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民国之威震关东 > 第四章 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一溜鞭”不扰乡邻,跟别的山头、绺子比,还出了名的阔绰。这种阔绰不止是体现在装备好上,吃喝嚼谷那也是馋红了别家的眼。

    这是因为有独门的生财之道,就是扒从关里开往老毛子那面的火车。

    老毛子虽然厉害,不过造傻大黑粗的物件还行,弄洋胰子、洋火、白酒、香烟之类的生活用品就不行事儿了。

    弄不出来咋办,就得跟咱们或买或换。

    “一溜鞭”就是靠着从拉货的火车上扒东西,来发家致富的。

    这是个技术活儿,首先你得有情报,知道啥时候有车,哪趟车是目标。

    其次,心不能太黑,一节车厢里弄点,完事儿面儿上再给码整齐了,让人一下半下根本看不出破绽。

    从关里到远东道儿那么长,只要第一时间不被发现,回头再想查是哪出的问题,就且得查了。

    扒火车的生计是柳辰想出来的,行动方案和规矩也是他制定的。开始时大伙看到满车皮的好东西,总是收不住手,恨不得把车厢都给搬空了。

    毕竟来回一趟道儿挺远的,挨一回累,谁甘心进了宝山就弄个仨瓜俩枣。不过,都被柳辰给拦住了,再加上柳二芒的威势,尽管有人心里不满,但也不敢说什么。

    时间一久,好处就显出来了。一条生计干了二年多,一直平平安安。再一个量少出手容易,不需要寻么地方存放,也不用来回来去的搬动。这也让“买卖”做的越发安全。

    至于弄火车的情报,听着好像很难,实际上太简单了。

    邻着铁路线的电话线扯出几组线头,连着监听几天,就摸着了调度室,每天往下面派列车表的时间。

    后面儿只要按点儿去听,第二天有什么车过,自然门儿清。

    齐海在东北军的时候是电话兵,现在这活儿就是他专管。这回带来的消息是,明儿晚上十点一刻有“羊”过境。

    ————

    养精蓄锐一天,傍晚的时候再灌上一肚子热乎乎的腊八粥,柳二芒带着十来个人看家,剩下的人全部扛上“家伙什儿”跟着柳辰和韩斌擦黑出发。

    按着大概方向兜上十多里,等天黑透了,确认后面没有尾巴、眼线,队伍加快速度穿山直奔铁道线。

    赶到地方刚刚九点,大伙从林子里搬出之前扎好的干草垛,沿着路基摆成一溜儿。然后沿着铁路继续往前走,十来分钟后自动分成两伙儿,往就近的两个涵洞里一猫,静等火车到来。

    这年头火车时间不稳当,有时候提前有时候延后,延后的时候多,十分八分的是它,半个点儿一点儿的也是它。

    大伙都是老手了,也不着急。挤在一起把身上的大衣一裹闷头休息。

    等头顶上隐隐的有轰隆声时响起时,根本不用招呼,所有人默默的出了涵洞,趴伏到路基边儿隐蔽。

    这段铁路是柳辰选了好久才相中的,周围十三不靠,没什么人烟,卡哨。有桥有洞还有弯儿,火车行到这段必须减速。大伙儿上下车方便,往下扔东西也保准。

    火车现身,放过容易被车组听到动静的头三节,五十来人默契的分成几组,一组奔着一处车厢连接点扒上去,攀上厢顶,挪到车厢中段儿。

    这当口,最需要技术的时候到了。每组里负责开锁的人,嘴里叼着铁丝,腰上绑上绳子,顺到车厢门处。

    然后吊在空中,两只脚蹬住车厢箱体,用铁丝打开箱门上的锁头。得手后把锁头挂到腰上,扳开门栓,蹬开车厢滑道门。

    接着,所有人放绳子吊在车厢外面,把里面一件一件封装好的货物拽出来往外扔。如果是白酒之类怕摔的东西,就得等着。

    再往前一段,到了事先铺好矮草垛的地方,往那上面扔。尽管也会损失一些,但大部分都能完好的保存下来。

    活儿干到最后,就是把里面的货包拖出来,在外层码放整齐,关门、合闸、上锁,收了绳子、跳车。

    今天大家点运气不错,一车皮一车皮的,全是正宗的蒜头瓶天津高粱烧酒。这玩意好出手还值钱,最重要的是寨子里的弟兄们也喜欢。

    “今儿多整点儿,过年就喝它了!”

