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一百六十九章这才是生活(为盟主地多加更)
    当初蒋丹送给余庆阳一辆6虎当见面礼,余庆阳心里一直记着,一直想着怎么回礼。

    正好刚才木恩说他家有珠宝玉石公司,有住在无量山。

    无量山在云南普洱市。

    国内说到翡翠,最先想到的自然是云南,云南和翡翠的产地缅甸搭界。

    在古代是没有缅甸翡翠这个称呼的,一说就是云南翡翠。

    其实指的就是缅甸翡翠。

    云南的腾冲、瑞丽都是翡翠毛料的集散地。

    余庆阳也只是一时兴起,随口问问。

    “余老弟能够拿出多少预算?我可以帮你找一找!”

    “一千万左右吧!”余庆阳想了想才开口说道。

    “一千万左右,虽然买不到玻璃种帝王绿不过,也能买到一些正绿,阳绿的玻璃种翡翠了!

    不过,说来也巧,我们公司刚刚开出来一块高冰种的料子,虽然是不是玻璃种,可是水头好,高冰种祖母绿!

    如果余老弟想要的话,我可以打电话让他们留下!

    那块料子,能出两只手镯,剩下的料子还能加工成吊坠,耳环,也可以弄两个戒指蛋面。”

    “太好了,木哥!多少钱?”

    余庆阳虽然不懂翡翠,可是也知道好料子可遇不可求。

    “就收你一千万吧!”木恩笑道。

    “谢谢木哥!又给你添麻烦了!

    来的时候,李哥告诉我,有什么事不用和你客气,尽管找你,所以我也就厚着脸皮一次次麻烦你!”

    “呵呵,麻烦我就对了!

    我们家是做珠宝玉石生意的,又不是高玉石收藏的!开出来的料子,自然要拿出来卖!

    卖给谁不是卖?”木恩轻声笑着。

    余庆阳也不知道一千万买一套高冰种祖母绿的翡翠饰是赚了还是赔了。

    不过余庆阳相信,木恩不会坑自己这点钱。

    一个亿都说分期就分期,给的利息也几乎是民间借贷的最低价。

    亲戚朋友借钱也不过这个利息。

    说话间,木恩的助理过来提醒他们,饭菜已经做好了。

    余庆阳这才现,光顾着聊天了,不知不觉已经十二点多了。

    跟着木恩来到公司餐厅,元木对外贸易有限公司的餐厅在地下一层。

    整个餐厅灯火辉煌,一点都没有地下室的阴暗。

    非常整洁气派。

    在餐厅一角隔出来几个小单间,估计是用来招待客人的。

    走进包间。

    桌子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菜肴。

    “哈哈,余老弟,来尝尝我的劳动成果!

    不,是我们一家人的劳动成果!

    这个是我媳妇,你嫂子亲自灌的血肠!

    这个是我妈亲自做的腊肉。

    这个是我亲自养的无量山跑鸡!

    这个是我亲自挖的松露。

    这个酒是无量山深山泉水酿造的玉米酒!

    我请当地的老师傅,专门建了一个小酒厂……”

    木恩的介绍,让余庆阳一阵羡慕。

    这才是生活。

    想起自己鼓动老爸开生态庄园的事。

    不禁畅想着,有一天自己招待朋友的时候,也可以这么自豪的介绍,这是我爸亲自养的猪,这是我妈亲自喂的鸡,喂的都是粮食,以及在山里自己找食,没有喂一点饲料。

    还有我爸妈亲自种的蔬菜!纯绿色蔬菜,没有打过农药,没有用过一丁点化肥。

    这酒是用南部山区里的山泉水酿造的高粱酒!

    喝了绝对不上头。

    现在人们生活条件越来越好,追求的是山珍海味,是健康,是情怀。

    这么一介绍,比请人家去吃鲍鱼海参燕窝鱼翅还有面子。

    “太好了!木哥,我这口水都快下来了!咱们要不开始?

    先吃点垫垫肚子,然后再喝酒?”余庆阳笑着说道。

    “哈哈……哈!好,那就先吃!

    我就喜欢你这实在性子!”木恩大喜道。

    自己的劳动果实,被人家喜欢,这比夸奖他十句百句都让人高兴。

    “嗯!不错,这才是鸡肉的味道!

    小时候最喜欢吃鸡,可是长大了,可以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却现再也吃不到小时候那个味道了!”余庆阳吃的满嘴流油。

    把才吃光,是对厨子最大的褒奖。

    此时情况也差不多。

    余庆阳吃的越欢,吃的越香,木恩就越高兴,这代表的是一种认同。

    五十二度的玉米酒,凌冽爽口,带着淡淡的清香。

    这顿饭,余庆阳吃的是相当的过瘾。

    食材好,厨师的手艺也好,木恩弥勒佛一样,笑眯眯的不时给余庆阳介绍着各种菜肴的出处。

    无污染,纯绿色的食材,加上木恩绘声绘色的讲解,让余庆阳胃口大开。

    不知不觉,两个人一人一瓶玉米酒下肚。

    一瓶五十二度的玉米酒下肚,余庆阳的脸上微微有些红,再看木恩,依然是一副弥勒佛式的招聘笑容。

    脸色一点都没有变化。

    “余老弟,好酒量!以前和疯子喝酒,总是喝不畅快!”木恩也现了余庆阳的酒量,一边称赞着,一边再次递给他一瓶酒。

    两个人谁也不给谁倒酒,一人把着一瓶,自己倒自己的。

    不知道过来多长时间,余庆阳把一桌菜吃的差不多,两个人也一人干掉了三瓶玉米酒。

    酒足饭饱,两个这才离开地下餐厅,回到顶层。

    “余老弟,你这饭量还真没说的,让你带的我都多吃了不少!

    这一段时间的减肥又白费了!”木恩给余庆阳泡上茶,笑着说道。

    刚才这顿饭,木恩吃的也很过瘾,或者说酒喝的过瘾。

    两个人将遇良才,酒逢知己。

    常言酒品即人品。

    余庆阳喝酒实在,吃饭实在,一点都不作假,那么一大桌子菜,吃的没剩多少。

    这让木恩越的对他有好感。

    认为这个小兄弟可交。

    “木哥,你这天天在山上种地养鸡的生活可和你这身材不搭啊!”

    “唉!没办法,我这属于那种喝凉水都长肉的人。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在无量山上呆着吧?

    在无量山上,每天种种菜,养养鸡,放放羊,遛遛狗,我还能控制的住体重,可是只要一下来,这体重就蹭蹭的往上涨!”木恩摸着自己的大肚子感慨道。

    “木哥,你这是福相,福气太重了!所以得让你受点苦才行!”余庆阳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