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我有一座黄金岛 > 第三章 收了一个干闺女
    高兴一点都不高兴。

    高兴的眼泪在飞。

    高兴在心里大骂自己是傻x!

    可是能怪谁能?

    你能想象,一个五岁的孩子,尤其是一个女孩子,一拳的力量有多大?

    总之,当饭团的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上,高兴被打飞了。

    起码摔出去了有几步远。

    他疼的眼泪直流。

    他怀疑自己胸口的肋骨是不是被打断了。

    “大哥哥,你怎么了?”

    饭团赶紧跑了过来。

    “没事,没事。”高兴强忍痛苦站起。

    “大哥哥,你刚才飞了哎,原本你会飞啊?”

    我!我……

    高兴一抹眼睛:“我是一个杂技演员。”

    “什么是杂技演员?”

    “就是会飞的。”

    “大哥哥,你刚才哭了。”

    “我不是哭。”

    “可是你刚才流眼泪了?”

    “我那是笑的出眼泪了,你的力气太小了。”

    “可我只有使用了一点点的力气,要不然,大哥哥,我再来。”

    “别啊!”高兴被吓坏了。

    再来?再来自己就真的要进医院了:“等你好好练几年再来吧。”

    “可是你说过要让我打你三拳的啊。”

    “记着,记着,等你长大了以后再来。”

    高兴心惊胆战,急忙转移话题:“对了,你的爷爷奶奶在哪?我带你回家去。”

    ……

    “大哥哥,你要不让我再打两拳吧?”

    “饭团,你看这云彩多美?”

    “大哥哥,你让我打你三拳,我才打了你一拳。”

    “饭团,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吗?”

    “大哥哥,等到打完了我就带你去玩……大哥哥,你不是怕了吧?”

    “我怕?我怕什么?就是……我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

    “大哥哥,不打也可以,要不你答应我三个条件好不好?”

    “什么条件?”

    “饭团还没想到,等想到了再告诉大哥哥。”

    高兴忽然觉得自己被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带到了一个陷阱里……

    ……

    从这里去饭团家,一点都不漂亮。

    依旧是光秃秃的,什么也都没有。

    前面居然有一棵树?

    在这样的地方能够看到一棵树,简直是老天爷开眼了。

    树上,居然还挂着几颗叫不出名字来的水果。

    高兴摘下一枚伸手就够得到的水果,刚想吃,饭团已经叫了起来:“别吃。”

    “为什么?”

    “这是金果子,吃了,肚子疼,疼好几天。”

    啊?

    高兴看了看手里的果子。

    金果子?

    名字挺好听的,可是未免恶毒了一些吧?

    走了没有多远,几排房子已经映入眼帘。

    都是一些用砖头泥土和茅草搭建成的房子,非常的简陋。

    算是一个小小的村庄吧。

    一些天然的石头堆放在那,就成了喝酒聊天的桌子椅子。

    “爷爷,奶奶。”

    饭团忽然叫了出来。

    两个看着估摸着有六十来岁的老人走了过来。

    常年生活在海岛的原因,皮肤黝黑,满头白,可是那精气神,要多好有多好。

    “哎哟,我们家饭团回来了。”

    爷爷奶奶一眼看到高兴,眼中居然闪过一丝欣喜:“饭团,你找到了啊?”

    找到?

    什么找到?

    高兴一头雾水。

    “找到一个大哥哥。”

    “哎,好,好,老太婆,赶紧带饭团进去穿衣服。”爷爷那样子要多开心有多开心:“小伙子,你等着,你等着,坐会,坐会。”

    什么啊?

    见到自己不用那么高兴吧?

    高兴满肚子疑惑的坐了下来。

    爷爷回了房子,没多少时候就拿了一把茶壶两个杯子出来:“小伙子,喝茶,喝茶。”

    高兴还真的口渴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一股清香味满嘴飘香。

    “这是什么茶啊?”高兴问了一声。

    “这是我们黄金岛特有的山雾茶,可不好采了。”爷爷带着几分炫耀的口气:“它长在我们后面的山上,数量不多,非要等到山上起雾的时候才能采,那时候中和着……算了,算了,反正,只有最尊贵的客人来了,我们才拿出来。”

    最尊贵的客人?

    自己也不认识他们啊?

    难道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是黄金岛的岛主了?

    岛主?

    怎么听着和个海盗似的?

    “小伙子,能问下你的名字不?”

    “可以,我叫高兴。”

    “高兴?”

    “高高兴兴的高,高高兴兴的兴。”

    !!!%&……%!!!

