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民国之威震关东 > 第二章 东北讲武堂的高材生!
    二林子那“一个呼吸灭三十步开外三根蜡烛”的手段,这两年在冀东绿林道儿上传的很响。而且性子冲,属于能动手就绝对不跟你不吵吵那伙儿的。

    他这一瞪眼,几个土匪就全都不敢吱声了。

    于老三阴着脸在心里快速的权衡了一下,眼瞅着对方虽然就俩人,不过手里都是快枪。有个神枪手二林子就够麻烦的了,关键是柳辰也在这儿。

    这小白脸儿,可是“一溜鞭”大当家柳二芒的亲侄子,真要是把他给伤了,柳二芒还不得把自己一伙儿追到天边儿去啊。

    “好汉不吃眼前亏!”心里打定了主意,于老三把肩上的小媳妇往地上一扔,冲柳辰抱了下拳,一脸晦气的说:“今儿就给小五爷一个面子,这趟红货算俺们给柳老大的年礼了,咱们青山不……”

    “呦~踩过界了还特么送年礼,于老三你挺会玩儿啊!”柳辰用枪口顶了下脑袋上的熊皮帽子,一脸轻佻的说。

    “姓柳的,你特么还想怎么样?”于老三是个极好面儿的主,刚才能低头说句软话已经是他的极限,被柳辰一激,火气登时就压不住了。

    “踩过界了怎么样,不用小爷教你吧?”柳辰仿佛没看到于老三吃人一般的目光,语气依旧轻佻的反问。

    “小兔崽子,你还想断老子手?”于老三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绿林规矩,踩过界“做活儿”,被正主拿到,轻则断手,重了断命!

    “不止你,你们五个今儿一个也跑不了!”柳辰说话时姿势依然松松垮垮,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越来越冷。

    老白山地界已经消停大半年了,如果今天让于老三一伙儿轻易走脱了,那以后这种事儿肯定会越来越多。所以,就算是杀鸡儆猴,也必须处置了他们。

    “混绿林的,太好说话,混到最后只能是个死字。该狠的时候,必须要狠!”这句话是柳二芒教给柳辰的。入关这两年多以来,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无疑都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

    “小五爷,谁都有个落单儿的时候,做人、做事儿还是别太霸道的好!”一边儿的罗圈腿尖着嗓子阴恻恻的说了一句。

    “啪~”二林子毫无征兆的枪口一偏。

    枪声响起的同时,罗圈腿脑门上出来个血窟窿,黑眼仁儿往上一翻,人就直挺挺的倒到了地上。

    “棒子面!”

    “棒子面~我干你……”

    “啪~”

    于老三大吼的同时,手下的三个土匪也都扯着嗓子喊人。拿大枪的土匪下意识的想抬枪口,二林子甩手就给了他一下,枪声响过,声儿都没吭一下就倒了。

    眼瞅着自己的两个手下被子弹开了脑壳,于老三是又惊又怒,算真真的见识了道上对二林子的传言。尽管脸上一副要杀人的模样,手脚愣是一点儿都不敢乱动,生怕造成什么误会。

    于老三不敢乱动,他剩下的两个手下就更不敢动了,一个胆小些,手里的片刀吧嗒一声掉到了地上。另一个一看,也赶紧把手里的家伙给扔了。

    于老三盯着二林子看了几秒,确定他没有再开枪的意思,心里稍松,瞥了眼柳辰,心里快速的琢磨了一下,打定主意后嘴角挂着冷笑说:“我说小五爷,你的人可拿你当吃奶娃子护着呢。”

    “哈~”柳辰咧着嘴笑了:“怎么,怕今天搁在这儿,想捡小爷这个软柿子捏捏?”

    于老三被柳辰一句话戳穿了心思,脸上顿时就有些绷不住了,正准备硬着头皮再激上两句,就听柳辰又补了一句:“行,小爷我今儿就成全你!”

    “当真?”于老三眼睛瞬间瞪了起来。

    “别废话,划道儿吧。”柳辰依旧松松垮垮。

    “枪法、拳脚你选!老子赢了,今儿你放我们走,老子输了你想咋地就咋地。”于老三一拉衣襟,露出了腰上别着的老左轮。

    “还是你选吧,省的回头跟人说小爷欺负人!”柳辰完全是吃定于老三的模样。

    “行!枪子儿无眼,咱论拳脚!”于老三痛快的点头,脱掉身上的老棉袄,把腰里的左轮枪往里一裹,扔到了地上。

    心说:“姓柳的小白脸被下面人给惯坏了,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真特么不知天高地厚。”

    柳辰把二十响往腰里一插,肩膀离开树干活动了下脖子,抬起手冲于老三勾了勾手指头:“来吧,赶紧的。”

    于老三咋着膀子刚想上步动手,心里猛地就是一抽抽。因为他发现,旁边站着的二林子,居然一点儿都不紧张,完全是看戏的模样。

    要知道姓柳的小白脸今儿要是伤着了,他回去肯定得受牵连,难道他就掐准了自己不敢真伤人?

    “想啥呢?别特么磨叽!”柳辰见于老三光拉架势不动手,不耐烦的催促了一声。

    “你特么的~”于老三火一上来,也顾不上琢磨那么多了,上步当胸就是一拳。

    对方一拳砸来,上一秒还没个站像的柳辰脚步瞬间一错,侧身让过拳锋,左手擒腕,右手拿肩,同时脚下一拌。

    于老三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呢,身体就腾空而起。肩膀嘎巴一声脆响,人就被柳辰灌着劲儿的砸到了地上。

    身上穿的厚实还好,肩膀断了一样的疼痛肯定是脱环了,着地的半边脸也被摔的发麻。于老三缓了半天,才忍着疼一只手撑着地站起来,心里知道,今天自己算是彻底栽了。

    从刚才那一手就能看出来,狗日的小白脸还真不是个善茬子。

    “还行不?行的话继续。”柳辰活动了活动膀子,依旧是一副松松垮垮的模样。

    于老三左手托住右胳膊肘,轻轻活动了一下,猛地用力往上一送,脱臼的右肩膀被他强行送了回去。咬牙挺过疼劲儿,抽着凉气吐出一句:“感情小五爷是深藏不漏啊!”

    这会儿,从道边儿草科子里,悄咪咪的摸出来了五个拎着枪的汉子,领头的那个指着于老三张狂的喊:

    “瞎了你的狗眼!我们家小五爷,那可是东北讲武堂的高材生!‘技术班’懂不?

    讲武堂办了十一期,那是独一份儿!寻常四五个好汉子都近不了他的身,就你这虾米样儿也特么敢抻吧,真特么不知道死字儿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