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一百六十五章津门接车(一更)
    “你马上向司局长汇报!”虽然事态严重,但是杜局长还是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司局长还没退休,还不到向他汇报工作的时候。

    这种情况,要马上向上级领导汇报,也必须要由司局长去汇报。

    他不能越俎代庖。

    等杜局长挂断电话,卢主任才急忙开口问道:“老杜,怎么个情况?”

    “红卫河工地上生了命案,四标段生泥浆池跑水,淹了老百姓的庄稼,泥浆泵的施工队想跑,结果被早有防备的老百姓现,双方生冲突。

    冲突的过程中,一个村民对着施工队开了枪!

    造成施工队老板当场死亡,三名施工队工人受伤!”杜局长深吸一口气,缓声说出事情经过。

    余庆阳一个激灵,这件事他敢保证,上一世绝对没有生。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出现,影响了这个时空?

    旋即暗笑,怎么可能,他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人物,也许可以稍微影响一下自己周围的环境改变,但是不会影响到红卫河项目。

    这种事件往往都具有偶然性,就像后世有人在网上讨论的,怀孕生孩子。

    受精的时间早一分钟,晚一分钟都可能生根本的改变,早一分钟可能是男孩,晚一分钟可能是女孩,再晚一分钟有可能又变成双胞胎。

    余庆阳暗自安慰着自己。

    “这些人也太猖狂了?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卢主任气愤道。

    卢主任毕竟是在市委工作,对基层村庄上的事情了解少,所以才会感到震惊。

    “人抓住了吗?”

    “没有,等派出所的同志赶到的时候,人都跑光了!”杜局长摇摇头。

    “这些施工队也是,你说你跑什么?既然跑水淹了庄稼,该怎么赔偿怎么赔偿就是了!这下好了!一死三伤!

    这可是四个家庭啊!”卢主任又埋怨起施工队。

    “卢主任,关键是老百姓狮子大张口,施工队不跑,也会赔的穷家荡产!

    省水总就是例子,被当地村民索赔上千万,整个标段才多少钱?”余庆阳苦笑着替施工队开脱。

    这种情况,虽然没有生在自己身上,但是同是干工程的,听到这种事,都会有一种物伤其类的悲伤。

    生了这样的事,酒也喝不下去了,杜局长要赶回局里。

    估计司局长会连夜召开会议,商讨红卫河下一步的应对方案。

    红卫河干到现在这个程度,对于整个牡丹市水利局来说都是失败。

    负责红卫河项目的总指挥褚局长现在已经不是处分的事情了,要面对被市里问责,弄不好连现在的位置都保不住,被调到档案局,老干部局之类的地方去提前养老。

    这还是自身过硬的情况下,如果自身要是有问题,那面对的就是双规、审判。

    余庆阳回到酒店,田甜正在看电视。

    九月份天气还比较炎热,田甜穿的比较清凉。

    要是平时,余庆阳早就化身为狼,扑上去把田甜吃干抹净。

    但是今天生的事,余庆阳兔死狐悲,完全没有心情。

    “怎么了?生什么事了?”田甜自然现了余庆阳的异状,关心的问道。

    余庆阳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啊?这么可怕?以前听公司里的人说,工地上多么多么苦,干工程多么难,一直还以为他们夸大!

    没想到,居然这么危险!”田甜惊呼道。

    “各有各的利益,利益纷争,从来都是充满了血腥和暴力,这种情况各行各业都存在,只是不像工程这么赤裸裸。”

    两个人相拥而坐,说着话,这一晚上什么都没有生,风平浪静。

    第二天,田甜送余庆阳去火车站,他要坐车去泉水,然后倒车去津门。

    至于红卫河工地的伤人事件的展,他没有关注,也不是他能够操心的!

    “阳子,你要的工程机械到港了!你什么时候过来提货?”路上余庆阳接到李逸风的电话。

    “李哥,我明天过去!”

    “那行,我和那边说一下,你记个电话!到了给他打电话,报我的名字!”李逸风给了余庆阳一个电话。

    “麻烦李哥了!李哥现在是在泉水还是回京城了?”

    “我还在泉水,正好这几天都安排好了,要不我就陪你去津门跑一趟了!”李逸风对余庆阳很热情。

    “已经非常感谢了!”余庆阳连忙表示感谢。

    “阳子,说感谢的话就外道了!你到了打这个电话就行,木恩是铁哥们!

    有什么事直接找他就行!”李逸风在电话里又交代道。

    木,一个很少见的姓氏。

    按照李逸风的说法,木恩生意做的很大,进出口贸易公司只是他产业中很小的一项。

    赶到泉水,回到家,找老妈拿上转帐支票,没有在泉水多待,直接就坐车赶往津门。

    没有让张宇接自己,余庆阳自己打了个车,来到泰达国际酒店。

    刚住下余庆阳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通之后,对面很直接的问道:“余庆阳?”

    “是我!你是?”

    “我是蒋爱军,丹丹的大哥!”对面自我介绍道。

    “大哥您好!”余庆阳连忙问好。

    这还是余庆阳第一次接触蒋丹的家人。

    心里忍不住猜测蒋丹大哥给自己打电话什么事。

    “丹丹说你需要三百名会开车的退伍兵?”

    “是的!”

    “三百名退伍兵没有问题,我这里有一名受伤转业的连长,你能给什么待遇?”蒋爱军说话很有军人的特点,一点都不带拐弯的,说话非常直接了当。

    受伤的连长,能让蒋爱军亲自打电话,肯定是心腹爱将,因为一些原因,不好往政府部门安插,或者说政府给的岗位不让他满意。

    “大哥,我给他机械服务公司总经理的职务!”余庆阳也很干脆,直接把机械服务公司的总经理拿出来。

    这个职位他一直握在手里,没有许出去,就是有待价而沽的意思。

    “你的机械服务公司有多大规模?”

    “注册资金将过两个亿,我找丹姐要的退伍兵,也全都安置在机械服务公司!”

    “很好!就这么定了!明天我让他带着人去找你报道!”蒋爱军满意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