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陛下免礼 > 第140章 软肋
    如今,吴驰就在眼前。

    却离唐茅埋伏之地尚远。

    而吴驰对未婚妻子柴筝的死活竟然漠不关心,慢吞吞到了黄昏时分才赶来,来了之后还有心情吃火锅。

    这对急性子的牛奔来说是一气。

    要知道,等到了天黑在动手的话,那唐茅的准头势必会打折扣,万一失手,还要再等数日,急性子的牛奔怎么受得了。

    更让牛奔生气的是,吴驰那三人所携带的火锅食材居然全是牛肉。

    虽然只是凡间之牛,不管黄牛还是水牛,跟牛魔王这一支血脉都扯不上关系,但毕竟都是牛,好歹也属于同宗。眼看着仇人在自己眼前大模大样地吃着自己同宗的肉,而自己却无可奈何无能为力,那牛奔怎能不气?

    那吴驰并不了解牛奔的个性,之所以慢吞吞赶路是别有他意,而在山涧之旁吃起牛肉火锅来,确实有激怒牛奔的意图。

    “这牛肉啊,还是现杀现吃才是最好!像咱们这牛肉,三天前宰杀的,就掉了好几个档次。”吴驰一边砸吧着嘴大快朵颐,一边还讲解着吃牛肉的知识:“这牛呢,也分为了几类,黄牛肉香,水牛肉鲜,但最好吃的还是野牛,特别有嚼劲。”

    躲在暗处的牛奔听了这段话,恨得牙都痒痒了。

    “数百年前,有头野牛叫牛魔王,他的门下后代有个叫牛奔的,若是能将那牛奔变回原形,然后杀了吃肉,那肯定是天下第一美味!”吴驰说着,装模作样擦了下口水。

    完了!

    那牛奔已然被气得要喷血,哪里还想得起自己制定下的计策,只听他一声怒吼,现出身来。

    吴驰被吓了一哆嗦。

    而石守信则被吓的掉了筷子。

    只有赵匡义仅仅是转脸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吃肉。

    “牛奔?”下意识哆嗦了一下后,吴驰随即恢复了镇定,显露出他的那股子臭不要脸的无赖劲头:“来,一起吃点?这牛肉虽然不够新鲜,但底料好,一样好吃!”

    牛奔默不作声,切着牙瞪着眼,缓缓地举起了手掌。

    见状,吴驰居然乐的笑出了声来。

    “有话要说?那就说嘛,用不着举手,这又不是在课堂上。”

    吴驰的调侃进一步刺激了牛奔,同时也提醒了他。这一掌若是拍下去,能不能拍得死眼前这货不好说,但一定会被打妖除魔办的孙主任抓住了把柄。

    不可造次啊!

    牛奔深吸了口气,憋了一会,缓缓地吐出来,同时,也放下了手掌。

    吴驰像是没看懂一般,笑呵呵转而去问石守信:“你说,咱们跟这厮干仗,最要命的软肋在哪里?”

    石守信煞有介事,想了想,笃定答道:“人质!”

    赵匡义接道:“柴大小姐在他手上,咱们势必投鼠忌器,不能放手一搏。”

    吴驰叹了声,忽地皱眉凝目,道:“咱们若是能干掉人质,那岂非没了软肋?”

    石守信大赞道:“正是!”

    赵匡义惊愕道:“那咱们此行目的何在?”

    石守信大笑,揽过赵匡义肩头,道:“小子,你有所不知啊,驰哥迫于无奈才应下了郭夫人的嘱托,对那柴大小姐却只有厌恶而无丝毫喜爱,若是能借此机会……呵呵,一箭双雕,一石二鸟,何乐不为?”

    赵匡义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吴驰鼓祟道:“副掌门,要不你去跟人家商量商量呗。”

    石守信居然当真,站起身,冲着牛奔开了口:“我说,要不你先把人质给咔嚓了,然后咱们在痛痛快快打一场,岂不痛快哉?”

    特么的,这是什么人啊!

    那牛奔又是气又是蒙。

    不过,转念一想,倒也是合乎情理。从既往表现上看,那吴驰原本就是一个奸诈小人,但凡任何事情,其出发点均是对自己有利可图。

    便在此时,吴驰又跟了一句:“姓牛的,你要还算是个男人,就把你找来的帮手叫过来,咱们稀里哗啦干一仗,干完了,不管是你死还是我活,就此拉倒。不然的话,我们哥仨吃完了火锅,立马掉头回去,再想跟我干,先过了京城禁军这一关!”

    又气又蒙之下,那牛奔已然失去了理智思维,只见他口唇微动,以传音入密之法向埋伏于半山腰上的唐茅等人发出了指令。

    唐茅及其唐门师弟等三人接到牛奔指令,立刻现身出来,急忙向山下奔去。

    刚奔到半道,前方一侧忽然闪出一队人马,为首的乃是一锦衣老汉。

    “报上姓名来,老夫手下不死无名之辈!”

    唐茅定眼一看,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本说好的策略是以柴筝为饵,诱使吴驰上山,期间,牛奔会有意给吴驰送上些线索,让吴驰能找得到藏匿柴筝的处所,而唐茅只需埋伏附近,待吴驰走进,射出那三根梅花针。

    只要射中了,那吴驰必死无疑。

    吴驰一死,什么仇什么怨顿时烟消云散一了百了,届时,牛奔便会施展法术,带着唐茅等人遁形扯呼,至于吴驰会带来多少帮手,起不到丝毫作用且只能干瞪眼。

    计划虽好但抵不过变化太快。

    牛奔只顾着盯紧了吴驰,却没想到吴驰居然设了后手。而且,还故弄玄虚,气得牛奔失去理智,一时间忘记了对四周的监察。

    面对挡在自己面前的锦衣老者,唐茅禁不住倒吸了口冷气,此人他识得,乃是崆峒门下一等一的点穴高手,当朝柴大公子的帐下军师,侯琅。

    一对一,唐茅尚无把握能胜得了侯琅,况且,自己只有两名师弟为帮手,而侯琅的身后,黑压压一片全都是劲装打扮目光矍铄的高手。

    “蜀地唐门,原本也是名门正派,却不想出了你这种卑鄙龌龊之徒,也罢,今日老夫就代唐门清理门户了!”

    话音未落,身后一众劲装高手早已散开队形,解下背上强弩,对准了唐茅三人,按下了扳机。

    箭雨之后,六名壮汉分跃而出,挺刀扑向了唐茅三人。

    叮叮,且当当。

    激战甚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