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一百五十七章红卫河撤场事件(二更)
    “余老弟,我听项目部的人说你成了大领导,我真担心你不回来了!我不是担心你拿着钱跑了,我是担心你当了领导,就不再管这边工地上的事情了!

    我们村可是全奔着余老弟,才借钱买了这么多四不像!”吕村长一杯酒下肚,打开了话匣子。

    “呵呵!我什么领导,我再是领导,你不还是叫我余老弟,我叫你吕哥?咱俩不还在一块喝酒?”余庆阳轻笑着给吕村长满上酒。

    “余老弟,你倒是说说,你现在是个什么领导?”吕村长凑到余庆阳身边小声问道。

    余庆阳端起酒杯和吕村长碰了一下,才笑着说道:“什么领导?就是干活的!吕哥,你放心吧!我余庆阳吃喝嫖赌,坑蒙拐骗,自认不是什么好人,可是有一点,我余庆阳念旧情!咱们吕家村是我毕业后干的第一个工地,这个工地,吕哥没少给我帮忙!

    所以,吕哥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我绝对不会让吕哥落到空里!”

    “余老弟,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杯酒,我干了!”吕村长高兴的一口气把杯子里的酒喝干。

    余庆阳没有理他,转头又对旁边的宋哥说道:“宋哥,干完这个项目我是不可能再干包工头了!你这边我也有安排!

    两个选择,一个是进公司,好歹也是正式的工人编制!

    另外一个就是自己拉班子干!活你不用担心!”

    “余经理,我听你的!我没文化,也不懂,你说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呵呵!听我的?那你就拉班子自己干!进公司,就像你说的,没有文化,也没什么前途!

    自己拉班子干,最起码我能保证你以后不缺活干!”余庆阳笑着和宋哥碰了一下杯。

    这才是聪明人。

    “余老弟,咱们什么时候开工啊?这四不像买回来了,不能这么老是闲着啊?”吕村长等余庆阳和宋哥说完话,就连忙问道。

    这才是他今天来的主要目的。

    “还要差不多一个月吧!”

    “啊!?还要一个月?”

    “吕哥,你说这怨谁?要不是为了等你们秋收,估计再有十天就能干上!”

    “我们的玉米,已经开始收了!也就这两天的事,就能全部收完!”一听是因为玉米地耽误的施工进度,吕村长连忙说道。

    “我知道,你们收完玉米,还要把玉米秸秆砍回去吧?你们都清理干净了,我这边还要清表,就是现在推土机正在干的!

    等清完表,还要挖排水沟,降水!控水!

    不要以为拉土方就简单,里面也有很多学问!

    吕哥,别着急,老百姓不是有句话,叫做好饭不怕晚!”

    “能不急嘛?村里好多在外面打工的被我叫了回来,结果这一闲小两个月,都追着我的屁股问什么时候能开工!”吕村长郁闷的说道。

    余庆阳倒是理解吕村长,农村工作不好干,尤其是吕村长带着大家集资买四不像接工程这事,干好了还行!稍微有点差错,他就要落一身埋怨。

    刚想劝两句,余庆阳的手机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是牛书记的。

    “牛书记?您好!”

    “余总!”

    “牛书记,我正准备明天去你那里··········”

    “余总,有个情况,和你说一下,我们项目部准备今天晚上撤场!你看安排托盘车把你的挖掘机拖走!”

    “牛书记,你这个点给我打电话,通知我撤场,我上哪里找托盘车去?”余庆阳一愣,沉声说道。

    “余总,这事怪我,今天白天忙晕头了,刚才开会才知道,还没通知你,我这不赶紧给你打电话···········”

    “我知道了,明天我安排托盘把挖掘机拖到这边工地上!”

    “余总,这边情况有些复杂,你最好通知你的司机,先把挖掘机开到下游去,最好能够开出牡丹市的地界,开到北湖市去!”

    “我知道了!牛书记,你们该怎么撤场怎么撤场!我这边你就不用操心了!”余庆阳说完就把电话给扣了。

    你妹的,什么情况复杂,你直接说要跑路不就得了!

    你们项目部准备跑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拖到最后才通知自己!

    时至今日,别说余庆阳挂他电话,骂他两句他也只能听着!

    “怎么了余老弟?”吕村长见余庆阳接了个电话,电话里面什么撤场之类的,没听明白,不过见余庆阳挂了电话,脸上不好看,才关心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就是这么晚了,才通知我去拖挖掘机!他妈的,这么晚了我上哪联系托盘车去?不管他了,明天再说!”余庆阳笑着说道。

    其实,项目部跑路,和他还真没什么关系。

    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省水总是省水利厅的下属企业,往哪跑?无非就是以这种方式来抗议,某些地方领导的不作为。

    他的挖掘机放在那里不走,也没人真敢砸车什么的!

    所以余庆阳继续和吕村长、宋哥一块喝酒,没把红卫河项目跑路当回事。

    过来大约半个小时,高科长笑着走了进来。

    “余总,回来了?”

    “高科,你这余总叫的,我听着真挺别扭!”余庆阳站起来迎接。

    “那叫你什么?我可没那么大的脸继续叫你小余!现在除了省厅领导,还有谁敢叫你小余?”高科长笑道。

    余庆阳也不知道怎么面对余庆阳,原本的毕业生,谁能想到,一眨眼居然成了一家和省水总平级的单位老总。

    “高科长,一块喝点?”余庆阳也知道,高科长说的是实情,哪怕不习惯,也只能慢慢去适应。

    官场规矩就是如此,虽然余庆阳年龄不大,可是他的职位在哪里,不够级别的叫他小余,那是打脸。

    “行!那就喝点!”高科长顺势坐下。

    等余庆阳给他满上酒,才开口说道:“刚才老牛给我打电话!你也别怪他,老牛也不容易,愁的都好几天没睡觉了!”

    “我是理解他!只是这个点给我打电话,让我找拖车,把挖掘机拖走,换你,你不生气?”余庆阳拿着手机冲高科长亮了一下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