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一百六十章冲突升级(补昨天的第五更)
    来到清水湖乡派出所,赵所长已经在等着余庆阳。

    这一次余庆阳自然不会再莽撞的自己闯过去接车。

    上一次枪口顶到额头上的体验,他再也不想体验。

    谁知道,万一那天那位乔书记一冲动,手指头动一下,自己这一辈子就交代了。

    现在想起来,余庆阳还是一阵后怕。

    所以昨天晚上喝完酒,余庆阳就打电话安排,叫拖车,联系赵所长帮忙去镇场子。

    “赵所,这次麻烦你了!”余庆阳下车和赵所长打招呼。

    “麻烦什么!咱们兄弟说麻烦可不外道了!”赵所长笑着和余庆阳握手。

    “赵所,都准备好了吧?咱们出?”

    “都准备好了!杨大宝在前面等着我们!”赵所长冲什么挥挥手。

    一队佩戴整齐的警察钻进警车。

    “杨所长也来了?”余庆阳惊讶的问道。

    “昨天你给我打电话之后,我就通知了杨所长,大家一块去给你捧个人场!”赵所长笑着说道。

    由寒暄几句,余庆阳和赵所长各自上车,出。

    到了路口,两辆警车亮着警灯等在路边上。

    余庆阳停车,下车。

    “杨所长,麻烦你了!”

    “余老弟,咱们赶紧出吧!有什么话回来再说!”

    “那行,等回来,我摆酒感谢大家!”余庆阳客气一句,才上车,打头领着大家往湖西县赶去。

    在湖西县汇合拖盘车,一路赶往红卫河工地。

    “喂,乔书记,你好!你好!”余庆阳还没赶到工地,乔书记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余老弟,项目部那帮王八羔子跑了,你知道吧?”

    “知道!”

    “我就在河道里,整个工地就剩下你余老弟的挖掘机了!”

    “我知道,我正在往你那边赶!”

    “余老弟,我很好奇,你不是和项目部那群王八蛋关系很好吗?他们跑路怎么不通知你?”

    “通知了,不过我为什么要跑?我又没做亏心事?也就欠你乔书记一点柴油钱?”

    “哈哈!还是余老弟爽快,我就知道余老弟是讲究人,我等你,咱们见面再说话!”

    乔书记说完就挂了电话。

    刚挂了电话,余庆阳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是张卫东的电话。

    项目部跑了,整个工地就剩下津门来的六辆挖掘机。

    挖掘机司机肯定会向公司汇报情况。

    人家公司自然要找介绍人。

    “阳子,你那边什么情况?”

    “张叔,没什么大事,这边工地上出了点问题!

    项目部撤场向指挥部施压。”余庆阳简单解释了一下。

    “你可以要处理好,人家公司给我打电话询问情况。”

    “张叔,你放心吧!都是小事,我现在正带着拖盘车往工地赶,我会处理好的!”余庆阳笑着保证道。

    湖西县到红卫河也就是一个小时的路程,说话间就赶到了工地。

    此时,红卫河河堤上站满了附近的村民,大家议论纷纷。

    指挥部、监理部也都在现场,各自纷纷打电话,向上级领导汇报情况,和省水总联系。

    余庆阳下了车,一眼就看到站在人群里正指手画脚,喳喳呼呼的不知道说什么的乔书记。

    余庆阳摆摆手,对李志军交代道:“你们在这里等着!”

    然后迎着乔书记走了过去。

    “乔书记!”余庆阳老远冲乔书记伸出双手。

    “哈哈……哈!余老弟,你来的挺快?正说起你呢!”乔书记大笑着和余庆阳握手。

    “他们项目部跑了,我这挖掘机留在这里一天损失好几万!自然要快一点!”余庆阳也笑道。

    “你不能走!项目部欠我们赔偿款,跑了!你不能走!”一个站在乔书记身边的中年男人大声说道。

    “你是?”

    “余老弟,这是下李村的李村长!这次淹了两个村子,一个是我们乔村,一个就是他们下李村!”乔书记介绍道。

    “李村长,老百姓有句话叫做,冤有头债有主!谁欠你钱,谁淹你地,你去找谁!”余庆阳沉着脸说道。

    “那群生孩子没**的,王八犊子跑了!我上哪找人去?

    你不能走,让他们把赔偿款给了,你才能走!”

    “呵呵!”余庆阳冷笑两声,没有理会李村长,转头对乔书记笑道:“乔书记,咱们去你那把帐算一算?”

    “我说了,你不能走!”李村长见余庆阳不理他,有些恼怒,伸手去拉余庆阳。

    余庆阳往后一躲,冷喝道:“有事说事,别动手动脚的!”

    这时,赵所长和杨所长带着人走过来,“余经理,什么情况?”

    “赵所、杨所,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乔村的书记!这位是下李村的李村长!”

    赵所长和杨所长上前冲两个人啪一个敬礼。

    “余老弟,你这是?”乔书记变色问道。

    两位所长扎着武装带,手枪、手铐挂在外面。

    “没什么,考虑到这边情况复杂,所以我向辖区派出所求援,过来帮忙协调可能出现的纠纷。”余庆阳轻笑道。

    “乔书记,我那边还有好多事情,你看怎么抓紧时间算一下帐?”

    “好吧!”乔书记有些不甘心,可是,从一开始余庆阳就一直带着笑脸。

    这会直接翻脸,多少有些抹不开。

    只能冲李村长使个眼色。

    “马勒戈壁的!带着警察来,你吓唬谁?我告诉你,在我们下李村一亩三分地上,不交赔偿款,谁来都不好使!”李村长直接叫骂。

    “李村长是吧?如果你们有经济纠纷,请走法律途径!”赵所长上前一步,直视李村长,慢声说道。

    “乔书记,走吧?咱们去算账,拖盘车已经等着了,算完帐我好装车走人!”

    “老少爷们,人家欺负到咱们家门口了!

    把他们围起来,今天不交赔偿款,谁也别想走!”李村长一挥手,大堤上的老百姓呼啦一下子把余庆阳、赵所长和杨所长围了起来。

    年轻人拎着棍子,铁锹往余庆阳、赵所长、杨所长身前靠。

    “啪!”

    赵所长非常干脆,直接掏出枪,鸣枪示警!

    “退后!知道你们现在是什么行为吗?你们这是犯法?”

    清脆的枪声划破河堤的长空。

    赵所长、杨所长带来的民警和余庆阳带来的保安队员,强行冲开人群,把三个人保护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