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太上仙歌 > 第77章 蓝莲花开
    客船蓦地轻微颤了颤,停在花海深处。

    寒风过处,送来缕缕荷叶的清香,仿佛方才那远处神秘女子渺茫的歌声似的。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花海直没入静谧幽森的黑暗里。

    此时此刻,本应是南方盛夏一幅绝美的画卷,却令船上的人心生凉意。

    陈法虎已走了超过半柱香工夫,如同石沉大海毫无音讯。

    他的修为只差小半步就能踏入归元,除非遭遇到地仙一流的高人,傅柔嘉和陈斗鱼实在想象不出还有谁能将其困住。

    好在满江怒放的蓝莲也只是围困住客船,并没有发动进一步攻击的迹象。

    傅柔嘉沉不住气,拔剑道:“陈师妹,我去找师兄。假如半个时辰之内没有回来,你就不必再等,想尽一切办法带领大伙儿上岸!”

    “慢!”陈斗鱼按住傅柔嘉的胳膊道:“你有伤,我去。”

    傅柔嘉丹凤眼一瞪道:“说什么呢?如果我没猜错,来的十有八九是蓝莲妖姬。这妖女是沙洲未央宫宫主凤无邪的掌门大弟子,修为远在你我之上。如果陈师兄尚在船上,我们三人联手或可一拼。你要是再孤身前往,和送死有什么差别?”

    陈斗鱼冷冷道:“你怎知我去了必死无疑?”

    两女正在小声争执,陆叶矮身从客舱里钻了出来,道:“我可以试试走出这片蓝莲花海,但不保证能找到陈大哥。”

    陈斗鱼和傅柔嘉同时回头,又异口同声斥道:“你为何不早说?”

    陆叶不由郁闷道:“你们总得让我先想出破阵脱困的办法吧。”

    傅柔嘉愣了愣道:“你说这花海其实是座法阵?”

    陆叶没好气道:“要不然呢,你以为人家是请我们在江上赏花观雪?”

    陈斗鱼直截了当道:“我们怎么走?”

    陆叶不答,回头问船舱里的人道:“都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小罐子,你快点儿!”满太保斜挎着自己的小包裹,笑嘻嘻从船舱里蹦出来。

    林抱春、林抱秋、苗雨声和小罐子鱼贯而出。小罐子不满道:“干嘛老催我,我哪里慢了?”一边说一边撑开油布伞遮风挡雪。

    傅柔嘉见几个孩子神情轻松面无惧色,满意地点点头道:“很好,这才像悬天观的试炼弟子。”

    这时候船老大领着船上的水手战战兢兢从后舱里跑出来,央求道:“仙姑,公子,我们能不能跟着一起走?”

    陆叶笑道:“你舍得丢下这条船?”

    船老大一阵犹豫。陆叶的话正问到他的痛处,毕竟是半辈子的心血,养家糊口全靠这条船。

    陆叶见状安慰道:“你们不必害怕,人家是冲着我们来的。只要我们离开,这条船就会平安无事。”

    船老大将信将疑,傅柔嘉问陆叶道:“你打算弃船登岸?”

    陆叶道:“嗯,成与不成总比困在船上强。”

    陈斗鱼问道:“你有几分把握?”

    陆叶回答道:“如果蓝莲妖姬不直接出手对付咱们,我想这片花海还是能走出去的,大不了费点儿事。”

    他的身上还有好几张陆博留下的破阵符,相信蓝莲花海怎也不可能比浮羽岛更凶险。

    傅柔嘉与陈斗鱼对视一眼,颔首道:“就这么办。万一蓝莲妖姬出手,自有我和陈师妹应付。”

    陈斗鱼赞同道:“先将孩子们送到安全地方,我们再回来找陈师兄。”

    那边船老大和几个水手嘀咕了会儿,问道:“公子,我们留在船上真的不会有事儿?”

    陆叶道:“我不能完全保证。假如你们不放心,也可以随我们一起离开。”

    船老大瞅了眼四周无边无际的蓝莲花海,黑黢黢的天空中雪花飞扬寒风呼啸,似乎怎么看都是留在船上更安稳点儿。

    他一咬牙下定决心道:“我们留下!”

    陆叶点点头,交代道:“我和傅真人在前面开道,陈真人负责殿后,其他人走在中间。所有人都必须按照我走的路线行进,半步都不能错。一路上不管看到什么发生什么,都绝不可轻举妄动,实在害怕就闭上眼睛拽着前面那个人。”

    满太保回头朝小罐子挤眉弄眼道:“我的衣裳借给你拽,怎么样?”

