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国工程 > 第一百五十一章主动交代问题(一更)
    余庆阳回到家的时候,老爸老妈已经赶回来了,还没有睡觉,一直在等着他。

    “阳子,怎么回事?什么文件还必须明天就签?”

    看着老爸老妈紧张的神色,余庆阳感觉自己找的借口,好像有些过份。

    “爸、妈,你们别着急,我是骗你们············”

    “你个臭小子!这是随便开玩笑的?你差点把你把心脏病下出来!”一听是骗他们,老妈上去照着余庆阳的后脖就是一个巴掌。

    “妈,你先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余庆阳苦笑着说道:“朱建国的老婆在专案组交代了老爸给朱建国送礼的事,三笔,一共四十五万!这已经能够构成行贿罪,而且是数额巨大的那种,要被追究刑事责任的!”

    “啊?朱建国的老婆怎么能这样?怎么能乱咬人呢?”老妈急道:“你爸是给朱建国送过礼,这个我都知道!可以一共也就送了十一万!我这里都有记录!”

    “爸,你确定只给朱建国送了十万块钱?”

    “这还能有假?第一次给了一万,第二次给了五万,第三次送了五万!后来我看这朱建国光收礼不办事,就没再给他送礼!”老爸狠狠的说道。

    “爸,怎么说你呢!之前我就说送礼是一门学问!你看吧!你这就是现成的例子!两千万欠款,你才给他十一万!你还埋怨人家不给你办事!”

    “你什么意思?”

    “机械厂的工程是你垫资干的吧?我想当初为了让你垫资,机械厂一定让出了很大一块利润!朱建国一个能被吓得自杀的人,先证明他是一个贪官!贪了很多钱,而且是多到逮住就没活路的那种数额!

    这么一个人,你给他十一万,他能看到眼里?朱建国也不是草包,你赚多少钱,人家心里大体都有个数!怪不得人家卡你工程款,不给你办事呢!

    你要是一下塞给他一百万,你看他给你办不办事!”

    “臭小子,显你能是吧?还教训起你爸来了!我看你要上天!还有,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老妈上前撕着余庆阳的耳朵训斥道。

    “妈,我可是你亲儿子!”

    “你爸还是我亲老公呢!”老妈大声怼道。

    自从老爸决定退休之后,老妈对老爸的态度大为转变,原本什么事都向着儿子,现在转而什么事都向着老公,转头帮老公一块对付儿子。

    “好吧!我错了!咱们继续说我爸行贿的事!现在人家说你送了四十五万块钱!你说直送了十一万!问题是怎么证明你直送了十一万?

    妈,不要告诉我你那个小账本!那东西就是颗炸弹!伤人伤己!弄不好炸不到别人,先把我们炸个粉身碎骨!”

    “那怎么办?难道就认下?”

    “除了账本,还有别的证据吗?”

    “没有!”

    “那就只能认了!明天我们陪老爸去检察院自,说明情况!争取宽大处理!华哥说了,这事他去做工作,老爸只要去交代了问题,就不会被追究法律责任!”

    “真的没事?”

    “妈,真的没事!你想想,人家华哥骗咱们干嘛?他要是不说,过两天,估计就会有专案组的人上门把我爸给带走!到那个时候,找人都晚了!”

    “我还是有些担心!”老妈担心道。

    老百姓对公安局、法院、检察院有着一种天生的畏惧感。

    “妈你不相信华哥,你干闺女总相信吧?要不你明天早上给你干闺女打个电话!”

    “那行吧!”

    “对了,还有个事!明天我把去检察院自,他就不能继续担任华禹投资的个人股东和董事长了!虽然法律上允许,可是现实,潜规则不会允许一个行贿嫌疑人担任公司董事长的!

    妈,干脆你辞职吧!这个大股东和董事长你来担任!”

    余庆阳的老爸是已经坐实了行贿的罪名,最后免于处罚,官场上的人从此将视他为猛虎,躲着他。

    都怕和他接触过多,被人怀疑接受了老爸的贿赂。

    行贿罪免于处罚,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主动交代问题,并且还是在案之前交代。

    人家不管你是被逼的,也不管你只交代了一个人。

    人家只会想,你今天交代了朱建国的问题,明天会不会把我的问题也交代了?

    所以说,这下余庆阳老爸的名声算是臭大街了!

    可以彻底的退休回家养老了。

    “等等!我当不当这个董事长都无所谓,你答应我的生态庄园怎么办?你总不能让我还不到五十就去公园遛弯,陪一群老头打牌吧?”

    “爸!我妈当然董事长,这个生态庄园也是要建的!我给你说了,生态庄园在我的规划中,占了很重的分量!这样,等这个事情过去,我就给你拨一百万,由着你和我妈去折腾!以后每年都不少于一百万的拨款!我也不求盈利,只要你们每年能有收获,能给省厅、公司的职工点福利就行!”余庆阳哭笑不得,都这个时候,老爸惦记的居然是他的生态庄园。

    “阳子,这个董事长你担任不行吗?我当大股东和你当有什么区别?我们就你一个孩子,将来这些还不都是你的?”

    “妈,我现在工作关系挂在水利厅,属于公职人员!所以这个股东我不能当!最起码暂时我不能放弃这个身份!等以后,你们百年了,我继承你们的财产,和我现在就持股是两回事!”余庆阳笑着解释道。

    “爸,明天你去检察院,一定记住,只能交代朱建国的事情!当然包括机械厂的都可以交代!其他的一点都不能提!检察院也许会问你别的,你一定要咬死没有!”余庆阳又交代道。

    “我知道,我活了快五十年了,这些事还用你教?”老爸不耐烦的摆摆手。

    一家人,又商量了一下细节问题,这才各自休息。

    第二天一早,余庆阳开车带着老爸老妈来到省检察院。

    看着头顶上庄严的国徽,余福根有些腿脚软。

    “爸!没事的!只要你记住咱们昨天说好的!咬死,就一点事都没有!”余庆阳搀扶着老爸,小声安慰道。