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画匣 > 第十九章 说宝
    这次事件真的只是一点插曲,终归要回到正轨上来。陆珵回到居所,躺在床上思考人生:今日表面虽然风光,可里子里只有自己知道。

    他剑势还未大成,确实如黑袍人所说,没有觉醒神魂,无法与势相谐,这次完全是以一力降十会,但若今后遇到真正的劲敌,这破绽就很要命了。

    而这一身无匹巨力完全是取巧而来,并不是点滴积累,根基尤其虚浮,运使起来也很浅显,劲道散而不凝,这都需要要时间和经验去改善、打磨。

    此战虽胜了,但胜的也很侥幸。可以说有分毫的谬误,死的就是自己了。黑袍男子最后爆发的势头很猛,但差就差在他心态方面未摆正位置,若是一开始就狮子搏兔用尽全力,胜负之数,犹未可知。

    而自己最后定鼎局面的一式‘逆流’,威力是大,可消耗也大。一剑过后就将全部真气爆发出去,几乎无以为继。在水中练习时,还可勉力为之,到了岸上第一次施展,有太多需要完善和调整的地方。最令他脸红的是招式用老,竟然不慎将自己也震伤了,腑脏都几乎移位,幸好李宣和云氏二女看不出来,不然真的没脸见人。

    这番心境之微妙,难以言表。

    辗转过后,又拿出这次收获的“战利品”:

    一节长鞭,完全用不上,法器扇子,其材质坚固,非金非玉,但之前由于剑破山峦幻影,这会扇面上已有一道裂痕贯彻当中,将原本山水风光图景完全破坏。其蕴含的八道法禁也已然破损了多半,这类下品法器原本品相就不好,现在恐怕只得扔给仁寿堂回炉再造了。

    最后还有一块看不出名堂的小石头,石头通体是琥珀色,不透光,状如鸡子,质地却很是细腻,触感温润如玉,他把玩观察了好久,才发现这石头只要在手中握紧便会透出一股凉气,可清净五蕴,扫除心头杂念和一些微微不适之感,最关键一点是输入真气至其中探测,直接就是泥牛入海,浪花都不起一个,这就十分令人惊讶了,但受限于眼界,目前看不出来是个什么宝物。

    陆珵心中已起了占据的心思,估摸着这个石头可能神物自晦,应该还另外的妙用,只是不得门路。而现处于时间循环内,这些事物都会重置,要再次获得怕是要好好筹划了。故他决定明日再去水底练剑,到时更加招摇些,好让那些人物、事件不会发生太大的偏移。

    至于法器,实际也是跟修士一般有着明显的层次划分,想到这里,记忆突然翻涌,在心底深处浮现出一幕很模糊的画面,那是幼年恩师陆明空曾经为他讲解世间法宝体系,当做故事消遣。但因时隔很久了,他越想越记不起来,始终犹如雾里看花。

    烦恼间,觉的房间里都很气闷,于是鬼使神差的就出门便往师父旧宅方向寻去。

    那充满回忆的旧宅,是建立于一块毗邻小溪的空地中,不在规则的纵横之上,恰好被包裹入蜿蜒溪流中,三面环水,四周围有一大片芦苇荡,且离的最近的同门房屋,都隔有千步之遥,像是故意空出来的。这一刻他缓缓走过,这点不协之处十分显眼,可为何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他心有疑窦,但那熟悉又陌生的场景,再一次在眼前出现,瞬间压下纷扰发散的思维,他轻叹了口气,沿着小溪漫步前行,寂静的夜晚,吱吱的虫鸣一如记忆中那般无二,清亮的月光下,青森森的一片芦苇丛,其中有一种不知名的香草,一缕一缕的掺杂在芦叶中,空气里溢满了清香,水边萤火飞舞,照得他更是恍惚,两个不同时光的同样地点,在这一刻陆珵眼中仿佛重叠。