    “这名字有趣,有趣。我叫王海生,我老婆子叫李月娥。刚才那个,是我们的孙女,叫王一一。”

    王一一?

    本来以为自己叫高兴这个名字已经够奇怪的了,没想到还有比自己更加奇怪的名字。

    别说,将来上学了自己的名字好写。

    笔画少啊。

    “她生的时候,黄金岛上就这么一个孩子了。”

    王海生在那解释着:“我们和孩子的爸妈都没怎么上过学,没啥文化,干脆就给他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高兴还是觉得好奇:“岛上的其他人呢?”

    “都出去打工了,一出去,就再也不回来了。”王海生叹了口气:“黄金岛本来人就少,别看叫‘黄金岛’,可穷的叮当响,后来有人去外面打工,赚了大钱回来,结果大家都寻思着离开这里了。”

    很多地方都是如此。

    穷则思变。

    大家一到大城市里打工,赚了钱,被城里的花花世界迷了眼睛,谁还愿意回到穷的掉渣的家乡啊?

    看看这里的房子,茅草房都有,估计一下雨还得漏吧?

    住惯了城里的房子,用水用电买东西都方便,再回来住这样的房子?

    “那王一……饭团的父母呢?也出去打工了?”高兴觉得还是叫着饭团顺嘴。

    “是啊,不过他们去的地方远,好像去了国外了,是跟着一条船一起走的。走的时候,我们家饭团才一岁,这一走啊,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王海生说到这里擦了一下眼泪。

    毕竟是他的儿子儿媳啊。

    高兴有点不高兴了。

    哪有这样的父母啊?扔下自己的儿子走了,一走就是四年?

    “那你们平时吃什么?”

    “我们种了点粮食,不多,这岛上不太好种,平时到海里去抓点鱼什么的。对了,还种了点蔬菜。”

    嗯?

    海岛上种粮食蔬菜?

    王海生像是看出了高兴的疑惑:“在我们后面,就是长山雾茶的地方,有条小溪,边上能种,我们平时喝的水也都是从那边解决的。”

    “电呢?难道点蜡烛?”

    “要说还是政府好啊。”一说到这个,王海生立刻变得兴致勃**来:“八九年前,政府为了解决我们这里居民用电用水问题,在岛上建了一个叫啥?”

    正好看到李月娥带着孙子出来了,王海生问道:“老太婆,那个叫啥来着?”

    “你个老东西,说了几遍了都不记得,小型波浪电。”

    “对啊,就是这个,听说一个小型波浪电,至少可以解决三百个人的用电用水。”

    “吃饭,吃饭。”

    李月娥摆了一桌子的菜。

    岛上的条件艰苦,别是把家里的家底都拿出来了吧?

    炒海蚌肉、红烧叫不出名字的海鱼、清蒸叫不出名字的海鱼、腌制的叫不出名字的海鱼……

    好家伙,除了鱼还是鱼啊?

    不对啊,自己和他们一家素昧平生,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的热情啊?

    高兴越想越是奇怪。

    王海生还拿出了一坛子自己酿的酒。

    说到喝酒,高兴就是海量了。

    高家从太爷爷开始就是出了名的酒量大。

    “来,高兴,咱爷俩好好的喝一杯。”

    王海生举起了杯子。

    高兴喝了一杯。

    一入嘴,酒味芬芳,特别醇厚。

    这酿酒的手艺不错啊?

    高兴也是确实感受到了对方的热情。

    酿酒主要原料就是粮食,要酿这么一坛子酒需耗费不少的粮食。

    现在为了招待自己,真的是把家底亮出来了。

    再看看饭团呢?

    不管不问,大口吃着菜,也不用奶奶喂。

    “来,咱爷俩再喝一杯……”

    “别。”高兴赶紧阻止了王海生:“叔,你们对我也太客气了吧?我想了好久,我们以前没见过啊?你要不说清楚了为什么,这酒我真的喝不下啊。”

    王海生沉吟了一下,对自己老伴使了一个眼色。

    “饭团。”李月娥拍了一下孙子不停吃饭的手:“给你干爹磕头。”

    啊,什么?干爹?

    高兴懵了。

    眼看着饭团站了起来真要磕头,高兴赶紧叫道:“别啊,别啊,什么干爹啊?我怎么就成了你们孙女干爹了啊?”

    “也怪我没有说明白。”王海生乐呵呵地说道:“我们黄金岛上有一个规矩,孩子的父母要是不在身边,五岁生日前就一定要认一个干爹,要不然不吉利。你瞧,饭团两个月后就是生日了,可是这岛上除了我们一家子,一个人都没有啊。”

    还有这样的事情?