    “好赖!”

    “得嘞,韩爷~”

    韩斌的声音顺着呼啸的风声隐约响起,接着解释一众人杂乱的应呵声。

    吊在车尾最后一节货厢外面的柳辰,听到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二年来买卖做的顺风顺水,让下面的一帮人胆子越来越大,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尤其是韩斌,做事儿总想着收拢人心。今天不知道又抽哪门子风,居然连一直以来的规矩都不顾了,还想着多整点?

    不过也不好当中驳他面子,再说现在不是争将的时候,柳辰只能对着隔壁车厢外面挂着的几个人吼了一嗓子:“往前传,收活儿的时候,面儿上必须归置利索。哪个敢对付,手打射!”

    “是~”旁边车厢的组长应了一声后,往另一边车厢传话:“小五爷交代,收活儿的时候,面上……”

    五十多号人吊在车厢外头,顶着夜里的寒风,硬抗到铺着草垛的地段。随即整件整件封装好的烧酒,被大伙合力从车厢里抽出,扔了下去。

    没多会儿摔碎的瓶子里透出的酒香,就顺着风荡出了好几里地!

    半个小时后火车已经驶远,大伙在草甸子处重新聚头。“收成”不错,剔除掉摔碎的,剩下的重行封包后有整整七十件儿。

    “十件留着过年喝,剩下的装车。二林子,你点几个人把碎瓶子收拾了,仔细着点儿。韩哥,你点几个人,把草垛送回林子里。剩下的人跟我去弄车,都麻溜儿的动起来!”

    随着柳辰的一声招呼,五十来号人收拾碎酒瓶子的,搬草垛的,从涵洞里搬出拆散的大车件儿,开始组装的,瞬间忙碌起来。

    “嘿,小五别生气哈,哥哥我刚才没忍住,贪心了点儿。”趁大伙儿忙活的时候,韩斌模样憨厚的说了句小话。

    “……”身边儿不少人,韩斌还陪着笑脸,柳辰实在不好说什么重话。

    见柳辰不吱声,韩斌声音放大了一些,笑呵呵的说:“我就是琢磨着弟兄们辛苦一年了,这不又快过年了,碰上会好酒……是吧,哈哈~”

    “是啊,小五爷,只这一次,您就别埋怨韩爷了。”

    一正在装车的小子把话听的一半一半的,以为柳辰在埋怨韩斌就劝了一句。他这一嗓子很快给韩斌引来了更多的声援。

    一群人给自己帮腔儿,韩斌脸上憨厚的笑着,眼睛里满是得意。

    韩斌那点儿小心思柳辰太知道了,只是不愿意戳破,吼着嗓子笑骂了一句:“本来还想着这回得的钱,给大伙儿换点儿洋酒整整。这回妥了,都喝高粱烧吧。十件!年儿过完的时候一瓶都不准给我剩啊!”

    “得咧,小五爷,剩了我全包圆儿了。”

    “小五爷,要不,咱洋酒也整点儿,放心,省不了!”

    “就是,俺长这么大,还没喝过洋酒呢,弄点改改馋呗!”

    一嗓子成功的转移了大伙儿的注意力,柳辰撇见韩斌有些失落的脸,心里一阵好笑。姓韩的使得那些小手段,其实一点儿意义都没有。

    等大年夜的时候一“分羊”(每个人一年里收成的份子钱),大伙儿真金白银拿到手里,谁还记得那点小情小惠。

    ……

    一个来点儿过去,除了五辆装的满满当当的大车,和空气中还没挥发干净的酒气,铁路边上已经一切恢复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