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试武 > 第209章 谢飞鸿醒来
    “啊!厉千州,我要你死!”看着这位侯府的血卫就这样倒在自己等人的面前,谢九弟勃然大怒,脸甚至都扭曲了起来,狂嚎了一声,便再次扬剑杀向厉千州。

    似乎是愤怒之下激了谢九弟的潜力,因此他所拥有的星河意境直接突破,涨了一成!奔涌的星河直接化为了洪流,汹涌澎湃的卷向厉千州。

    而谢七妹等同样也怒不可遏,排山倒海一样的攻势纷纷出手,合围厉千州这个在丹河郡都赫赫有名的散人武者。

    面对谢七妹等足以翻江倒海的攻击,厉千州再次化为了十数道血影,一连串嚣张的笑声之中便又自众人的围攻之中脱离,然后杀向因为要背负谢飞鸿所以不能出手的狄英身前。

    “呦,死亡荒原之中还敢背个累赘,你们的心还真是大啊,”眨眼之间,厉千州便已然出现在了正被人背着的谢飞鸿身后,邪笑道:“既然这样,那我善心好了,帮你们清理了这个累赘,还省得你们背着他到处走!”

    言语间,厉千州的手便再次探出,准备直接拿下谢飞鸿的头。而就在这千钧一之际,厉千州的第六感突然传来了疯狂的警报,使其也顾不得其他,直接运气护体,同时急忙间幻化出五六道血影,准备离开所在之所。

    不过似乎他做决定之时还是晚了些,直接是仿若羊脂白玉的芊芊玉手突然自他身后探出,然后无视那五六道血影的干扰直接拍在了其中的一道上,一掌,就击穿了这血影。然后便见一个人影直接高高的抛起,向一旁砸落了过去!

    “玉初然!”抛起的人影正是厉千州,抛飞间,厉千州便强忍住伤势扭腰转身,让过的谢祈妹的玲珑环,平稳落地之后便恶狠狠的盯着刚刚被他袭击的人厉声道:“你竟敢坏我好事!”

    “就是坏了你待如何?”玉初然收回手掌轻笑道。

    厉千州闻言险些气的三尸暴跳,不过一联想到了玉初然仿佛那避无可避的一掌,便心底泛起了一丝寒意。因此并没有直接欺身上前,而是踌躇了一下,继而不怀好意道:“玉姑娘,如果我所记不错的话,你们玉家似乎和侯府有私仇吧。

    怎么样?要不要考虑看看,和我联手,直接除了眼前这些侯府的人。为你的那个大哥报仇!”

    玉初然闻言不由轻笑了笑,妙目扫视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戒备之意的谢九弟等,便掩嘴轻笑道:“厉公子说笑了,初然不过是一介女流,打打杀杀的实在是有些难为初然了。更何况侯爷乃是这三郡一河之地之主,初然怎敢对侯府中人下手。”

    厉千州闻言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用余光扫视了一眼刚刚被这号称不喜打打杀杀的绝色女子打出来的伤。半响才开口道:“玉姑娘怕什么,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又有谁知道这侯府的人是死在我们手中的。

    这样吧,厉某可以承诺,等将这几人都打杀之后,厉某只取他们身上的鲜血,其余所物,皆归玉姑娘所有,如何?”

    “条件确实很动人,”玉初然在谢九弟等人骤然一凝的眼神之中嫣然一笑道:“不过很抱歉,初然还是要拒绝。”

    “为何?”厉千州眯着眼问道。

    玉初然掩嘴轻笑道:“因为初然现在已经和侯府的一位公子定下婚约,所以当然不可能帮助外人了。”

    “什么?”厉千州惊疑不定道:“为何厉某之前没听说过,该不会是玉姑娘随便找个理由来搪塞厉某吧。”

    玉初然轻笑道:“婚姻大事,初然怎敢胡说,初然是真的心有所属。”

    “是谁!”厉千州厉声道。

    要知道玉初然作为丹河郡中屈一指的美女,是不少年轻俊杰的梦中情人,而厉千州恰好就是其中一个。现在竟然从梦中情人口中说出其心有所属,虽然厉千州倒也不至于因此而要死要活,但是还是妒火中烧起来。

    玉初然做出一幅略微有些羞涩的模样道:“是谢六公子。”

    谢六公子?厉千州微微一愣,然后很快就反应过来一脸怒色道:“那个废物!玉初然你竟然看上了一个废物!”

    “放肆!”一旁的谢九弟再也按捺不住,直接暴喝道:“厉千州,谁给你的勇气竟然敢说侯府的六公子是废物的!”

    “括噪!”见谢九弟竟然不知死活的敢插言,厉千州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直接再一次化作了一道血影,眨眼间就来到了谢九弟的跟前。一只毫无血色的手一探,便直扑谢九弟的面门!

    他要撕烂谢九弟的嘴!让其再也不敢在自己跟前胡乱言语!

    面对那转身即至,其上带着血腥之气的大手,谢九弟根本就来不及闪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自己眼前不断的放大,降临!

    好在刚刚在谢九弟开口之时,谢七妹就已经预料到了厉千州可能会对谢九弟出手。因此在厉千州刚刚消失在原地的那一霎那,谢七妹手中的玲珑环便脱手而出,带着四成的冰之意境向谢九弟身前和身后砸了过来!

    如果往常的话,谢七妹的玲珑环虽然不俗,但也并不足以让厉千州退却。但是现在这众人之中还有一个他看不出深浅的玉初然在,而且最关键的是他同样也对那禹境之中最珍贵的东西有野望,自然是不愿伤上加伤。

    因此便直接改抓为拍,同时身形借力急退,便退出了玲珑环的攻击范围。

    “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给我死!”感觉自己诸事不顺之下,厉千州终于爆,身上的血色瞬间暴涨了几分,直接化作了一道散着滔天之气的血影,扑向了谢七妹等人。

    好一个厉千州,不愧能在一众散人武者中出头,成为不逊色于各大势力花大资源进行培养的天之骄子,当真了得!

    只见他所修行的这套不知从哪里得来的血影魔功在他的手中挥出了莫大的威能,挥手间便掀起了滔滔的血浪,辗转腾挪几个回合间,便在杀一人,同时剩下的谢七妹等人还人人带伤。

    而这还是在玉初然那里看情况实在是危急,因此在一旁出手的原因。要不然,恐怕是侯府之中所剩不多的人早就在厉千州出手这时死亡大半了。

    不过谢七妹等人是被玉初然出手给护住,谢飞鸿就里就空出来了。于是厉千州狞笑了一声便直接消失在众人的合围之中,飞身来到了狄英,和其正背负谢飞鸿身前厉声道:“给我死吧!废物!”

    “废物?什么废物……”就在这时,一个茫然的声音出现,原来是谢飞鸿恰好在此时醒来。

    只不过,他似乎醒的不是时候,朦胧迷茫之中,便见一只散着浓浓血气,的血色大手向他拍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