    小罐子怒道:“我才不要,我要走在你前面。”

    “也行。”满太保笑嘻嘻道:“要是你吓得突然跳起来,我在后头刚好可以抱住,保证不让你掉进江里喂妖怪。”

    苗雨声拉开小罐子,站在满太保面前道:“不必了,我和她一起。”

    满太保斜眼看看苗雨声,嘴唇咧开露出一丝笑道:“你行,你来。”

    “都给我闭嘴!”傅柔嘉被几个孩子吵得心烦意乱,喝令道:“听好了,乖乖排好队。满太保,你走头一个。后面是小罐子、苗雨声,林抱秋和林抱春排在最后,路上把嘴巴闭紧,谁再吵我就把他丢到江里。”

    几个孩子都怕她,立刻老老实实按照秩序排好了队。

    这时陆叶已经点起了一张仙符,如火把般举过头顶,身形轻轻一纵落在船舷边的一片荷叶上。

    “唿——”光火映照之下,满眼的蓝莲花登时化为一团团浓郁的妖气,或聚或散或浓或淡,千变万化幻化无方。

    傅柔嘉跟在陆叶身后踏上荷叶,立即察觉到脚下异常。自己双脚所落之处,绵软有如云絮,再往下看蓝色雾光翻腾变幻深不可测,白月江早已消失得不见踪影。

    但这样的景象,即使有陆叶手中的仙符光华去幻还真,也非普通人可以看到。

    对于满太保、小罐子等人而言,他们脚下踩的依旧是荷叶,荷叶下面流淌的依旧是白月江。

    傅柔嘉也不去说破,以免吓到这些孩子。

    谁知后面猛然响起林抱秋的惊呼声,小姑娘站在船舷边脸色苍白神情惊骇,张嘴就要叫。

    傅柔嘉暗叫糟糕道:“我竟然疏忽了这丫头天生慧眼,能见鬼神妖魅,能破执迷幻象。眼前的情景却是逃不过她的眼睛。”

    幸好陈斗鱼就在林抱秋的身后,眼疾手快捂住她的嘴巴,低喝道:“噤声!不会有事。”

    林抱秋渐渐镇静下来,点了点头。

    陆叶走在最前方,对身后发生的事情恍若未觉,聚精会神地观察四周,一步步踩在荷叶上徐徐前行。

    孩子们紧随在他和傅柔嘉的身后,心情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生恐一步踏错掉进江里。

    唯独满太保边走边自言自语道:“这荷叶底下不会突然伸出一只女鬼的爪子来吧?”

    话音落下,就听到背后传来非常轻微的“哒哒哒、哒哒哒”的怪响。

    满太保心头一跳,急忙转回头去,却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小罐子一动不动僵直地站在荷叶上,脸比纸白牙齿哒哒打颤,盯着荷叶边沿探出来的一串黑乎乎的东西,想叫不敢叫,想跑也不敢跑。

    苗雨声在她身后,低声道:“没事儿,就是根枯枝而已。”

    话音未落,那根枯枝遽然一颤,竟真像人的手爪一样张开,抓向小罐子的脚踝。

    苗雨声来不及出手又不敢盲动,只能叫道:“小心!”

    小罐子却是纹丝未动,那枯枝化成的鬼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踝。

    “呜——”就在接触到脚踝的刹那,枯枝骤然飘散成一缕蓝烟,徐徐向上升腾淡去。

    苗雨声松了口气,赞道:“小罐子,你真沉得住气。我都忘了陆大哥早有告诫,不用理睬这些幻象。”

    满太保撇嘴道:“她哪里是沉得住气,分明就是吓傻了。”

    傅柔嘉看着泫然欲泣的小罐子,一脸不在乎的满太保,义愤填膺的苗雨声,还有站在后面瞧热闹的林抱春、林抱秋兄妹,不禁大感头疼。

    蓝莲妖姬四面八方施法布阵,陈法虎一去便渺无音讯,几个娃儿偏偏不肯安生,想要护着他们逃离蓝莲花海,简直要把人逼疯。

    陆叶回过头凝视满太保道:“嘲笑小罐子并不能体现你的优越,更无法掩盖你对蓝莲花海的恐惧。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假如不能同舟共济手足互助,不必等强敌上门,自己已经垮了。满太保,悬天观的试炼从你离开家门时既已开始。你的聪明我自愧不如,但只有聪明是远远不够的。”

    满太保呆了呆低头不语。

    忽听林抱春惊诧道:“你们看,我们坐的那条船怎么看不见了?好像我只走出不到两丈远?”

    陈斗鱼没有回头,站在队尾轻描淡写道:“不必大惊小怪,不过是蓝莲妖姬在故弄玄虚而已。”

    想想当初自己第一次遇见陆叶的时候,他也只有十岁出头。对比眼前这群孩子,无一不是他们精挑细选出来的天纵奇才,奈何与陆叶之间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说到底,世间只有一个陆叶,正如洪荒天下只有一个陈斗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