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一百五十九章想进华禹,没有学历不行(为盟主地多加更)
    余庆阳把如何架仪器,如何精平,如何对中调整都演示了一遍,“好了,现在你们几个都上手练一下!”

    等六个人全都磕磕绊绊的上手操作了一边如何架仪器,余庆阳才又开始给他们演示如何设置站点,如何建立文件夹,如何输入坐标,如何测量,如何放样。

    全站仪可以说是傻瓜照相机式的操作。

    尤其是余庆阳考虑到小计他们的英文程度几乎为零,专门买到国产仪器(就不提品牌了)。

    中文界面,更加简单易学。

    只要学会如何设置站点,其他的都非常简单。

    至于更进一步的,原始地貌测量,控制点放样,里程桩放样,如何导出数据,测量数据计算土方量,这些可以随后慢慢学。

    先学会如何操作仪器,会用全站仪控制高程就行。

    余庆阳也知道,一下子教太多,他们也吸收不了。

    “是不是感觉很简单?你们先把这些练熟了,我再教你们其他的!”余庆阳再次把仪器交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去练习。

    小计他们算是非常幸运的,遇到余庆阳这么一个不藏私的人,肯拿几万块钱的仪器让他们练手。

    如果这样,几个人还不珍惜,学不会,那么余庆阳是真的不能要他们。

    诚然,华禹公司进几个人,对于余庆阳来说,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可是他绝对不会要那种不求上进的人。

    公司进来的那些,那是没办法,关系户,养着也得养着,通过自己进公司的,是绝对不允许有那种混日子的人存在。

    交代他们自己联系,余庆阳看了一会,就转身离开。

    如今,余庆阳非常的忙,能抽出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教他们,已经很不容易了。

    “余哥!”刚走没多远,沈明浩就追了上来。

    “怎么了?”

    “余哥,我想去你们公司可以吗?”

    “去我们公司?是你的想法?还是你爸的想法?”

    “我的想法!我觉得跟着余哥干,比较舒服!也有前途!”

    “呵呵!”余庆阳忍不住笑了起来。

    沈明浩是沈科长的儿子,小伙子挺勤快,也挺好学,能在工地上呆得住,没有说因为女朋友就三天两头的请假,说心里话,余庆阳还是挺喜欢这个孩子。

    “小沈,你想去华禹投资,肯定是没有问题!不过这事你要先和你爸商量一下!其实去了华禹投资也不一定就比在省水总更有前途!

    我说实话,你也别不高兴!

    你的学历限制了你未来的展!

    我们华禹投资每年都会进一批你们水校的学生,可是,这些人很难在公司里冒头!

    当然,这个也不是绝对无法冒头,只是和那些大学生比,先天上差一点!

    如果你有信心在五年内拿到本科证!你进我们公司还能有点展前途!”

    “余哥,其实就是不进你们公司,我爸也要求我去上函授了,他已经替我报了名,泰山水院的函授大专!”

    “那行,你和你爸商量好,再来找我吧!”余庆阳笑道。

    “谢谢余哥!”沈明浩高兴的感谢着。

    “行了,抓紧时间回去联系全站仪的使用吧!”余庆阳冲沈明浩摆摆手,然后转身继续走。

    “余哥!”看到余庆阳走进院子,玲玲一喜,小声叫道。

    “呵呵!又麻烦你了!”

    “不麻烦!就几件衣服,我一会就洗出来了!”玲玲笑着说道,话音里带着喜悦。

    “要不是你,我估计要抱一大堆脏衣服回家了!”

    “没事的,几分钟就能洗出来,余哥,这次你怎么回去那么长时间啊?”

    “家里那边忙!”

    “我听说你当大领导了?”

    “你听谁说的?”

    “他们都说!丁爷爷,崔爷爷他们也说了!”

    “呵呵!你听他们说,我一直都是他们的领导啊!就是成立了个公司!你好好去上学,等你毕业了,可以去我的公司上班!”

    “真的!我还能骗你!”余庆阳笑着点点头。

    “小余!我去你们公司怎么样?”身后传来李工的声音。

    也只有玩世不恭的李工能够大大咧咧的喊余庆阳小余。

    “李哥,你开什么玩笑?在水总干的好好的!”

    “我是认真的,我去你们公司怎么样?你给我个什么官?”李工还真是,够直接的,开口就问给个什么官。

    “淮海工程总公司和华禹施工公司,你自己选,工程科副科长怎么样?”

    “小余,你也太抠门了吧?才给个副科长!”

    “李哥,你不要忘了,你现在的学历是什么!还有你在水总是白身,去了华禹,我也不能一下子给你连升三级啊!你先干着,以后有机会再给你升!其实工程科副科长也可以担任项目经理的!”余庆阳笑着解释道。

    余庆阳之所以敢直接给副科长,是因为他知道后世李工的变化。

    别看李工现在一副玩世不恭,长不大的孩子似的。

    谁能想到,十年后,他是省水总分管工程的副总,大项目经理!

    李工人很聪明,现在的玩世不恭,愤世嫉俗,只是他的保护层,或者说是对现实的一种逃避。

    上一世,到了2oo2年,东山省水利项目越来越多,省水总的人手不够,只能在矮子里面拔将军,让李工担任了一个二百万的小项目的项目经理。

    结果从此一不可收拾。

    短短几年间,一路做到了水总副总的位置。

    分管工程的副总,大项目经理,在水总那可是一人之下,千百人之上的位置。

    “那咱们可就说好了!回头我就去办理调职手续!”李工还真是不和余庆阳客气。

    “说好了!不过李哥,你的抓紧时间把你的学历给解决了!不然以后升职都是问题!”

    “知道了!等我调到完工作,就去考函授本科!”李工达成了心愿冲余庆阳摆摆手,走了。

    余庆阳笑着摇摇头,还真是潇洒。

    这时,余庆阳的手机响了,是拖盘车打来的电话。

    他们的拖盘车快到湖西县了。

    余庆阳叫上李志军和所有保安队队员,挤到余庆阳的车上,往清水湖镇上开去。

    原本保安队是十五个人,余庆阳调到泉水市八个人,这边还剩七个人。

    余庆阳的车比较宽大,七个人挤挤也能做的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