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民国之威震关东 > 第六章 隔墙有耳!
    回山的路上,二林子和宝顺都看出来柳辰有心事。

    二林子冲宝顺打眼色,宝顺紧走了两步凑到柳辰身边,小声问:“小五爷,刚那个姓林的给你添堵了?”

    “没,回去再说!”柳辰微微摇了下头,示意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宝顺会意,便没再多问。

    林老板刚介绍的买卖是,他得到消息,有一批西药到了遵化,货主正寻么关系,想走野路运到关外去。想让柳辰带着人,在路上把货给劫了。

    不用问,那批西药肯定是黑货。货主是外乡人。荒山野岭里无声无息的杀人截货,事后林老板再把药弄到外地销掉,可以说基本没有后患。

    要知道,黑市上西药简直堪比黄金。所以,确实是一单低风险高回报的好买卖。

    不过,柳辰还是一口回绝了。因为,他听到那批西药是要运往关外的!

    关外现在叫满洲国,不管是日本人还是满洲国,用西药都不需要绕远从天津港弄,更不需要偷偷摸摸的往回运。小打小闹的土匪或者黑市掮客,也没那本事跨境成车的弄药。

    那么,这批药去向的最大可能就是——抗日游击队!

    九一八的时候犹如丧家之犬一般逃出东北,是绝大多数东北军心中的耻辱。“一溜鞭”的人也不例外。

    当时是接了上面的命令没办法,事后柳辰窝囊的不行。再加上差不多满中国的人都在骂东北军软蛋,一枪不放就丢了老家。

    他一股火上来,差点没拎着枪掉头杀回去,但被柳二芒以死相逼的给硬拦了下去。

    没办法,柳辰是老柳家他这一辈里,剩下的唯一男丁。柳二芒放话:“你个小兔崽子要是想回去送死,行!但是,先得给老子留下个种再说。不然,你头脚走,后脚老子就抹脖儿。”

    虽然人在关里落草,但这两年关外的消息,柳辰可一直关注着。他知道共党组织了“抗日游击队”,专门抗日反满。

    听说如今大大小小的游击队,已经遍布了东三省,搅合得小日本没个消停的时候。

    当然,那些事迹虽然听起来提气,可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跟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关东军,外加满洲国的军队作对,那些个游击队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了。

    柳辰不太看好那些个游击队,不过对于他们敢豁出命去跟日本人对着干,还是抱有由衷的敬意和钦佩。他现在没本事上前线帮忙也就算了,给他们下绊子的事儿,那是绝对不会干!

    回山的路上,柳辰越琢磨心里就越觉得不对味儿。他是拒绝了,可那个林老板会不会再去联系别的人马?

    脑子里回忆着林老板提起那批西药时,眼睛里掩饰不住的贪婪,柳辰得出一个非常肯定的答案——会!百分之二百会!

    回山后柳辰到账房那交了收成,没去见柳二芒,直接回了自己屋,二林子和宝顺自然在后面紧跟着。

    一进屋宝顺就忍不住问:“小五爷,到底啥事儿啊?”

    “那个狗日的林老板,被钱迷得黑了心。”俩人都是自己的心腹,柳辰也没瞒着。

    “他咋地啦?敢坑咱们?弄他!”宝顺眼珠子一下就瞪了起来。

    二林子不吭声,手握到了腰间的枪柄上,态度很明确。

    “瞎激动啥,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柳辰没好气地说了一句,让俩人坐下后,讲了下林老板介绍的买卖和自己的判断。

    “那个姓林的,想黑关外游击队的东西。”听完柳辰的话,宝顺砸吧着嘴叨咕了一句。

    对于关外打日本人的游击队,宝顺的看法和柳辰基本一样,都是带着敬佩的。一听林老板惦记他们的东西,心里就一阵恶心。

    “那可是救命的药。他把药截了发财,游击队那面不知道得多死多少人。”柳辰加重了语气,纠正了宝顺的说法。

    “都是些好汉子,咱既然知道了,就不能让那个姓林的得手。”二林子闷了半天,也冒出了一句。

    “不合规矩啊!这要是露了,咱寨子的名声可就臭大街啦。”宝顺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按绿林道的规矩,柳辰既然推了林老板介绍的“生意”,那转过头就得彻底忘掉。

    你要是明着拒绝了,背地里又去搅合,事儿一旦露出去,坏的可不是柳辰一个人的名声。整个寨子的名声都得跟着受牵连。

    这事儿要是搁在于老三那些小散户头上,倒也无所谓,反正他们从来都是靠拳头吃饭,眼里根本就没规矩那俩字。

    “一溜鞭”可不一样,不管是被收编以前,还是现在重新站山头立柜,从来都是把规矩看做天。

    正因为如此,“一溜鞭”的名声在这一亩三分地都是格外响亮。

    名声这东西攒起来不容易,败坏起来可简单。要是因为这事儿沾上了“脏水”,柳二芒得一股火撅过去,指不定要出什么事情。

    三个人在屋里搓牙花子犯难的时候,齐海悄咪咪的回到了寨子里。溜达了半圈儿,见没人注意自己,一转身钻进了韩斌的屋子。

    韩斌回来后就一直躺在炕上等消息,见到齐海进屋,赶紧坐了起来,急吼吼的问:“回来啦!怎么样?”

    “韩爷,您交代的事没办成……”

    “啥?”韩斌刚听了个话头,直接就毛了。

    “韩爷您先别急,事儿没办成是因为我探听到了一个大消息!”齐海赶忙解释。

    “啥大消息?”韩斌一听有隐情,压下了火气虎着脸问。

    “今天八通商行的林老板亲自来接的货。跟他来的伙计里有宝顺的熟人,我就没露面。寻思着等林老板和那个伙计分开了,再上去说事儿……”

    “痛快说,到底什么大消息!”韩斌不耐烦地催了一句。

    “我跟着林老板进了县城,他进了茶楼,我也跟了进去。然后就看到了他上了二楼单间儿,单间外面有‘百鹿山’的人守着。

    那个林老板之前在林子里跟小五爷背着人嘀咕了半天。回过头又见‘百鹿山’的人。我就长了个心眼儿,进了旁边的包间,贴着隔板听了一下,结果听到了他们……”

    “你听清楚了?”韩斌两只眼睛瞪得溜圆,问话时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百鹿山’算是不大不小的匪号,比之六鼎山的于老三那些人强得多,虽及不上老白山‘一溜鞭’,但也弱不到哪儿去。

    当地的土匪都用山头作匪号,唯独老白山的外来客‘一溜鞭’,有自己专属的名讳。

    “百分之百的清楚,每个包厢隔板就那么一层,还有缝儿,我这双耳朵,可是出了名的好使。”齐海信誓旦旦的保证。

    韩斌强迫自己冷静了一下,坐在那低头寻思了半天,最后重重的一拍炕沿儿,吐出一句:“你去!把信得过的弟兄都给我召集了,悄悄的,别闹出动静!”

    “是!”

    齐海领命替韩斌召集亲信,林老板那头还不知道‘隔墙有耳’……

    而此时,柳辰正在柳二芒的屋外拉磨,思来想去了半天,一咬牙,撩开门帘进了屋。

    “二叔,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