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一百六十三章暂时告一段落(三更)
    余庆阳接过钱,开始给挖掘机师傅工资,又额外多给了二千块钱的奖金和路费。

    “余经理,挖掘机放在这里没有问题吧?”杨师傅还是有些不放心,又问了一遍。

    “没有问题,你们就放心回家休息!我把他们留下,看守挖掘机。”余庆阳笑着指指李志军等人。

    看着七个膀大腰圆,身穿迷彩服,威望不凡的退伍兵,杨师傅终于放心的点点头。

    给司机师傅们完工资,又给学徒们一人了一千块钱的1零花钱,让他们也回家看看。

    都是十六七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在工地上憋了将近两个月,也够辛苦的!

    当然也不是所有孩子都能受的了这份寂寞,当初十二个孩子,现在还剩下六个。

    这六个孩子也快出师了,现在甩土方这样的粗拉活,已经能干了。

    学挖掘机,一般学的也就是甩土方,装车这样粗拉技术,至于整平,修坡这样的细活,不是学出来的,靠的是个人的灵性和长时间的磨练。

    余庆阳曾经遇到过一个非常有灵性的司机,原本是开铲车的,因为铲车和挖掘机都是一个老板的。

    两个司机一块生活,关系不错,铲车没活的时候,小伙子就去挖掘机上玩,慢慢的就看会了。

    时不时的帮挖掘机司机顶个班。

    就这么半年过去了,第二年,挖掘机司机辞职,就在老板愁去哪找挖掘机司机的时候,铲车司机主动提出来要开挖掘机。

    老板也知道他替班的事,正好找不到司机,就让他试试。

    结果这一试,现这小伙子,开挖掘机的技术,比原来的老司机都好。

    开挖掘机摊铺水稳料,整平度又快又好。

    原本需要五六个工人配合着摊铺水稳,结果他开挖掘机,有两个人就够了。

    这就是灵性。

    给大家完钱,余庆阳把加油的单子拢起来,快的加了一遍,统计了一下,又和挖掘机油耗相对比了一下,差别不是很大。

    有差别很正常,都是老挖掘机,油耗肯定没有那么标准。

    再一个柴油质量也影响油耗。

    只要差别不是很大,就没有问题。

    统计完加油总数,余庆阳带着李志军等四个保安来到乔家村村委会。

    有过一次教训,余庆阳可不会再去冒险。

    和一个玩枪的人打交道,不能把希望寄托到他的理智上。

    “乔书记,忙着呢?”

    “余经理来了!快,快请进!我就是瞎忙!小六子,快给余经理泡茶,用我的好茶!”

    乔书记听到余庆阳的声音,忙迎出来。

    看到站在余庆阳身后的四个大汉,愣了一下,才笑着招呼余庆阳进屋,喊人给他泡茶

    “乔书记,不用麻烦,我过来算一下帐!

    不管走不走,用你的油,就得给你结帐!”

    “余经理,你真是太客气了!那点钱,能到哪里?着什么急啊!”

    “诶,说好的一个月一结,咱们做人做事得守规矩!

    一共是二十八万三千九百块钱,乔书记看看对不对?”

    “什么二十八万三千九百,打我脸呢?

    你给二十八万就行,多一分我可给你翻脸!”乔书记瞪着牛眼嚷嚷道。

    “好吧!那我也不矫情,就按二十八万,这次我给乔书记准备的现金,你点点!”

    余庆阳说着冲李志军摆摆手,李志军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拿出三捆钱,又从中拿出两打,放进包里,把剩下推给乔书记。

    乔书记看着眼前厚厚的三摞钱,眨了眨眼。

    这么多钱摆在一块,还是很有冲击力的。

    “小六子,你狗日的泡的茶呢?赶紧滚过来,把钱收起来!”乔书记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快就回过神来,冲屋外骂道。

    “来了!来了!”小六子一边答应着,一边跑进来。

    看到桌子上堆的钱,惊的差点把手里的茶杯扔了。

    “狗日的,没出息的东西,没见过钱啊?赶紧把钱收起来!”感觉小六子的表现有些丢人,乔书记恼火的骂道。

    “乔书记,你给打个收条!”

    “收条?好,好!”

    乔书记按照余庆阳的要求打好收条,余庆阳看了看,没有问题,把收条收起来。

    站起身,“乔书记,我就不打搅你了!咱们回头再聊!”

    “余经理,这么着急?晚上我做东,咱们一块喝几杯!”

    “呵呵!我那边还有事,咱们改天,来日方长!”余庆阳笑笑拒绝了乔书记的挽留。

    余庆阳实在是懒得和乔书记虚假客套。

    乔书记的好日子不长了!

    这次算是把市政府给逼急了,沿着红卫河的几个村子都没跑。

    管你书记、村长,还是村霸、乡痞,挨个收拾。

    这一世和上一世有些变化,不过大势没有变。

    上一世,牛经理是一直坚持到十月份才跑路的。

    这一世,九月初就跑了,这也是之前余庆阳被动的原因。

    上一世,上李村,把人家挖掘机给点了,把挖掘机司机的耳朵给割了。

    这一世不知道会不会还生,反正不管生不生那种恶性事件,市里都会整治他们。

    等恢复施工的时候,估计乔书记就捞不着给他们供柴油了。

    所以,余庆阳懒得和他们虚情假意。

    回到挖掘机司机住的地方,余庆阳把车交给李志军,“你们开车回去,明天带着行李过来,替挖掘机师傅们值几天班!”

    “余经理,那你呢?”

    “你们不用管我,我后天要去津门,这几天你们先开着,有辆车也方便点!”

    “是!”

    “有问题及时给我打电话,对了,你记一下赵所长和杨所长的电话,有事给他们打电话!”余庆阳又交代道。

    把工地安排妥当,余庆阳才做着田甜的车赶回牡丹市。

    红卫河事件,对余庆阳来说,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这次没有住曹州大酒店,主要是田甜提议,住的次数多了,太眨眼。

    两个人换了一家比较上档次的酒店,这一夜,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地动山摇。

    第二天,两个人很晚才起来。

    吃完早饭,田甜也没有去上班,两个人继续在酒店里腻歪。

    下午四点多钟,余庆阳给杜局长打电话,“杜局,我到市里来了!您看晚上安排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