    自己这算是来巧了是不是?

    “黄金岛上还有规矩。”李月娥接口说道:“干爹胜过亲爹,家里只有一口喝的,要先给干爹喝。家里只有一口吃的,要先给干爹吃。”

    这……

    高兴还真是第一次听到那么古怪的规矩。

    “过年的时候,干爹坐在上位置,就算是亲爹也只能是陪坐。”王海生又继续说道:“高兴,我说句丧气的话,你可千万别生气啊。打个比方,有一天干爹和亲爹一起死了,你干闺女也必须要先送你。”

    呸呸呸。

    自己这才多大啊。

    可是高兴还真的见识了黄金岛古怪的规矩。

    “我们家饭团啊,一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出海打工去了。”王海生把孙女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这孩子说来也奇怪,给他洗澡总是乐得和什么似的,后来试着带他下水,好家伙,那水性根本不用人教,当时就把我们老两口吓到了,我们还以为他是妖怪呢。”

    “还有力气大。”

    一说到这,高兴又觉得胸口开始隐隐做疼起来。

    “是啊,是啊。”王海生连声说道:“力气是真大,你说这哪像个五岁的孩子啊?我那儿子儿媳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要真的……我们王家就这么一条根了。高兴,我知道我们现在提出这个请求太唐突一点了,可是为了饭团,我求求你答应了吧。”

    高兴真的有些迟疑。

    自己这还没有结婚了,却莫名其妙有了一个干闺女?

    别说,有了一个水性吓人力气吓人的干闺女,好像也不错啊?

    将来带着他出去耀武扬威的?

    再说了,这老两口也怪可怜的。

    “要不……”高兴摸了一下脑袋:“就先这么着了?”

    王海生一怔,随即反应过来高兴的意思,大喜过望,一把把饭团往地方一按:“快给你干爹磕头。”

    饭团也不含糊,“咚咚咚”就是三个响头,一抬头:“大哥哥!”

    “哎哟,我的傻孙女,叫干爹。”

    “干爹大哥哥。”

    “什么干爹大哥哥啊,干爹就是干爹。”

    “成了,成了。”高兴怎么觉得“干爹”听起来那么别扭:“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吧,赶快起来,吃饭。”

    “谢谢干爹大哥哥!”

    饭团的年纪还太小,完全不明白这种仪式是什么意思,对于他来说,菜的诱惑力要大的多了。

    “高兴,谢谢,谢谢。”眼看着一桩心事了了,王海生不知道有多高兴:“高兴,咱爷俩这次可以好好的喝一气了。”

    高兴又喝了一杯:“对了,饭团上学呢?怎么解决?”

    按照饭团的年纪,应该上幼儿园了啊。

    “再过两年,可以去东湖上学,这也是政府安排的。要自己能够上下去,一直到上大学前都不用愁,可是,咱们海岛上的人,要学那么多文化做什么啊?”

    别啊,得学啊。

    不过高兴也没准备劝,王海生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了,靠海吃海,的确认为文化高了没什么大用处。

    算了,这也不是自己现在要操心的事情,距离饭团上学还有两年多的时间呢。

    一坛子喝了大半坛,王海生明显酒量不支。

    李月娥端上了饭,高兴吃了一口,立刻皱起了眉头。

    米的确不好。

    可再看饭团,吃的津津有味的。

    自己这命运啊,难道到了今年彻底的转变了?

    先是自己的远房叔叔莫名其妙送给了自己一座海岛,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收了一个干闺女。

    这要说给别人听谁会信啊?

    “干爹大哥哥,我吃饱了。”饭团放下碗,拍了拍小肚子:“你吃好没有?吃好我带你去海里捞亮晶晶去。”

    “亮晶晶?什么亮晶晶?”高兴听的一头雾水。

    “珍珠。”李月娥乐呵呵地说道。

    珍珠?

    高兴的眼睛亮了。

    这小子还能捞到珍珠?

    “我们家饭团啊,就管珍珠叫亮晶晶,他的水性好,能够潜到别人潜不到的地方,捞到别人捞不到的珍珠。”

    高兴变得兴奋了:“那他以前捞的珍珠呢?”

    “不知道,得问饭团。”李月娥显然也对这些珍珠并不在意。

    “饭团,你捞的那些珍……不是,亮晶晶呢?”

    “扔了。”

    “啊,扔了?”

    “是啊,玩了一会,我就扔到海里去了。”

    我擦!

    自己这是收了一个败家玩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