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民国之威震关东 > 第一章 捞过界了!
    癸酉年乙丑月壬辰日。

    腊月初七,大寒。不算太急的东北风,夹杂着雪沫子在冀东的山垭间吱吱扭扭的穿过。

    挨着老白山东沟的土路上,一裹着老棉袄的男人,手里牵了头驴赶着迎风路。驴背上坐了个穿着青花夹袄,裹着绿头巾的小媳妇,一脸的紧张。

    长城抗战(1933年)仗打完大半年,大兵虽然撤了,可冀东这地界,却越发的不太平了。没了制衡的土匪、山贼左一窝右一撮的冒出来,闹得回趟娘家跟做贼似得。

    想要安全点儿,得一大早出门,趁着那帮贼骨头们还在闷觉儿的当口赶紧赶路。

    “当家的,快到地界了,别歇劲儿啊。”小媳妇发现自己男人脚程缓了,赶忙不安的催促。

    “缓缓,进了老白山的地界儿就算安全了。”牵驴的男人闷声回了一句。

    可能是怕媳妇磨叨,又加了一句:“这老白山里的土匪是干大买卖的,不带搭理咱这样儿的小门小户。别的劫道的,也不敢在他们地界上撒野,咱走到这儿啊,就算保靠了。”

    小媳妇也听人叨咕过,老白山里的强人不祸祸乡邻。不过,土匪那玩意儿哪有什么保靠啊!说话算数,那还能叫土匪?

    心里正哆嗦呢,耳边猛地响起一串悠长的口哨,一眨股眼儿的功夫,打林子里窜出五六个拎着大枪、砍刀的汉子。小媳妇惊叫的功夫,就把两人一驴围在了当间。

    “哎呀我去,哥几个今儿要开荤啊这是!”为首的汉子呲着一口大黄牙,扯着嗓子开腔儿的功夫,两只眼睛长了钩子似得,直往小媳妇身上剜。

    不怀好意的笑声中,一精瘦的罗圈腿挤着一双小眼睛调戏道:“小娘子,你这是要去哪儿啊?大冷天儿的,跟哥哥们到寨子里暖和暖和呗?哈哈,哈哈哈~”

    怕什么来什么,小两口琢磨早点赶路,好避过强人,结果还是碰上了。

    小媳妇脸吓得煞白,一声儿也不敢吭。牵驴的男人也怕的厉害,不过眼瞅着自己媳妇被人调戏,倒是激出了几分勇气。

    壮着胆子喊:“我跟你们说啊,我老丈人可是……”

    “滚你娘个腿儿!”领头的土匪不等男人把硬气的话说完,就飞起一脚把人踹翻,紧接着又是一枪托砸下去,嘴里骂着:“瘪货,七尺高的汉子,一张口就提老丈人,怎么不特么臊死你!”

    男人肚子挨了一脚,背后又被枪托狠狠砸了一下,好容易挤出来点儿血性瞬间散掉,佝偻在地上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护着后脑勺再也不敢啃声了。

    “当家的……啊!”小媳妇见自己男人被打趴下了,尖叫着从驴背上滚下。正要去扶人,就被领头的土匪拎着后脖领子扯进了怀里。

    “嗯~,桂花儿的头油,好闻!哈哈,哈哈~”土匪把鼻子凑到小媳妇头巾上深深的吸了口气,匪气十足的笑着,大笑间手已经顺着小媳妇的衣襟钻了进去。

    小媳妇尖叫着用力扭动身子挣扎,惹得土匪头子不耐,甩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抽到她脸上,小媳妇捂着脸“呜”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我跟你拼……”窝在地上装怂的男人一见这景儿,身上的血直往脑门上撞,爬起来就想拼命。结果还没等腰直起来呢,一杆大枪的枪口就杵到了他的脑门上。

    “给我老实蹲着,敢特么动一下试试!”拿枪的土匪竖着眼睛威胁道。

    “爷们儿别挣吧了,把你媳妇借兄弟们用用,又不能少块儿肉,鸡什么眼啊!”

    “就是,搭上命不值当,蹲那老实儿听声儿哈~”

    两个正在翻驴背上布包袱的土匪,你一言我一语,戏虐的“劝”着。

    “听劝,兴许过上几个月,你还能白得个大胖小子呢。”罗圈腿一脸嬉笑的打趣了一句,眼睛里闪着淫光,看了眼正被老大往树林里拖的小媳妇。

    虽然他也色急,但也得忍着。老大享用完了,才能轮到大伙儿了。

    “当家的~救我,救我!”小媳妇也是急了,两只手死命扣住路边的树干,冲着自己男人大喊。

    男人被枪口盯着脑门不敢挣扎,眼瞅着自己媳妇被拖走,赶紧扯着嗓子大喊。“大爷,大爷们,我有钱!你们放我了媳妇,我赎人!我赎人!”

    土匪头子一听这话,扯着小媳妇的手松了些劲儿,冲男人扬了扬下巴:“行!爷爷们做活儿有讲究,劫色不劫财,劫财不劫色!你出多少钱赎人?”

