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民国之威震关东 > 第五章 厚利的买卖!
    等天边儿隐隐透亮的时候,五辆大车行到了一处岔路。

    沿着大路往前是遵化县城,右转进老白山。

    “宝顺,你先去联系下家,我带着货老地方等。”柳辰吆喝道。

    “好赖。”宝顺一点头,脚下加速,脱离了大队直奔县城。

    韩斌隐晦地冲齐海打了个眼色,对柳辰说:“小五,那我带人先回山了。”

    “行,把咱自己留的那十件一起带回去,我出了货就回。”柳辰应了一声,摆手让队伍停下。

    销货的事儿一直是柳辰负责,去县城和下家交接,有几个带着短家伙的兄弟推车就行,用不着大家都去。所以,每次干完活儿,队伍都是在这个岔路一分为二。

    柳辰带着二十来人推着大车继续前行,离县城不到二里地时,吆喝大家把车推进路边的林子休息。

    天光大亮的时候,宝顺和老主顾之一的林老板,一起进到林子里。

    “呦,林老板,您怎么还亲自来了!”柳辰赶忙抱拳打招呼。

    这位林老板看着和和气气的不太起眼儿,却是个做大买卖的主。没想到今儿为了几车酒特意跑过来一趟。

    “哈,柳老弟,有日子不见啦,知道你来了,就过来看一眼。顺子说你今儿有单好买卖,要照顾哥哥?”林老板堆着笑脸,抱拳还礼,亲热问道。

    “这不寻思着快过年了嘛,白酒应该好卖,就弄了批蒜头烧过来。您给长长眼。合意的话,给个价拉走。”柳辰说话间,完全是一副商人做派。

    “蒜头烧?好!临年了,好酒紧俏,是桩好买卖,老弟有眼光!”林老板笑着应承一句,眼睛在五辆大车上扫了过,很随意的落到其中一个大包上。

    两面都是熟人,验货太细的话,脸面上也不好看。通常都是买家随意点一件,拆开查看。

    交道打得久了,随便一个眼神自然知道意思。宝顺招呼了两个人,把林老板选中的大包,从车上卸下来拆开。

    货自然是真货,蒜头烧又是天津卫出了名的好酒,就算价格贵了些,临过年了也不愁没销路。

    过数的时候,宝顺抽空悄声对柳辰说:“我到商行的时候,林老板好像要出门。听说你来送货,没喊掌柜的自己过来了,应该是找你有事儿。”

    柳辰之前还纳闷,六十件蒜头烧对别家来说是笔不小的买卖,不过对林老板来说,根本不值当亲自跑一趟。听宝顺一说,心里顿时就有数了。

    认货、过数、谈价,一番流程走下来,六十件“蒜头烧”归了林老板,柳辰得到了两封沉甸甸的大洋。

    交易顺利完成,林老板交代跟班回去赶车来接货后,给柳辰打了个眼色,迈步向没人的地方走去。

    柳辰心里有了准备,也不意外,跟上了他的脚步。

    俩人找了个清静地方,林老板凑近了些,一脸暧昧地低声问:“柳老弟,哥哥这儿有一单厚利的买卖,你感兴趣不?”

    “一溜鞭”的下家虽然不止林老板一个,不过为了保靠,数量也不多。

    来回打交道多了,几个收货的虽然嘴上不露,但对柳辰一伙儿是做什么营生的,心里也都是有数。

    所以林老板对柳辰吐出个“厚利”的买卖,不用问都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路数。那么,“厚利”就必然伴随着高风险。

    “感谢老哥的照顾,不过我和弟兄们做的是小本买卖,大活儿没那本事,您还是另寻高人吧。”柳辰想都没想,就带着笑回绝。

    心里琢磨着:“哥们小日子过得滋润着呢,有病啊去干些用命换钱的买卖。”

    “老弟,你先别忙着拒绝。”林老板伸手把柳辰拉近了一些,藏在棉袍袖筒里的手做了个手势,压着声音说:“这趟买卖风险绝对不高,而且跑一趟就能赚这个数。”

    五根小黄鱼(老计量单位,一两重的金条,31g左右),是林老板手势代表的意思。说实话,很有诱惑力。

    再加上那句:“风险绝对不高”,让柳辰出现了短暂的迟疑。

    林老板看在眼里,微微一笑,嘴便贴近了柳辰的耳朵,小声说了几句后,柳辰猛地往后退了半步。

    压着声音说:“林老哥,您快打住。兄弟我命薄,小打小闹还可以,您那买卖太吓人,干不了啊!”

    “嗳~”林老板可不打算放弃,往前凑了半步,小声劝道:“就一架车,最多五个押车的。老弟你手下这么多精壮的弟兄,抽冷子围上去,那还不是不手到擒来,兵不血刃!”

    “哎呀,老哥哥,您可别再说了。您那买卖的事儿,我可是一个字儿都没记住,真来不了,真来不了。”柳辰打了个哈哈,再次拒绝。

    林老板一想到那一大车的货,心头就像着着一团火。柳辰这个做事儿讲究,又有实力的大匪今儿自己冒出来,他哪能甘心就这么放过。

    心里思量了一下,咬了下牙做出了七根小黄鱼的手势,一脸期待的问:“老弟,哥哥我可是诚意十足啦。”

    柳辰不再搭茬,笑着抱了下拳,不给林老板墨迹的机会,转头扯着嗓子对林子里喊了一声:“都歇够了没有?歇够了赶紧卸车!”

    一嗓子喊完,便迈步回到人群里。

    林老板一看这情况,知道柳辰是真的不想干,脸上就像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跟上了柳辰的脚步。心里却在咬牙:“特么的,琢磨着你小子是个靠谱的角色,才巴巴跑来一趟。感情是个没卵的货色!”

    以往交易的时候,柳辰都会等到下家接货的大车过来。让手下帮着倒车装完货,才带人离开。

    可这回为了表明,自己对那个,“厚利”的买卖完全没兴趣。等车上的酒卸下,借口家里还有事儿,带着人就走了。

    一帮人推着空车出林子回山,齐海从队伍后面小跑着到了前面,陪着笑脸对柳辰说:“小五爷,我有点儿事儿想进趟县城。”

    “啊,啥?”柳辰心里正琢磨事儿呢,没注意听齐海说的什么。

    “我想进趟县城。”齐海赶紧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行,去吧。完事儿早点儿回去,别墨迹。”

    山上的一帮小子进县城,除了找海台子(暗娼)泻火,就没别的事儿了,柳辰没多想直接就应了。

    柳辰痛快地准假,齐海不用编理由,不由得心里松了口气。道了声谢后一转身朝县城方向走去。

    走出去几百米,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大队已经转弯消失在视线里。马上一转身,钻进了刚才和林老板交易的树林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