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我们的电影时代 > 第115章 够用就行
    是夜。

    甘敬先把有点迷糊的李早瑜送回了家才一转身进了自己家门。

    俞婧和二思都已经睡了,他轻手轻脚的简单洗漱了一下就摸着笔记本上了床。

    每次到了躺在床上的时候,甘敬都会现一件被自己反复遗忘要做的事——在卧室安装一个最好的投影仪,这样,自己每次看电影睡觉的时候都会爽上很多。

    临睡看电影是一种兼顾了欣赏和学习的方式,甘敬作为一位从业者看到这个世界经典作品时的反应可能和其他人有些不同。

    “这个角色我能演。”

    “这个角色我演的效果比她好。”

    “咦,这部戏有点意思,导演很有功力,能看出来演员是有点常的感觉。”

    “唔,这个角色有点费劲。”

    甘敬斜靠在床头看电影有着一贯的对于作品、角色的独自点评,一般除非是女儿非闹着要和爹爹一起睡,不然他是习惯性边看边嘀咕的。

    电影角色的演法向来不是唯一解,有的角度看起来还是很能让人有所思考的。

    咚,咚。

    时间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多,甘敬刚看了一小半电影忽然听到了疑似墙另一面的声音。

    小区是两梯三户的布置,之前甘敬没去过李早瑜家,也就是今天把她送进去才知道这位邻居家的布局,嗯……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主卧墙壁另一边是她的客厅沙位置吧。

    甘敬微微皱眉,看了一眼时间,不知道是不是李早瑜喝多了在耍酒疯。

    咚,咚。

    又是两声很轻微但在夜里很明显的声音。

    有事你就来敲门呗,怎么还有敲墙的?

    难道是时候写一部名叫我的沙雕邻居的剧本了吗?

    甘敬撇撇嘴,右手拿起坚硬的手机用棱角狠狠的冲着墙壁回应了两下——砰,砰,相比较女人的力气,这声音听起来都有着不一样的厚重。

    等到回应过后他侧耳倾听了一下现没了动静才算是又按下了笔记本的开始键,重新开始欣赏有被誉为华夏名导谢江的一部作品。

    这一晚,看完电影再睡觉,甘敬睡的很沉,也很香。

    可是,一墙之隔的李早瑜却是早晨六点多就醒了。

    女孩刚一睁眼就觉迷糊,她愣愣的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昨天晚上是在沙上没脱衣服没盖被子的睡着了。

    唔,昨天喝酒喝的有点多,但自己不好像甘哥那样喝喝雪碧就过去了。

    下次应该是提前喝点解酒的东西。

    李早瑜清醒过来,伸手拿过茶几上的茶杯咕噜噜喝到底,她依稀记得这还是昨晚甘哥送自己回来时给自己倒的,可是,还做了什么就没什么印象了。

    女孩拉了一下衣服站起来身来,她因为蜷缩在沙一夜而忽然舒展的身体能听见骨头的响动声。

    李早瑜走了两步瞧见桌子下精致的小包连忙蹲下捡起,检查了一下,钱包、卡包、手机、口腔清新剂、四合一补妆盒、口红等等都还在。

    嗯,钥匙是放在了玄关柜上。

    她把包放下,伸了个懒腰准备梳洗一下,只是,刚刚走到镜子旁忽然整个人都愣住了。

    脑门红了!

    脑门红彤彤的!

    自己昨天挨打了吗?

    李早瑜下意识的伸手一摸。

    嘶!

    很疼!

    怎么回事?

    女孩茫然,看了眼沙,买的沙挺大的啊,难道是昨天睡觉摔下去又自个爬回去继续睡了?不应该啊!甘哥打的?他不会有这种怪癖吧?

    一阵阵令人不解的疼痛袭来。

    ……

    “喂,甘导,恭喜啊。”

    “你谁啊?”

    “……”

    “噢,孙导,刚起床没注意。”

    甘敬把手机屏幕拿到眼前看了一下才看到打进来的是《该死的爱情》导演孙茂,这位电视剧导演脾性挺好的。

    “吓我一跳。”孙茂的声音这才传来,“我还以为你红了就不认人了。”

    “怎么可能?谁不认识还能不认识你孙导吗?”甘敬调侃了一句,“孙导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大早晨、呃、大上午的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啊?”

    “上次我让你帮我写一配乐给朋友用的,古风豪壮一些的,人家那边催我了,你写好了吗?”孙茂提及了正事。

    甘敬是个实诚人,他努力回忆了一番,依稀记得好像似乎是有过那么一茬,他很实诚的答道:“忘了。”

    “……”

    孙茂过了几秒钟才没好气的说道:“还不如你红了不认人呢。”

    “不至于,不至于。”甘敬有些歉意,他这会倒是记得当时自己好像因为不想给歌还提过什么条件,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不管给不给歌,应当给人一个结果是真的。

    现在这样还真有点不太好。

    “插曲是吧,豪壮一些,给古装剧用是吧。”甘敬边思考边想,“嗯,嗯,嗯。”

    “你嗯个什么劲啊。”孙茂有些无奈。

    “嗯,嗯,嗯。”甘敬小声哼唱找了找调子,“沿着江山起起伏……放马爱的中原……苍天赐给我……”

    他的声音越哼唱越小,渐渐就有些听不清了。

    “喂?喂?”孙茂连声询问。

    “别闹。”甘敬抽声回了一句。

    孙茂拿着手机都要乐了,别闹?这到底是谁要闹呢?你难不成还要当场……

    “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我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

    “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清唱,以及,明显刚起床嗓子没调整到位的破音。

    这是自己刚才想说的当场吗?

    孙茂怔了一下还以为甘敬之前是在逗自己连忙抛开心思问道:“还有呢?还有呢?”

    “不是插曲吗?就这么多了,晚上的时候我把谱你邮箱。”甘敬说道,“便宜你了,就这么着吧,记得给钱。”

    “等等,等等!”孙茂听出来他要挂的意思,连忙制止,义正言辞的指出,“你特么哄孙子呢?我刚才明明听见你前面小声哼唱内容了!”

    “那你可能听错了。”甘敬面不改色的哄道。

    “放屁,给你钱啊,又不是不给你钱!”孙茂有点恼怒了。

    甘敬问了一句:“插曲而已,够用就行。再说了,是你自己用吗?问问你朋友,爱要不要好了,你也帮忙了,我也帮忙了,不要还省事。”

    “咦?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孙茂忽然心安下来,“对啊,不是给我用啊。”

    “嗯啊。”甘敬很乖觉的附和道。

    下一刻,孙茂忽然大声斥责道:“不是给我用,我也强烈谴责鄙视你这样的行为!晚上邮箱见,拜拜!”

    啪唧,电话挂掉了。

    甘敬撇撇嘴,嘴上说鄙视,身体还挺诚实,他摇头晃脑的推开主卧洗手间的门伸手去拿牙刷,一边挤牙膏一边小声哼唱。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