    男人一看有门儿,赶紧把手伸进怀里,一把掏出了十几个铜子儿。可能是自己也觉得说不过去,一咬牙把棉袄暗兜里塞着的几个袁大头也掏了出来,双手捧着示意给土匪头子看。

    嘴里哀求着:“大爷,大爷,小家小户出门就带这么多,您就抬抬手放过我们吧。”

    土匪头子示意罗圈腿把钱收,然后摇了摇头吐出一句:“你媳妇颜色好,这些啊……不够!”

    男人把手里的钱交给罗圈腿,一咬牙又从裤腰里掏出一小布包。几下扯开,露出了里面一对儿金耳环和一个金戒指。

    小媳妇回娘家,不想在兄弟媳妇面前落了颜面,把家里的金货拿上了。不过财不露白,道儿上不敢戴,就让男人先收着,等进了镇子再戴上。

    土匪头子见罗圈腿验过了是真货,满意的点了下头说:“行,一会儿就放你俩走啊,哈哈~”说着话大笑着又去扯抱着树干不撒手的小媳妇。

    耳朵里听着媳妇的哭嚎,看着身边几个土匪脸上戏虐的笑,男人这才明白什么劫色不劫财,劫财不劫色!一帮杀千刀的就是在耍他玩儿,让他自己把财货都交出来。

    男人火一下就冲了头,两只手一把抓住顶着脑门的枪管,使劲往怀里一拖,借力就想起身,嘴里嘶吼着:“老子跟你们拼啦!”

    端着大枪的土匪被吓了一跳,用力拽了一下枪没拽动,抬起腿照着男人肚子就是一脚,把人踹倒后伸手就去拉枪栓。

    “你疯啦!”罗圈腿手快,一把压下已经瞄上人的枪口。使眼色示意了下老白山的方向。

    拿枪的土匪一下回过神儿来,手指赶紧松开扳机。看着被踹倒的男人心头恶起,把枪身一转,枪托子没头没脑的就砸了下去。

    “当家的!当家的~”小媳妇看着自己男人被枪托子砸的满地乱滚,抱着树干声嘶力竭的嘶嚎。

    翻了半天包袱没什么收获的两个土匪,很快也骂骂咧咧的加入了殴打的行列。

    三个人的围殴下,男人很快就挣扎不动了,趴在地上血糊了一脸。

    透过满眼的血红,眼看着土匪头子把自己媳妇打横扛到肩上,一只手无力的空抓着,哽咽的咕哝:“媳妇~求你们放开我媳妇吧…呜呜,呜呜~”

    “号什么丧!”拿枪的土匪嘴里骂着,抬起枪托照着男人后脑又是一下子。

    男人眼睛一黑,趴在地上彻底不动了。

    “当家的~”小媳妇挣扎的没了力气,被人抗在肩上,看着自己男人被打的不知道死活,认命的呜咽着。

    “哥几个等着啊,哥哥我先去暖和暖和,哈哈哈~”土匪头子用力拍了一下肩膀上小媳妇的屁股,转头冲几个手下喊了一嗓子,然后大笑着朝之前打埋伏的草窝子走去。

    “老大,您慢慢儿的,俺们不着急~”罗圈腿眯缝着眼乐呵呵的应了一句,招呼着其他几个人,一起把翻得乱七八糟的包袱胡乱收拾了。

    “啪~”

    一声清脆的枪声突兀的响起。余音儿还在山间回转的功夫,两个汉子一人拎了把盒子炮,大大咧咧的打林子里露头出来。

    几个土匪听到枪响就打了个激灵,等看清楚来人,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

    两个汉子掂着盒子炮,走近了扫了一眼打劫现场,大概就闹明白是个什么情况了。

    年轻些的那个肩膀靠在一颗老树干上。手里摆弄着刚刚搂过火的二十响,眼睛斜瞄着肩膀上扛着小媳妇,不知该如何动作的土匪头子。

    瞅了几秒钟后,语气淡淡的问:“于老三,你个老小子捞过界了吧?”

    “柳辰,你小子给爷爷看清楚了,俺们可是在路西面干买卖,路东才是你们老白山的地界儿。”土匪头子喷着吐沫星子吼着。声儿很大,却透着心虚。

    于老三不虚不行啊,老白山的“一溜鞭”(土匪名号)可都是东北军出身,手里的家伙那是花机关、辽十三,听说还有马克沁。

    今儿到老白山地界“打食儿”也是没办法,他那个‘六鼎山’本来就偏,再一闹匪患就根本没人打那过了。这眼瞅着年儿就来了,总不能让手下的弟兄们连点儿荤腥儿都见不着吧。

    柳辰还没说话呢,身后站着的二林子开口了:“路东是俺们的,路西也是俺们的!”

    “二林子,你特么算哪根葱,轮到你说话了吗?”拿大枪的土匪枪口一调,指向了二林子。

    “啪~”二林子毫无征兆的一抬手,一枪打在了说话那人身边的树干上,下巴一扬冷冷的吐出一句:“你再给我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