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诸天试武 > 第177章 我是影帝
    这是……?!

    自己金手指的突然触动显然是惊到谢飞鸿了,以至于其险些被岩蟒的巨尾扫飞!

    因此谢飞鸿也顾不得探究这其中的详细,将精力全部都放在眼前的这位意外之敌身上。而另一边,负责谢飞鸿这边的兽苑执事同样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准备将谢飞鸿随时从这岩蟒口下带离。

    其实严格说起来,让谢飞鸿面对有武者八重修为的岩蟒应该算的上是兽苑方面的失误,毕竟一个大境界多的实力差距,只有那些能够越级而战的天才才可以做到。而谢飞鸿……废物之名基本上是公认的,也就是他父亲是镇江侯,所以没人敢提而已。

    不过兽苑的人并没有出手纠正这个错误,因为镇江侯曾经说过,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意外也同样是历练之中必须要经历的。

    因此现在兽苑的人都在等,等谢飞鸿这里出现了致命危机,或者是谢飞鸿出言放弃,他们才会出手相助。

    不过谢飞鸿需要他们相助吗?当然不用!哪怕是谢飞鸿没有打算暴露自己全部实力也一样!

    只见面对一辆如同高行驶列车般咆哮撕咬过来的岩蟒,谢飞鸿未露出丝毫慌乱之色,手中的雪饮狂刀在元力的灌注之下,直接散出一股迫人的寒气。

    紧接着,谢飞鸿不进反退,疾驰向岩蟒便扬刀而起,然后便见一抹清冷的刀光瞬间绽放在岩蟒眼前,让它感觉到了一股致命的危机。

    眨眼间,一人一兽便交错而过,与此同时,一声夹杂着痛苦和愤怒的咆哮声便自岩蟒巨口之中扩散开来。那来自生命上层次的威压随着咆哮声散,让谢飞鸿所处的这个被分割的兽苑外围的异兽,纷纷开始向边缘区域逃窜!

    它受伤了!同时……它也愤怒了!

    不错,只是一刀,谢飞鸿就在其坚硬如铁一般的身躯上留下了一道伤可见骨的伤口!甚至要是谢飞鸿武道修为再高一些的话,刚刚那一刀,可以将其拦腰斩断!

    斩之意境!谢飞鸿所向外展示的意境就是这么霸道!越境杀人,如探囊取物一般!

    “好!”亭台之上,和众多夫人一起品茗观战的镇江侯见此也不得不说一个好字。

    以镇江侯的修为,当然不可能像是武院的边家老三一样没见识,将谢飞鸿所展示出来的斩之意境这种专为杀戮而生的上等意境,给认成了刀之意境这种大路货色。

    虽然真正说起来的话,像谢飞鸿这种层次的武者,镇江侯拿一根手指都能碾死!但是要是镇江侯所在的这种高门大阀,和一般小门小户不一样。他更加看中的,是潜力!

    就像是镇江侯的一众子女,以侯府所拥有的资源,如果要放开手提升的话,直接将其提升到武校、甚至是武将都没有问题!但是像是谢飞鸿的三哥,也就是被大夫人用计废掉了谢飞华,两年前所拥有的实力也不过才武尉而已!

    为何?就是因为镇江侯所有的子女每一层次都必须尽量的打磨!不断的巩固自己,默默的提升和有序的开自己的潜力。而这样做的结果……就是镇江侯府的子女出去之后基本上都是同阶无敌!

    甚至像是曾经被废了的谢飞华,为何能以武尉的修为成为丹河郡的第一人,除了因为他有侯府为其量身打造的根基,还有他自己争气,入险境领悟了撕裂意境这种上等的意境!这才让他以武尉之境就能正面斩杀一位老牌的武校!一战奠定了他第一人的地位!

    所以谢飞鸿的修为和麻烦其实在镇江侯眼中根本就不是个事,之所以这么多年没有管谢飞鸿,认谢飞鸿就这么废下去,主要同是因为谢飞鸿的前身实在是不争气。

    人蠢不说,还戒不掉玉骨仙兰,既是如此,那镇江侯自然不会将宝贵的资源浪费在谢飞鸿身上。

    而现在,谢飞鸿既通过减肥展现出自己也有毅力的一面,同时又展露出一丝斩之意境的雏形,倒是让镇江侯起了一丝培养谢飞鸿的心思。

    毕竟像是这种上等意境可不是谁都能领悟出来的,一旦成长起来的话,对付同等级,普通意境感悟同层次的武者,基本上是一刀一个。这一点,从曾经侯府的天才,领悟撕裂意境的谢飞华就可见一斑。

    镇江侯看的出来,大夫人自然也看得出来,因此眼中情不自禁的闪过了一次寒光。不过想到谢飞鸿平时所表露出来的那种蠢样,在加上谢飞鸿现在可能已入了镇江侯的眼,便暂时将一些小心思埋在心底。

    不过她同样心中也不升起了一丝不忿,她不明白,为什么像谢飞鸿这样蠢的像一头猪一样的废物都能领悟上等的意境,而自己那个投了那么多心血在其上的小儿子,却只能领悟一个中等偏上!

    我自己是这样,我的儿子还是这样!

    上苍何其不公啊!

    不提庭台之上,镇江侯等人的所思所想,兽苑之中,谢飞红正扬刀和已入疯魔状态的岩蟒在战!

    刀光如风似电,岩蟒凶威滚滚。一时间谢飞鸿所在的这片土地上,地裂山崩,烟尘弥漫!

    这岩蟒不愧是武者境界最让人不愿遇见的异兽之一,不光是其价值远比不上它这个实力层次应该有的其他异兽,而且还拥有越这个层次的异兽的防御。也难怪不少武者在荒原碰到这种既卖不上钱,而且很难杀的异兽大部分选择的都是绕路远离。

    当然,这岩蟒虽然强,也只不过是对一般武者而言。如果谢飞鸿真认真起来的话,哪怕以现在展露在外的实力也不过是两刀之数。

    只是真如此做的话,恐怕会惹人生疑。毕竟以谢飞鸿在主世界的经历,很难有能够在翻转腾挪的岩蟒身上伤口处连斩两刀的搏杀经验。

    因此谢飞鸿这边的刀虽快,但是表现的却是狂乱豪放,所以这岩蟒才能仗着自己的巨大身躯和旺盛的生命力才能和谢飞鸿僵持下去。

    不过,这岩蟒虽然难杀,也不是不死之身。因此随着谢飞鸿一刀刀的挥下,岩蟒身上的伤口逐渐的增多,终于,开始显露出了不支之相,同时那肆虐狂放的气势也开始渐渐的萎靡。

    也正是这时,腾挪间的谢飞鸿抓住了这个机会。身上的气势骤然暴涨一节,如同临阵突破一般的挥出了至今为止他表现的最强的一刀!

    刹那间,银虹乍现!随着谢飞鸿手中长刀的挥下,甚至出现了一个模糊近乎不见的寒月虚影!而这虚影的出现也让一直关注谢飞鸿这里的镇江侯眼中再次闪过了一丝精光,好字也同样再次出现在了他的嘴里!

    刀光散尽,谢飞鸿持刀而立的立于仿佛已经被定格了时间的岩蟒之前,然后就这样看着它轰然倒地。

    四散的烟尘之中,别人究竟如何想谢飞鸿不知,但是他现在所想的是——我刚刚的这番苦战岩蟒,临阵突破的表演,应该配拿一个奥斯卡影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