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试武 > 第355章 国都
    和丹河郡的多宝阁一样,国都的这座多宝阁同样也奢华的过分。

    不,应该说是丹河郡的那座多宝阁还要奢华,别的不说,光是靠近就感觉到一股远于这国都其他地方,浓郁到极致的元气铺面。

    不过想想也是,在商言商,齐国的国都是齐国这边政治和经济的中心,其中有钱人的数量远不是那个偏远的丹河郡所能比拟的。多宝阁方面自然是舍得在这里已经投资,下本钱。

    见到雕刻有镇江候侯府家徽的翼车出现,多宝阁的人自然是不敢怠慢,哪怕还不知道来的是谁,还是直接安排了一位侍女迎了过来,专门服务于谢飞鸿一个人。

    “这位公子看着眼生,想必是第1次来京城吧,”见谢飞鸿所坐的翼车停了下来,托宝阁的这位侍女便连忙迎了上去,分辨了一下下得车来的两个人具体的样貌之后,便如沐春风的打招呼问候道。

    “不错,的确是第一次来京城,”谢飞鸿轻摇了摇手中又来装模作样的羽扇,直言道:“听闻这多宝阁的宝物很多,所以就过来看一看。”

    侍女微笑道:“承蒙公子抬爱,我们多宝阁一定会争取让您满意的。对了,聊了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公子的名讳,还真是有些失礼。不知公子可否告知,紫儿感激涕零。”

    “谢飞鸿,家里排行老六,”谢飞鸿羽扇轻摇道。

    “原来是六公子,”这位叫做紫儿的侍女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谢飞鸿手中羽扇上所刻印的镇江侯侯府的族徽,然后便一边引领着谢飞鸿等人向里走,一边道:“不知道六公子想先看些什么,有什么需要紫儿效劳的吗?”

    “听说这国都多宝阁皓石的成色不错,就先去看看皓石吧。”谢飞鸿装模作样的考虑了片刻,然后提出要求道。

    皓石、异卵、武匣,并列为武界三赌,但是其实皓石所能开出的东西往往最珍贵,而谢飞鸿这次来本身就是本着扫货来的,自然准备直接从价值可能会出现的最高的东西开始。

    “好的,请跟我来。”

    到底是大地方的多宝阁,放置耗时的房间都大不一样。不管是从面积还是从防护程度上来说,都远于谢飞鸿在丹河郡所去的那个多宝阁。

    虽然皓石价值高昂,但是国都中的有钱人更多,因此在谢飞鸿进入其中之时,已经有为数不少的人在其中挑选。甚至还有两个相互不对付的公子哥正在进行着比试,读起了他们手中各自所选的皓石的实际价值。

    对于这么热闹的事情,人类向来喜欢凑上去,因此那个方向的人也最多。

    对于此谢飞鸿倒是没有多少兴趣在,毕竟对他而言根本就是一目了然的事情,有什么好期盼的。因此谢飞鸿便直接来到了人比较少的一片角落之中,然后便开启了他在风云世界的收获,命运之瞳!

    看破命运,寻根造化!

    在命运之瞳的窥探下,本身杂乱无序,根本就从明面上看不出端详的皓石一个个在谢飞鸿的眼中已然大不相同,向谢飞鸿展示了他们个个之间和命运纠缠的浓度。

    虽然不见得说是和命运纠缠越浓的的东西,其价值就越高。但是没有丝毫命运之力眷顾的,绝对没有任何价值。

    就像是那两个中的进行比试,相互不对付的家伙,其中一个所选择的皓石基本上就没有任何命运之力纠缠。而他所开出来的结果也和谢飞鸿所预料到的一样,丝毫没有一点价值。

    由于命运之瞳的消耗非常大,哪怕是一些黑红现在的实力和精神力都支撑不了太长的时间。因此在瞭望看了一下,将那些和命运之力纠缠很深,应该是价值非常高昂的东西的位置记牢之后。谢飞鸿便直接将命运之瞳关闭掉,左眼睛又重新恢复了属于本身的神材。

    招呼来了小仆和那位多宝阁专门派来服务自己的侍女,谢飞鸿将其中几个看起来价值相对比较低的皓石的对应号码交给他们,示意他们将相应的石头拿来,而谢飞鸿自己则亲自去拿那几块他看上去价值最高的皓石。

    如他之前所担心的一样,在这个繁华的地方好东西的确很多,但是不差钱和难以相处的人也不少。

    在谢飞鸿这边正伸手准备将其中一块自己看中的皓石拉到手中的时候,突然一只手从另一个方向而来,直接抓住了那块谢飞鸿明明已经按在手里面皓石。

    上下打量了一下正和自己争抢,因为刚刚惨输于一直以来和自己不对付的人,眉宇之间蕴含着一丝暴虐之意的锦袍男子。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谢飞鸿第一时间并没有直接动手,好好教对方做人,而是率先出言道:“不好意思,这位兄台,这块皓石是我先看上的。”

    “呦?生面孔,难怪敢这么和我说话,”锦袍男子斜眼看着谢飞鸿冷笑道:“你看上的?你拿什么证明是你看上的?难不成你叫它一声,它会答应吗?”

    “看阁下的意思是想与我为难了?”谢飞鸿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锦袍男子淡淡道。

    “为难?”心气本身就不顺的锦袍男子伸出另一只手来拍了拍谢飞鸿的脸张狂道:“你也配!你有什么资格让本公司为难你!”

    似乎这位锦袍男子身份相当不简单,因此虽然一旁多宝阁的人看到了他和谢飞鸿之间的冲突,但是时间没有闹到一定的程度,便没有上前制止,任由事态的展。

    而其他一些同样在这格里挑选皓石的,也纷纷驻足,小有兴致的观看。

    见对方竟然如此乖张,谢飞鸿眼中的厉色越加浓郁,让过了对方拍向自己脸颊的巴掌,谢飞鸿不由直接叹了一口气道:“这个世界不知死活的人真多。”

    “不知死活,你是在说谁!”锦袍男子不乐意道:“我看不想活的是你吧!”

    “括噪!”显然谢飞鸿也懒得和对方在废话,竖掌为刀,一道刀光乍现,没有等眼前的锦袍男子明白的生了什么事情,感觉到一阵剧痛从自己的肩膀处传来,原来……他的两条手臂已然全部都齐肩而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