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试武 > 第358章 多宝阁杀人
    作为商业机构,像是多宝阁这种存在肯定是不会养闲人的。

    因此能被认命为多宝阁利润大头之一武界三赌,皓石区域当值负责人的,肯定不是弱手!

    所以当其亲自出手之时,便是风起云涌之刻!

    伴随着九幽法则的爆发,在其武将一重天修为的加持之下,所有观者都望而色变!

    “九幽法则!居然还有人敢领悟九幽法则!”

    “多宝阁的人疯了吗?连这种人的敢请!”

    “快走!一会万一那个家伙忍不住发狂,大开杀戒就不好了!”

    ……

    怪不得观者众人会如此,实是这九幽法则的名声实在是太臭了!

    谢飞鸿所在的武界,有记载的千百法则之中,之所以除了主流的一些法则之外,其他的法则都少有人修炼。

    其一,是着实不好参悟。

    像是谢飞鸿所领悟的斩之法则,讲究的就是个机缘。机缘到了,无师自通。机缘未到,花费再多力气也是枉然。

    而其二,就是一些法则具有相当严重的后遗症!

    没错,相对一些主流法则而言,一些稀有偏门的法则的确威力不凡。但是其中有不少代价往往也是常人很难以承受的,或者给自己,或给周围的人。

    像是枯萎法则,疫病法则,以及九幽法则!

    作为聚九幽之气,凝九幽之风的九幽法则,在威力上确是与一些上位法则不成多让,但是由于其需要沟通九幽的关系,因此往往会被九幽之地的一些东西所影响。

    平时可能没什么,但是一旦情绪不稳定,这些潜藏在九幽法则之中的一些东西便会影响法则拥有者的身心,他们做出了一些平时根本就不会做的疯狂事情来。比如说毫无节制的屠杀,甚至是拉着人自爆!

    为此,甚至还在这片土地上惹出不少祸的来。这就是为什么观者发现多宝阁的这位当值管事者用的是九幽法则之时,准备远远逃开的原因。

    毕竟一个武将级别的武者放开手来大开杀戒,哪怕是他们其中不少人都身份显赫,带着不少好手,也不想正面面对。

    当然,倒也不是说这些负面的东西无法克服,只是众人皆不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去赌这种概率。

    毕竟多宝阁这位当值得管事者他们又不熟,万一真发生意外了,多宝阁这边就是进行赔偿了,九泉之下的他们也用不上了。

    不提那些准备匆忙离去,不再趟这趟浑水的客人。面对一位武将级别的强者,用的还是堪比上位法则的九幽法则,没有人能够认为谢飞鸿能够幸免于难。

    毕竟在座的诸位这基本的眼力还是有,虽然具体的可能有所差池,但是谢飞鸿大概的实力范围却逃不过他们的眼。

    武尉境界,有可能是巅峰!

    被谢飞鸿这个年纪还算是不错,但是比起武将来,差的不是一点儿半点!

    因此哪怕是一直跟随谢飞鸿的小仆,都已认定了谢飞鸿很快便会在死了这位突施辣手的多宝阁管事手里。

    身为安排给谢飞鸿的贴身仆人,不管他心里怎么想,但是在明面上,他却是和谢飞鸿休息相关、生死与共。一旦谢飞鸿这里出什么问题的话,小仆也同样难逃干系。

    因此在见到谢飞鸿生命有危险之时,小仆直接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尖叫:“放肆!你敢!”

    而也正是此时,便见谢飞鸿手中的那柄长刀再次化作了一道银虹,别人便成了一轮寒月,将那九幽之气和九幽之风全不动都斩开,消融!

    这是……

    对于九幽法则会被破,并没有超过所有人的认知。毕竟九幽法则虽然强大,但是也不是无敌于天下。不少上位法则都有相互克制它的能力,只要参悟到位的话,击溃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这能办到的人里,应该是不包括谢飞鸿才对!

    毕竟谢飞鸿本身的年纪和修为在这里占着,在这两方面上来讲,谢飞鸿就算是拍马也抵不过这位当值的管事。

    而似乎是为了打众人的脸,这种事情偏偏就发生在了现实之中!

    但见圆月高起之处,时间和空间仿佛都被抑制住了一样!而后那寒月西垂,那九幽法则所具现化出来的足以让人身上魂消的九幽之气和九幽之风便之间溃散开来,让那位当值的管事身受重创!

    而这还仅仅只是开始而已,月光不减,刀锋继续!

    但见刀锋所过之处,那当值管事匆忙而起的能防御武将级武者一击的元气罩之间如同纸片儿一样被斩开,而后在另一位当值负责人的眼中不断的放大,最后占据了他整个瞳孔,成为他在这个世界之中最后所看到的光芒!

    光华散去,伴随着残躯重重倒地的声音,所有还驻留和准备退离的人皆不如回过神来,惊骇的目光不断徘徊在谢飞鸿和那位已经死去的武将级别的当值负责人的尸体之上!

    武尉斩武将!

    而且还不是那种靠实偏门手段修炼而成,一生几乎不会有寸进的武将!

    这份天资!简直和国都中的几个天骄都不成多让!

    一时间,镇江候六公子的名声,深深的被他们刻在了脑海之中!列为了绝对不能得罪的对象!

    不提其他观者心中所想,谢飞鸿在挥刀斩杀了那位多宝阁的当值负责人之后,脚部丝毫未停,一步步向那位同样被刚刚所发生的事情惊呆了的锦袍男子逼近。

    而他的这种行为也再一次的引起了本人身就焦距在他身上那些目光的注意,同样也让那位正在地上像蠕虫一样不断向后挪动的锦袍男子险些尿崩当场!

    “不要过来……我警告你……我母亲可涟漪公主,我父亲可是当朝三品大将!我舅舅可是当今齐国的国主,你要是敢动我的话,哪怕你父亲是镇江候也保不住你!”

    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在见谢飞鸿向自己缓步逼近,和其手中拖着的肠道之上蕴含着的那股刺骨的寒毛之际,锦袍男子直接将其所拥有的底牌全部都掀了出来,试图用这一些逼退谢飞鸿,保全自己的性命。

    对此谢飞鸿仿佛没有听见一样,脚步未曾有丝毫停顿,似慢实快眨,眼间就来到了其面前,冷声道:“说完了吗?说完了就上路吧!你的废话实在是太多了,我听得有些倦了!”

    “不!你不能杀我!……”

    见此锦袍男子哪还不明白,谢飞鸿是不打算放过他了。而就在其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那道灿烂无比的光芒再次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而后便也成为了他对这个世界最后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