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试武 > 第27章 老管家战贺尚书
    对于一般江湖中人而言,谢平和谢文的夹击的确可能让人手忙脚乱。但是对于贺尚书来说,这种攻击却如同浮蚁撼树一样,根本就不值得他上心。

    甚至连脚步都没有移动,贺尚书直接轻晃了几下身形便让开了两个人的夹击,然后没有拿住酒壶的那只手犹如弹琵琶一样轻轻的一抚,一荡,两个人便犹如炮弹一样被砸飞了出去,高高的抛起,重重地砸落在一边。

    好强!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能被老管家请来参加谢飞鸿婚礼的基本上都是江湖之中排得上名号的人,也许他们的武功参差不齐,但是他们的眼力却都很准。因此哪怕是贺尚书只是随意出了两招,他们也可以以管窥豹,察觉出这个人的不凡。

    众多宾客都可以看得出来,本身就实力不弱的老管家自然也看得明白。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感觉到棘手,因为眼前这个人明显就来者不善。

    “好功夫!难怪敢在我们神剑山庄大喜的日子来闹事,阁下确实有狂的资本!”看了一眼胸骨塌陷被谢家几个下人扶起来还不断呕血的谢平和谢文,老管家沉吟的片刻便冷声道:“不过光平这两下子就想来挑战我们神剑山庄,阁下未免也太小看我们神剑山庄了!”

    “哦,那我要怎么样才能有资格挑战你们神剑山庄的人?”贺尚书豪饮了一口壶中的美酒笑眯眯的问道。

    “先过我了这一关吧!”老管家从对方刚才露出的那一手就看得出来,以对方的武功,恐怕在神剑山庄之中也只有自己有把握应对,其他人哪怕是武功最好的谢七都要差上一筹。因此老管家也顾不得身份。直接飞身下场,打算给这个敢于挑衅神剑山庄威严的人一个好看。

    不管是谁,只要敢挑衅神剑山庄,都必须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说时迟那时快,老管家在飞身跃起的时候伸手向旁边一抹,就从身旁一个仆人手中抽出了一柄长剑,在临空之际挽了个剑花,然后对着正在豪饮的贺尚书就是一剑。

    谢家神剑!这不光是神剑山庄传世宝剑的名字,也同样是属于神剑山庄绝世剑法的名字。

    不同于谢家传子不传婿,传媳不传女的独门绝技偷天换日夺剑技,谢家神剑只要是谢家资深的老仆人基本上都会那么一两手,不过用的好的却相当少,而老管家谢三就是用的最好的一人。

    因此在老管家出手的那一刹那,不光是观战的武林众多豪杰眼中闪过一丝异彩,汇聚了精神,就连姿态甚高的贺尚书都不由情不自禁的颔交口称赞!

    而这剑,也当得起称赞!

    只见此剑犹如轻风细雨,看似温柔,实则是凌厉异常!其中好像破绽无数,而这破绽仿佛又处处是陷阱,动摇着人的心神。

    “好剑!”面对这种绝世剑法,再像刚刚那么随意应付那就是对这种剑法的侮辱,这是身为武者的贺尚书所不能容忍的。因此贺尚书不由面容一肃,抬起手来就使出了他的真功夫。

    醉卧流云七杀手,惟有领者得真传!太行山失传了8o余年的绝技醉中七杀手在今天再次绽放它的光辉,在众多豪杰之中绽放着属于它的风采!

    幻非幻、真非真!醉中有拳,幻化万千!以醉取势,以醉惑人。形醉而意不醉,杀机藏醉间!

    乍一看,贺尚书此时仿佛一个步履蹒跚的醉汉,好像随时都要倒地入眠。但实则细看的话,他的步伐变化又充满了一股独特的韵味,虚实不定,变幻莫测,仿佛可以随时出现在各个方位一样。

    而他的双手也同样,根本让人琢磨不透他究竟会出现在哪里,看似软弱无力,实则包含着无穷的力量。每一次挥动虽然看似无意,但都暗藏着无穷的杀机,稍不留神就要命丧于黄泉。

    好招!好拳!

    众多来参加谢飞鸿婚礼的人没有想到,居然能在这次婚礼上见到这么精彩的武功,真是当浮一大白!

    相对于一些不明所以的江湖中人,一些博闻广记的江湖名宿见到贺尚书的拳所想的更加多一点,因为他们都猜到了对方所使用的究竟是何种武功。毕竟虽然这醉中杀手已经失传了八十余年,但是有关于它的记载却并没有断。因此相当多的武林名宿都猜到了这究竟是何种武功。

    剑变幻莫测,幻化万千。拳琢磨不定,力大势沉。也许是因为老管家在气血上远不如对方的原因,方寸腾挪之间,老管家和贺尚书交锋了几个回合,便不敌对方的醉中七杀手,被贺尚书势大力沉携风雷之势的一拳给砸到了身上,直接撞飞到人群间。

    “谢家神剑的确是好剑法,可惜用剑的人却不怎么样,”砸飞了老管家的贺尚书并没有趁势追击,而是直接负手而立就这么看着老管家淡淡道:“如果神剑山庄都是这种货色的话,那就太让人失望了。”

    “你!……”面对贺尚书满满的蔑视之言,刚刚被谢家仆人从人群之中搀扶起来老管家再也压制不住自己体内不断翻滚的鲜血,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涌了出来。

    实在是太让人气愤了!

    就在老管家抹掉了嘴角的鲜血,挣脱了搀扶他的几个仆人的手,准备为了神剑山庄的荣誉提起手中的剑和贺尚书拼了自己的这条老命的时候,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肩膀上,将他牢牢的给按在了原地间。

    “好了,谢伯,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吧,”按住他的正是谢飞鸿,只见谢飞鸿此时已从仆人手中接过了自己的血鞘长刀。错身而过,拍了拍老管家的肩膀,然后便向着贺尚书走去,一边走一边淡淡道:“我会让他后悔他的狂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