喊上二林子和宝顺下了山直奔县城。

    长城抗战那会儿南天门打得惨烈,遵化县城里的人但凡有地方去的,差不多都跑光了。大半年过去了,才将将恢复了些人气。

    进城后三个人先到老李家羊汤馆,一人要了碗羊杂汤。宝顺已经得了柳辰交代,就着一张烧饼,几口连汤带羊杂全都倒进肚子里,起身出去打探消息。

    柳辰和二林子坐在店里没动,慢慢的喝着羊汤等消息。

    店门被人从外面拉开,随着寒风涌进来,一个矮胖的那人一脸晦气的出现在店里。找了个空位置一屁股坐下后,扯着嗓子喊:“老李,给我包二十个烧饼,一锅羊杂。”

    “咋,朱郎中,有穷亲戚上门啦?”羊汤馆儿老板见来人脸色难看,又要了二十个烧饼,好奇的问道。

    “穷亲戚还好了,来了窝土匪!”朱郎中气不打一处来的说了一句。

    “哈,土匪?那可得把你家二丫藏好了,可别被霍霍啦。”羊汤馆儿老板以为对方说的是气话,逗了句闷子。

    “二丫昨晚儿就和我媳妇一起躲她二姨家了,要不,现在还真不好说,一帮驴Cao的玩应儿。”朱郎中越说越气。

    羊汤馆儿老板这才发现朱郎中不像是在开玩笑,惊叫了一声:“你家不会真进土匪了吧?”

    “可不真进了,还一下进了仨儿!”

    朱郎中一句话出口,不止羊汤馆儿老板,店里的伙计、几个散客,当然也包括了柳辰一桌,都竖起了耳朵。

    “到底咋回事儿啊!”羊汤馆儿老板一脸震惊的问。

    “昨儿傍晚,三个倒霉鬼似得就冒出来了。有两个一人断了条胳膊,还有一个右胳膊折了,左手被人用枪给打穿了……”

    朱郎中刚说了个开头儿,柳辰和二林子就知道那三个“倒霉催”的是谁了。

    对视了一眼,憋着笑喝着碗里的羊汤,听那面儿继续说。

    “……昨晚儿我折腾到半夜才把他们伤裹好,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羊汤馆儿老板配合的问道。

    “三个挨千刀的直接赖我那了!”朱郎中气呼呼的拍了下桌子:“还说什么是老白山的大寇,我只要能把他们伤治好了,有的是大洋给我。

    我呸!我给他们裹的伤还能不知道,屁的大洋,就特么仨儿穷鬼!”

    朱郎中开骂的时候,二林子一张脸气得通红。

    敢情这于老三,占着‘六鼎山’这茅坑不拉屎,去哪儿都打着他们老白山的名头?

    “有正事儿呢,回头再收拾他们!”柳辰怕二林子上头,压着声音提醒了一句。

    二林子深呼吸了一口,手从腰间拿开,强把火气压了下去。

    “他姥姥的……刚三个孙子睡醒了,就特么吵着要喝羊汤。不给买就砸了我的店。伤筋动骨还敢喝羊汤,喝死三个狗日的!”

    朱郎中也就敢在这骂骂泻泻火,不过有个听话儿的散客开腔儿了:“老白山?不可能~遵化地界谁不知道,老白山里的强人那是做大买卖的,从来不惊扰乡邻。

    我听说前天杨参议家的小女儿,回娘家的道上让强人给拦了,还是老白山上的好汉出手,命就没了。

    杨参议这回正托人到乡下收肥猪,还准备上山去答谢呢。”

    “给老子逼急了,就上老白山,举报那三个狗日的!”朱郎中坐那恨恨的叨咕。

    “唉,这世道啊……”羊汤馆儿老板摇头叹气念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