    他抬起头来,重重的影子在眼前浮现,仿佛整个世界都染成了那种旧照片的昏黄颜色,他看到过去,看到师父领着幼小的自己,在这里打坐、服气、画符,自己的开心、失落、难过、坚强,点点滴滴像月光流水一般慢慢淌过他的脑海。

    但有那么一刻,好像着了魔一般,他看到师父原本微笑的站在那里,突然回首,向自己这个方向望了一眼,那眸光中闪耀着莫名的光泽,他被惊出了一声冷汗,再想仔细分辨,却已然退了那种感觉,踪迹渺渺已不可寻。

    而这一刻,他记忆中那个师父讲宝的片段终于清晰起:

    神州大千世界,有一套完整的法宝划分及祭炼之法,是为上古东皇所传,经后人不断归纳发展,统筹编撰成一套完整体系。当然根性上相同,表象却各异,就是禁制手法不同,但常识却是一致的。

    法宝是器、宝两个大类的统称。其高下判定,是以封禁于其中的禁制威力来论,且禁制之间有相互递进的关系。

    器分符器、法器。一道禁制不全,只有几个符箓,略微有些灵异,可以辅助修者强化术法的就是符器,当然也有将符箓不断叠加层次祭炼为“真种”,或是制作者以绝强的修为,强行封入‘真诀大术’,发挥出不亚于法宝的威力,那就是符宝了。但其威力无法超出原施法者,并有使用环境、次数等限制,多是长辈赐予晚辈弟子护身所用。

    而法器就是以符箓聚成一道禁制以上的,可以将真气法术储存,其中,模拟法则运转,发挥出十倍、乃至数十倍的威力,这才称为法器。而修士必须达到灵动开始,可以将神魂透出肉身,以“灵识”驾驭,才能真正将法器释放,运转无碍。并能留下烙印,除非被强行炼化,否则不惧抢夺。更有甚者,比如云于熙,已可以分识化念,分神进驻法器之中,交予后辈辅以专属的法诀配合,发挥法器一定的威力。

    而法宝分为神禁至宝、天禁灵宝、地禁法宝。是根据禁制来区分,而禁制共分四等:两仪神禁也唤如意神禁,九阳天禁,六阴地禁,以及普通法禁。

    禁制之法乃是取阴阳用数,天运自然之妙。

    地禁用六,利永贞,为太阴之象,以二十四道法禁合为一道地禁;天禁用九,群龙无首,为九阳之数,合三十六道地禁为一道天禁;而神禁是阴阳合一,两仪造化之道,乾坤交融,天意垂青,是以天禁二十有五,地禁三十,合天地之数五十有五,成变化而行鬼神。

    至神禁成之,于法宝本源中诞出灵性来,经过不断温养,产生本我意识,进为法宝元灵。元灵之妙,神异非常,受引天地道则,其威力骤然增大数百倍。且宝成之日会有劫数阻拦,能成功渡过已十分不易。而法宝到这一步实可匹敌脱劫大宗师,极端罕有,无一不是各大门阀数十代薪火相继,经过千万年时光不断祭炼,不知消耗多少天材地宝才得功成,都是真正压箱底的东西,镇压气数!是故被称之为神禁至宝。

    遇真观宗门明面之上也只有两件法宝,其一为观主一脉所传承的“惊雷道簪”,已祭炼有三十层地禁,其二为“蜃楼珠”,是三十六层地禁圆满的顶级法宝,但由于其承载宗门根本阵法,所以断绝了合禁升阶的道路。

    而他记得很清楚,杨瞻为取龙血有准备了一件天禁灵宝攒心钉,和一件法宝定光分云旗,所有说,要么是宗门底蕴远不是明面上摆出来的,但这种可能性不到三成,有七成的可能势“南岳封印”的事已泄露,外界的一些大势力已开始试探。而杨瞻不过是其中某一家的代表。

    想到这里,陆珵心中不禁有些忧虑。他很清楚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而现在自己还处于时间循环内,就为了一个喻百泉,真是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