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紫霄神主 > 第三十六章 清秋少爷
    白鹿并没有看懂羽天涯的眼神,连连点头应了下来,他虽然是个妖,但自诩读书人,知道这世上仙缘有多么难求。

    他捡到半部道书已经十多年,修行却是几无寸进,要几百年才能熬到化形劫,那时候怕是早化成灰了。

    而羽天涯无疑就是他眼中的大腿,见到了自然要牢牢抱紧,当个坐骑又如何了,不就是被人骑么?

    要知道他看的小说里,八景宫的掌教大老爷都有一头青牛坐骑,那青牛许多八景宫弟子见了都要喊一声前辈呢!

    羽天涯简单用《大道奠基真解》上的知识,为白捷解了困顿已久的疑惑,颇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清爽,稍稍指点一二,自然就感激不尽。

    于是兴奋起来的白捷就背着羽天涯和阿清在草原上奔驰起来,虽然修为浅薄,但奔行度却非常迅捷,远寻常骏马,到是不负了他“白捷”的名字。

    回到竹林之后,羽天涯继续每日修行,《五禽戏》为重中之重,其余《山神鬼斧》、《凌波微步》、《袁公剑法》、《酒仙剑法》都没有放弃,偶尔还开炉炼丹,生活过的倒也非常充实。

    不到半月时间,服用了三颗紫玉培元丹之后,羽天涯体内的元气终于全部液化,彻底满溢,再也无法有一丝一毫的增长。

    这意味着羽天涯的修行终于迈过了养气和炼气两个阶段,即将气反先天,进入新的高度。

    气反先天本身需要一个过程,许多人冲击玄元祖窍都靠的是水磨工夫。

    冲击玄元祖窍失败,自然会有反噬,严重者甚至颅内出血,需要调养多日,才能再次进行。

    有不少修士都是冲击十余次才最终成功,也有不少被失败的阴影压垮,最终选择放弃的修士。

    而气反先天,也算是整个修行道路上第一个淘汰性的关卡。

    真正大宗门的修士都会选择等到积累浑厚再一次突破,这样进入先天时对身体的淬炼就更彻底。

    不过羽天涯对此到是颇有自信,由于呼吸吐纳法的缘故,单论元气之浑厚,他远普通炼气修士十倍以上,气反先天,必然一气呵成。

    静坐于竹林小屋之中,羽天涯服用一颗凝神丹,抱元守一,物我两忘,暗暗运转《大道奠基真解》中破关先天的诀窍,驱使体内元气沿着一条全新的路线搬运周天,身体也止不住的出“嗡嗡嗡”的震颤声。

    运转一周天后,灵气逆反而上,直入大脑,冲击一道天生封闭的穴窍,也是全身灵窍中最重要的一个——玄元祖窍。

    元气潮流如惊涛拍岸,一浪接一浪,最终玄元祖窍终于被元气潮流冲击开来,羽天涯仿佛瞬间听到大脑中传来春雷声,身体就像是迎来春天的嫩芽一般,充满了活力和韧劲。

    一种奇妙的变化正在整个身体中生,长期积累的许多病菌毒素杂质都被春雷般的震颤排除,随着循环排出体内。

    修行之事,本就是逆天而为。

    养气炼气,以后天逆反先天,从此不生汗渍、不沾尘埃,不生百病、身轻体健、气韵绵长。

    羽天涯静坐许久,直至身体彻底平稳,又进入早就准备好的浴桶沐浴,更换上了一身崭新的青衫,现在,他终于也进入了先天境。

    先天之后便是以元气滋养神魂,开灵窍,蜕凡躯,最终彻底凡脱俗,铸就大道之基。

    这玄元祖窍便是灵窍之,天下玄门修士都是先开此灵窍,不过之后随着修行法门不同,对应的灵窍名称和效果也大有不同。

    有些灵窍偏重精神强化,有些灵窍偏重肉体强化,不一而足,到了这个阶段,修士们的功课差异就非常大了。

    《大道奠基真解》中到是记载着整整七十二种灵窍的开启法门,但是不成体系,要想避开陷阱,找出一条最适合自己的路,最好还是有师父指点。

    所以这个世界上,想要凭借一本典籍功法来自己修行,是极难的一件事,很容易就步入歧途,甚至完全不自知。

    至此,羽天涯也有些静极思动了。

    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五禽戏》、《山神鬼斧》、《凌波微步》这三种功法的修行进度全部都圆满了,却由于没有命源,而无法点化。

    从精品级至大师级,一次点化需要1oo点命源,而现在羽天涯的命源是o。

    从开始修行到气反先天,即使是大宗门的天才修士,大多也许多十年苦功,而羽天涯能够以短短百天的奇迹度达成,最重要的就是依赖紫霄之助,若是没有了命源,单单一个灵窍期就要至少二十年光阴去磨,就像是习惯了开车的人突然要靠两条腿走路了,又如何能习惯接受?

    这两个月来,羽天涯修行之余,也经常陪着阿清一起四处游玩,几乎将这方圆几百里逛了个遍。

    阿清经常缠着羽天涯给她讲外面的故事,幸好羽天涯在白鹤庄读了不少书,每天睡前都要讲上半个时辰,阿清才肯依依不舍的入睡。

    每次听故事的时候,阿清的眼睛都是闪闪亮的,她最爱听的不是男欢女爱才子佳人,而是行侠仗义斩妖除魔的故事,可见阿清和她素未谋面的那位母亲飞鸿仙子,是颇有些相似的。

    时间又过了十多天,羽天涯正琢磨如何向阿清辞行的时候,却有一辆华贵的马车从峡谷外翩翩驰来,径自进入了这片人迹罕至的世外桃源之中。

    马车停在了正在湖边沐浴阳光的羽天涯身边。

    “请问这里可有一处姓沈的人家?”一位穿着湖蓝色丝绸长袍的年轻人跳下马车问道。

    羽天涯伸了个懒腰,并没有回头:“你是何人?”

    “我是沈家仆人沈睿,前来接沈少爷回赤山城!”这位年轻人脸上带着如同和煦春风般的笑容,似乎一点都没有因为羽天涯的无理举动而生气。

    “沈少爷?这里并没有沈少爷!”羽天涯转过身来,打量着这位赤山城来客。

    沈睿眼前一亮,心中的疑惑似乎已经找到了答案:“清秋少爷,这次可是老夫人亲自下令,接您回城,并且认祖归宗!这里有书信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